84.风波1

      一进府,我呆了一呆。
院子里一片狼藉。
地面上开出了未知名的花草,长得像是玫瑰,却又像是刺槐,开出的花朵闪着妖异的紫色,一道道淡淡的光晕在空气中弥漫着,带出来一道道惹人心醉的香甜味道。
院中几间房的屋顶上多了几个窟窿,当中一间房塌了半边,房前的台阶自地面上炸起来,炸起来的地方当中竖起来一根数米高的蔷薇。
一方水井上爬满了两尺高的不知道是水仙还是水葫芦的玩意,在妖力作用下结出的果实如同冬瓜,绿油油的在半夜里泛着光,一看就知道一碰就炸。
时间已是深夜,院子的妖精竟然不睡觉,都在星空下!
而且她们正在上演全武行!
七八个妖精围着当中一个妖精,打的正欢,而四周一圈看热闹的妖精则嫌事儿不够大,或互相闲聊着笑道:“哎呀,月禾子这一式打得妙,把刺带在手上,人家不知道该打还是不该打,打的话手上都是窟窿,不打的话身上都是窟窿,真是难以抵挡!”,或抱着镜子补着脸上的妆,嘴里却道:“嗨,精神真大,没完没了的,现在把妖气耗那么多,如果过几天几天就是比赛了,脸色那么难看的还怎么抢第一名?”
更有甚者,两两在回廊上拿着筹码,看着场上,一边看一边将筹码投入到面前的托盘里。
看了起来没到妖都两天,他们倒是学会了左林鳞那一套!
却看当中那场激战,倒是打得十分欢畅。
但见一个身着黄裙的妖精双掌齐上,掌风如刀,一时间在面前割出一片掌影,向着当中那青色妖精推了过去,看手掌上带出来黄色妖气,便知道这掌根本不能硬接,上面必定带了让人动作变得迟缓的妖力。
而青色妖精身后之人也没有闲着,两人双拳四腿,自后堵截,封死了她的退路,地面上已然有三条腿横扫过来,让她向下的退路也被封的死死的。
那青色妖精看起来并不着急,她原地掉了个个,头下脚上,一把点在一条腿的委中穴上,看起来她也使了妖术,这腿立马给封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黄衣妖精的双掌击来,当中那青色身影便这么倒立着迎了上去。
“啵”的一声异响,四掌击在一处,一片星星点点的妖力激波如同星星粉碎了一般炸开,可以看得出来其中的力量之大,足以重伤任何一个妖精!
我咬咬牙,大家都是花妖,何必这么打得你死我活的?
正想着,当中那青色妖精如同风中一片飞叶,借着这一掌的力量斜向上窜了出去!
地面上那一片踢来的腿尽皆踢了个空,其中参杂这一声惨叫,显然是那被定住的腿折了。
这还没完,青色妖精斜向上飞出,却有另外两个一红一白的身影自空中压了下来。她们早已在这里等着她了!
但青色妖精似乎将那一掌的力量用的极是到位,身形完全没有慢下来的意思,直直向上冲,竟比那一红一白预料的速度还要快,红色身影明显误判了两人合击的地方,被青色声音直接用双腿夹住了脖子!
接下来这青色妖精利用自己的身体,眼花缭乱的一番旋转,红色身影便随着她在空中一个翻滚,直直从空中栽了下来。
空中的白色身影看起来想要补救,急纵着抢上来偷袭,却被青色妖精甩手扔出来一团妖火扫中了胸口,一声惨叫也落了下来。
青色妖精落在地面上,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她赢了。
“天姚?”我惊讶道。
那青色妖精不是天姚还是谁?
“都给我住手!”我喝叫道。顺势推开围观的众人挤进人群挡在了天姚和众妖精的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跟她打起来了?”
天姚喘着气,头发落了几绺下来,头上仅有的珠花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脸上有两道伤口,恶狠狠的看着对面几人,而对面几人或者自顾自捂着伤口轻轻呻/吟,或者忙着整理衣装,根本不答话。
围观的却很是积极,笑道:“哎呀!葱少,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啊,你的这个侍女可是大胆呢,一个人竟然跟我们七八个人斗,你看看,这满院子给打得!你再瞅瞅,那我们这些姐妹也都得打得!这马上就要选秀了,他们伤成这样可怎么得了?还怎么参加选秀?”
另有围观的道:“葱少,你可不知道,这个叫天姚的可是胆大呢,她竟然暗地里在我们用的水粉当中加入了让我们容颜受损的药!要不是我们其中几个人都觉得有问题,一起去质问她,我们都还被蒙在鼓里呢!”
水粉当中加药?
竟然这等事?
化妆用的水粉是天姚去挑的没错,庄夫子和良牙都不懂这个,我身边的人只有她知道这东西怎么挑选,所以这事自然是落到她头上了。但是她应该买来的都是上等货,怎么会有夹杂毁容的药在里面?
我回头看了天姚一眼,她却什么表情都没有,也不辩驳。
“这肯定是误会了!”我严肃道,“水粉是我让天姚去买的,而且嘱咐她买的都是上等货,怎么可能有错?你们不要冤枉天姚!”
“冤枉?嘿嘿,葱少,你可别被他骗了!这几日我们可都看得见呢,你受了伤,赵使节给你送药,这丫头可就是给你抹药的人!是不是?一个姑娘家,虽然侍候主人是道理,但是葱少不是有良牙呢么,什么时候轮到她给你抹药了?而且,在场的这么多姐姐妹妹们,哪个不能给葱少抹药?为什么偏偏是她?”
我去,我的日常行为从没想过要避过这些妖精,这竟然成了她们责难天姚的把柄?
这人还没有完,冷哼又道:“哼,这么讨好葱少,究竟是什么目的?我看她心怀不轨,原本就跟兽妖族的那些个秀女一样,是有资格选美的,但是现在成了葱少的侍女,想必没了资格却多了渠道,想要借葱少上位,压我们一头吧!”
她这话说得极狠,正中这一群妖精的关注点,立刻就引起一片责难之声。
“葱少!你是不是要让她得这第一名?”
“葱少!你们究竟什么关系?你说说呀!”
“葱少,大家都是参加选美的,都有当魔君正妃的可能性,你这么做可就太偏心了啊!”
……就连一向跟我关系极好的莲姐,也在人群中附和道:“葱少,你这做的可不对!”
晕,他们这可真是能联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