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汉奸

    入李铮双目的是一副极为惨烈残酷的景象,关墙上不大的地方中,双方士兵互相交杂纠缠在一起,皆是歇斯底里,释放着自己骨子里的野蛮和凶残,尽情地砍杀,尽情地嘶吼,尽情地嗜血。

嗤!

李铮只见远处一名手持解首刀的步跋子,一脚就把一名刚刚爬上关墙的德兰武士踹倒在地,紧接着高举解首刀,呐喊着劈砍而下,直接将那名来不及站起的德兰武士头颅劈飞十几米远。

噗!

一名提盾的步跋子,凭着身高体壮,疾走几步,狠狠撞开一名正持盾防守德兰武士的盾牌,致使对方中门大开,就在这名德兰武士踉跄后退时,步跋子立即弃盾迅猛地欺身上前,右手高举的战镐狠狠地敲击在那名德兰武士的脑袋上,霎时,那名德兰武士的头盔便凹陷进去一大块,脑袋如西瓜般破裂,血液脑浆如泉喷射而出。

不远处,一名步跋子一刀劈空,与之对战的德兰武士,非常灵巧地闪到那名步跋子身后,马上扔掉盾牌,左手揭开来不及转身步跋子的头盔,让那名步跋子的后脑裸露出来,而后那名德兰武士便狂笑着将右手中的剑狠狠从步跋子后脑刺入,再从嘴巴刺出,等那名步跋子死掉软到后,满脸血液的德兰武士怒吼一声,抓着那名步跋子的发髻,对着死不瞑目的敌人脖颈直接轻轻一割,将步跋子的头颅轻松割下,拿着人头,迎天张狂大笑。

但那名德兰武士并没有张狂大笑太久,同李铮一样看到这一幕的杨阿察,面上愤怒一闪而过后,立即就射出一箭,将那名德兰武士的脑袋射穿,让那难听的大笑声立即就是戛然而止。

杨阿察射死一名敌人后,并没有收手,而是立即就是又张弓搭箭,闪电射出一箭,射中一名正压着一名步跋子,想要将自己利剑刺入这名步跋子心脏的德兰武士,同样是射中对方脑袋,杨阿察所用的箭是李铮专门从系统中兑换出来的点钢箭,箭头是精钢所铸,形状似长锥,在近距离内,德兰武士头戴的由片片薄铁皮加皮革组成的分瓣铁盔,根本无法抵挡住用强力雕弓射出点钢箭的贯彻,只能是被一击毙命。

平时在李铮面前战战兢兢的杨阿察,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却是像换了一个一样,彻底变成一个杀人魔王,只见他开弓如迅雷,发箭如泼雨,在极短时间内,就射出八支点钢箭,并且箭无虚发,全部贯穿进八名德兰武士的脑袋,杀人效率极高。

这时,附近的德兰武士们也是注意到了锋芒毕露的杨阿察,三名德兰武士立即舍了原本的对手,顶盾扬剑大叫着向杨阿察杀来,面对有盾牌遮住要害欺近的敌人,杨阿察的弓箭再难发挥作用,心急爱将安危的李铮,立即就命令护卫在自己左右的李山士前去救援。

但让李铮想不到的是,在他眼中看起来弱不禁风,似乎只能当一名躲在后发施放冷箭神箭手的杨阿察,肉搏的功夫竟然十分了得,而且勇气也是颇足,面对三名冲向他的德兰武士,杨阿察不仅没有后退,而是直接就将手中弓箭丢在一旁,而后拔出自己腰间的两柄解首刀,迎难而上向那三名个头比他高一个头,腰围比他粗一大圈的德兰武士冲去。

杨阿察力量肯定是不如那三名德兰武士的,但瘦小的他异常灵活,在与横冲直撞而来的三名武士即将相撞前,他突然一矮身,迅猛挥出一刀,砍向没有被盾牌和甲胄保护的腿部,在血光迸射后,直接将一名德兰武士的一条腿给削飞,而后机敏的杨阿察又听身辨位,就地接连三滚,躲过另外两名德兰武士挥砍而来的利剑,来到了一名德兰武士的背后。

杨阿察没有等那名德兰武士反应转身过来,而是立即就挥动右臂,对着那名德兰武士的脖颈斩去,那名被杨阿察当成目标的德兰武士,看起来是一名列长或是百夫长之类的低级军官,身穿的盔甲比较好,他戴着的头盔不止做工比较精细,而且还是配有顿项的,所谓顿项就是与头盔连在一起保护脸部颈部肩部的那个防护部件。

普通的刀剑砍击在这些由精铁环编造而成的顿项上,大多只会被震开,留下几道不深不浅的痕迹,这种与制作链甲差不多工艺制作出来的顿项,防御远程武器攻击有点勉强,但防刀剑砍刺却是有奇效,甚至要好过鳞甲和札甲,要破开这顿项,必须得用斧子战镐等破甲武器。

所幸杨阿察所用的刀也不是普通的刀,而是解首刀,顾名思义,这种刀是直接削敌首致人死地的,为了增加砍伤力,所以解首刀的造型很是古怪,弯曲如狗腿,其实这种刀的原型是希腊曲剑,当年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时,随着马其顿远征军流传到中亚和印度北部,原先李铮所在的能够时空中,这种希腊曲剑最后演变为廓尔克弯刀,威名赫赫。

汉人从来是一个善于学习,喜欢取长补短的民族,汉军在见识过这种希腊曲剑的威力后,立即就让帝国的工匠开始仿造此种武器,汉帝国的那些能工巧匠经过试验研究后,对原本的希腊曲剑进行了多方改造,使之更适合于与汉家士兵使用,这种经过改良的希腊曲剑被汉军定名为解首刀。

解首刀不同于其它刀,它其实是反曲刀,刀刃向内弯曲,反曲刀最符合刀的砍击功能,可将砍击的力道发挥到极致,可以比肩单手战斧的砍杀力。

但解首刀也因为是反曲刀,重心太过靠前的原因,使得使用者非常不好掌握力度,对使用者的要求很高,难以在汉军全体中普及,所以一般解首刀只装备给精锐部队,其中就包括当时的横山军,所以步跋子们个个都是使用解首刀的好手,原本的步跋子后裔们因为军资短缺,没有解首刀训练,而有所荒废,但经过李铮用骑砍系统激发血脉,变为真正的步跋子后,其血脉内先祖使用解首刀的经验也是被激发出来,个个都成为使用解首刀的好手,而颇为机敏的杨阿察,更是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杨阿察虽然看起来瘦弱,但作为能开得了硬弓之人,双臂的力量又岂会小,其挥砍向那名德兰武士的一刀力量极大,直接就将顿项砍裂,深深的砍切入敌人后颈中,虽然没有一刀就将那名德兰武士的脑袋给削下来,但整个气管都被切断的德兰武士必定是不能活了,待杨阿察拔出刀后,立即就软到在地。

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让三名德兰武士一死一伤,面对如杀神一般的杨阿察,剩下的那名德兰武士立即吓得大叫转身而逃,杨阿察没有追,而是立即将手中一柄解首刀掷出,解首刀在半空中旋转几圈后,正好扎入那名惊慌逃跑德兰武士的后背中,那名已经跑到关墙边的德兰武士如遭雷击,而后倒着掉下了关墙,根本再无生还的可能。

杨阿察的英勇只是汉军的一个缩影,在所有汉军的舍生忘死和奋勇无畏下,所有登上关墙的德兰武士大部分被斩杀在地,变为一具具僵直狰狞的死尸,剩余的也被赶到关墙边上,在推挤中掉下关墙,只有少部分利用长梯如丧家之犬般逃回关墙下,保得一条小命。

“万胜!万胜!”

击败强敌,守住勃达关的汉军忘情的欢呼,他们脚下是失魂落魄,丢盔弃甲,丢旗而逃的德兰武士们。

远处的黑鹰旗下,卡尔鲁克军的统帅谋剌都兰面色发黑,咬着牙恨声对旁边一位未着甲身穿华丽锦衣的男子说道:“杜先生,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刚刚要阻止我让骑士团的骑士下马步战加入攻城中,要是有骑士团骑士加入,德兰武士们也不会这样后继乏力,必定是能够攻破勃达关,杀光所有汉狗的,难道是因为杜先生也是汉人,所以在最后关头要救自己族人的性命,所以假公济私了。”

那位被谋剌都兰称为杜先生的人,黑眸黑发,黄皮肤国字脸,明显是一名汉人,但此时这位汉人身穿的却不是汉人衣袍,而是一件拜占庭风格的锦袍,服饰上有华丽的金线刺绣,并且在衣领衣袖位置镶有大量宝石珍珠,身穿这件华丽衣袍后,让这男子更为趾高气扬,但更像是沐猴而冠,给人难以名状的违和感。(未完待续)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