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安西过往

    杜机发泄完后,看着一脸不明所以的谋剌都兰和婆匐干汗两人,声音突然柔和起来,为那两人解惑道:“少族长和婆匐家的少爷,还有叶护本人,包括卡尔鲁克人所有的高层,都矢志攻克安西汉人剩余的三镇,所以在情报方面,也是多收集这三镇军队,还有关于高层方面的情报,对这一座小小勃达关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平日也不会尽心费力的去收集这座关隘军队和主将的详细信息。”

谋剌都兰点了点头,说道:“的确,自从我族占据碎叶后,攻打安西剩余三镇的道路就是一片坦途了,我们与米尼公国联军的进攻方向,已经确定是自西向东,先疏勒,然后龟兹,最后再是焉耆,情报方面也多渗透进首要目标疏勒军中,自然是不会对龟兹北部这一座小小的勃达关有多大关注的,要不是这一次为了牵制龟兹军,而要攻克此关,临时在开战前收集了一些情报,要不然平时,我是绝对不会看这座勃达关一眼的,不知这勃达关的守军与苏家有何间隙仇怨?导致苏家领导的龟兹军会对其见死不救?”

杜机面色仍有仇恨和愤怒之色的缓缓说道:“少族长,这现在镇守勃达关的汉军,是期门军和横山军这两只汉军精锐的后代,而现在的勃达关主将李铮,则是汉帝国极为显赫将门陇西李氏的后代,而当时我杜家也是在汉帝国内渐渐崛起的士族名门,已经出过两任丞相了。”

“百年前,李铮的曾祖李雄,除了是支援来安西的那两支强军期门军和横山军的统领外,他同样还担任着安西副大都护一职,而我的曾祖杜预,当时则是安西长史,而当时的安西大都护则是苏章,也就是现在名义上安西大都护苏代的祖父,李铮曾祖李雄,我的曾祖杜预,还有苏代的祖父苏章当时一同治理着安西大都护府。”

杜机停顿了一下,而后面上尽是鄙夷之色的说道:“李家和我们杜家掌控大权,那是名至实归,因为我们是要能力有能力,要名望有名望的贵族名门,能够让大多数安西汉人和安西军将官心悦诚服的尊重服从,而他们苏家又是一个什么东西,百多年前,苏家不过是在大汉河内郡开酒肆贩酒卖酒的卑贱商人,要不是苏家生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儿,进献给了汉皇,成为汉皇的宠妃,让苏家成为了外戚,要不然苏家在汉帝国内依然是无名小族。”

“但即便是因为进献美女和溜须拍马的本事,苏家成为了大汉新勋贵,但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无论怎么样的用锦绣珠宝装点自己,他们也都是沐猴而冠,其家族中出产的也还多是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子弟,那苏章算是苏家最杰出一人,但志大才疏、薄情寡恩、心胸狭窄、也是难堪大任之辈。”

“本来已经看清苏章真面目的汉庭,已经打算改任安西大都护了,但恰在那时,汉帝国开始盛极而衰,帝国本土农民起义等内乱开始爆发,河西走廊又被异族截断,汉庭改换大都护的诏书无法到达安西,所以这苏章便成为了最后一任由汉庭正式任命的安西大都护。”

“但虽然苏章是被汉庭正式任命的大都护,具有大义名分和汉帝国权威的认可,但大部分安西六镇的将官兵士,都是不服这位没有任何值得称道军功,只是靠女人裙底才坐上大都护之位外戚的,安西将士们衷心拥戴的是当时正好率领期门军和横山军来援的李雄,但李雄为顾全大局,不想造成安西军的分裂内乱,所以并没有顺应当时的军心民意,将苏章赶下大都护宝座,而是自己屈居在苏代之下,做了副大都护。”

“对于李雄的高风亮节,气量狭小的苏丈不仅没有心怀感激,反而心生怨念仇恨,暗地里一直思考着除去威胁着他大都护位置的李雄,还有他认为中站在李雄那一边,一直掣肘他的长史杜预,恰在这时西方的天主教国家见汉帝国内乱,于是兴起了第十一次十字军东征,将原本的大汉河中大都护府大半领土给夺了去,为了获取军功,增加威信好夺回权利,当时的苏章便鼓动安西汉军中的主战派,不顾李雄和我曾祖杜预的劝阻反对,率领几乎所有的安西汉军,兵进碎叶,与正好东进的十字军联军打了一场大战役,那就是碎叶之战。”

说到这里,杜机又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哀叹道:“战役的过程,我想不用向两位仔细述说了吧,因为当时的卡尔鲁克人也是参与了这场战役的,但其实如果没有你们卡尔鲁克人的反戈,安西汉军也是很难胜利的,因为当时有资格有能力统领安西汉军的李雄已经病重不起,指挥安西汉军作战的是苏章这个庸才和一堆只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的小人。”

“最后十二万安西军精锐在碎叶惨败,只有四万逃回,最可恨的是对战败要负主要责任的苏章,知道这一次自己罪责难逃,一定会被赶下大都护之位,所以抢先一步回到当时的安西首府龟兹,然后发动兵变清除异己,我曾祖杜预还有整个杜家就是在那时蒙难的,只有在外任官的我祖父这一支才逃得性命,投靠了你们卡尔鲁克部。”

“除了我们杜家外,当时最反对苏章的于阗都督路玄也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导致于阗的局势彻底崩坏,当地异族豪族尉迟氏起义,夺取了于阗自立成国,而后双河都督仆固元礼也以苏章残暴不仁为借口,立即占据双河自立,而其余的疏勒和焉耆,虽然没公开自立,但也已经不再遵从大都护府的命令行事,最后苏章众叛亲离,虽然坐稳了安西大都护之位,但他能发号施令之地也就仅仅剩下龟兹一地了,但他也是罪有应得,因为现在大汉安西这样各镇四分五裂的局面,其实都是拜那苏章所赐,要不是他为一己之私那样滥杀无辜胡作非为,原本强大的安西怎么会崩溃的如此的快,如此的彻底。”

“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与我们杜家一样,被苏章深恨深忌的李家,却是能安然的在苏家的地盘龟兹居住,并繁衍生息了三代,竟然没有遭到苏家的迫害,我想大概是因为李雄早在苏章发动兵变前就是因为安西军在碎叶的惨败,而悲愤病死,所以苏章才会放过势单力孤李家一马的,毕竟李家跟我们杜家不同,当时李雄只是刚刚才到中亚到任,而我的曾祖杜预,当时已经担任安西长史已经快三十年,早就在安西培养出一股势力,所以苏章才会对我根深蒂固的杜家斩尽杀绝,而放过在安西除了期门军和横山军这两支部队外,根本就再无其它势力的李家一马的。”

杜机望着勃达关上绣着“李”字的将旗沉吟片刻后,又是说道:“但虽然苏家放了李家一马,但两家肯定是没有达成和解的,不然堂堂陇西李氏子孙,也不会被发配到勃达关这等苦寒凶险的边关驻守,而且龟兹军也不会一点都不援助勃达关汉军,连关墙都不帮助修葺一下,还要勃达关守军自己拆掉南墙来填补北墙,而且龟兹军更不会在拥有已经完美扼守山道勃达关的情况下,还去大力加强勃达关后的大石城,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苏家掌控的龟兹军,已经做好了勃达关被攻破的预想的,我想苏家也是有想借我们的手,除掉李家和李家那些死忠想法的,所以我们如果绕袭勃达关后方的话,肯定是不会受到龟兹军的阻拦或是偷袭的。”

谋剌都兰听了杜机讲完,原本强大的大汉安西分崩离析的始末,还有各大家族势力间的恩怨情仇后,心中已经八分肯定杜机的料想,明白龟兹军是不会援助勃达关守军的,但谋剌都兰并没有立即采纳杜机的绕行偷袭的计策,而是笑着对杜机说道:“大军还屯驻在北山道口,而我们三个有资格发号施令处断军中大事的领头之人,却全部聚在此处,很是不妥,烦请军法官先回北山道口约束住大军,我与婆匐副将稍后就来。”

杜机是极为机敏也是极为识趣之人,那里不知道谋剌都兰这是客气的赶人之语,于是杜机笑着看了谋剌都兰和婆匐干汗一眼后,以下属对上级汇报的口吻对谋剌都兰说道:“谨遵将令,那我就先行一步,回大军屯驻之地,为少族长准备五百匹能在山地行走的战马,还有够五百人吃三四天的粮食去了。”

谋剌都兰目送杜机走远后,立即面上客气笑容收敛,很是郑重的向他最信任的婆匐干汗询问道:“如何?这个汉人的计策是否真可行?”

婆匐干汗重重点了点头后,说道:“虽然这个汉人刚刚的言语中,说到汉帝国和安西时,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上一种向往和崇敬,而说到我们卡尔鲁克部和十字军时,语气中会带有鄙夷和厌恶的情绪,可见这汉人还没有真心投靠我们,还心怀故国,但现在已经背叛他的国家民族的他,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本欺骗背叛我们,毕竟只有依靠我族,才能让他报那血海深仇,所以我们可以信任他那绕路偷袭的策略。”

“好!很好!那这一次我就亲自带队。”得到自己最为信任之人肯定后,谋剌都兰对杜机所提的计划再无怀疑,立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

“不可,少族长,虽然在军法官合情合理的所料所想中,龟兹军不会助勃达关汉军,但如果出现意外了呢,如果龟兹军突然醒悟要精诚团结,突然就助勃达关汉军了呢,如果是那样亲自带队的你会陷入重围中的。”婆匐干汗一听谋剌都兰要亲自大队,立即大急,苦口婆心的规劝起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但这一次一直很听从婆匐干汗劝告的谋剌都兰,却是突然刚愎自用起来,对婆匐干汗的劝告犹若未闻,很是决绝的说道:“干汗,我必须去,卡尔鲁克人最喜欢的是冲锋陷阵的头领,从来都是厌弃坐镇后方安享胜利的头领。”

婆匐干汗见谋剌都兰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也是没有再劝,只是很是担忧的说道:“那好吧!我来主持大军,但少族长过山道时一定要多派斥候侦查,以防备敌人埋伏。”

谋剌都兰重重的点了一下头,算是认可了婆匐干汗的谏言,而后立即叫身旁的旗手挥动令旗,号手吹起号角,开始带着卡尔鲁克骑士们,还有惨败的图斯人和德兰武士撤退,退回到广阔易于驻扎易于得到补给的北山道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