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发现的伏兵

    七日后,在狭窄的美阳受汉军斥候多番袭扰,还有被石块堵塞道路耽搁了两天时间的卡尔鲁克绕袭部队终于是抵达勃达关所扼守的主山道的南面出口处,从这南面出口进入往北不到一里左右,就是勃达关,而且最先碰到的正好是勃达关已经只剩一片残垣断壁的南面关墙,这下,可以说卡尔鲁克人的利剑已经是抵在勃达关汉军最柔软的肚皮上,如果没有李铮和姜恪的布置,卡尔鲁克人在这场战争中已经占据主导地位。

卡尔鲁克绕袭部队的领头者谋剌都兰,在未赶到这主山道南面出口前,心急火燎一直死命的催促手下军队快速行军,连贪婪凶残的手下要求血洗抢劫几个沿途的汉人村庄,都被谋剌都兰以耽误时间为由拒接了,但等赶到南面山道出口,将要接近他们这一次攻击目标时,谋剌德兰却又好像是近乡情怯,再无先前的雷厉风行,反而率军在南山道口踌躇不前起来。

望着狭窄,最多只能容纳二十名骑兵并排而走的谋剌都兰,心中想着的再不是攻克敌人城关,取得功勋的喜悦,而是如果自己率军一进入山道后,被突然杀出的伏兵堵截后路,成为瓮中之鳖的恐惧。

患得患失的谋剌都兰将他这一次领军的副手辛都儿和辛獠儿两兄弟给招到身边,对作为哥哥辛都儿命令道:“你率领一个骑士百人队先行进山道搜查,看看那些汉人是否有诡计,是否设下伏兵。”

而后谋剌都兰又对作为弟弟的辛獠儿命令道:“你率领所有的轻骑兵,向南去侦查搜寻,看看有无龟兹军的部队北上。”

看着自己两个得力副手依令行事后,心中十分忐忑的谋剌都兰终于是稍稍心安一些,虽然在出发前听了杜机的述说后,已经了解李家和苏家之间那难以消除仇恨的谋剌都兰,心中十分中有九分认定苏家掌控的龟兹军是不会北上援助由李家人所主导勃达关,但为以防万一,从来都不是谨慎之人的谋剌都兰,这一次在敌人的地盘上却是不得不谨慎起来,在率军做出大行动前派出大量的侦查部队。

就像姜恪先前对李铮讲卡尔鲁克部权位继承时说得那样,在没有父传子和嫡长子继承制等等可以明确权利传承序列制度和传统的卡尔鲁克部中,身为嫡长子的谋剌都兰其实并无多大的优势,要想获得继承人的宝座,谋剌都兰就必须有足够显赫的军功,比他那野心勃勃的弟弟和能征善战的叔叔更多更大的军功,而且更是绝对不能有任何损兵折将惨败的。

谋剌都兰可以预想到如果这一次他亲自领军的绕袭部队行动失败的话,会让一直器重他的父亲多失望,也会让他在族人心中打上无能不配为叶护的标签,所以谋剌都兰绝对不能失败,绝对不能有丝毫的疏忽,他必须小心谨慎。

谋剌都兰的谨慎也是收到了回报,大半日后,他派出往北面山道中侦查的辛都儿带队而回,向谋剌都兰禀告了未发现任何汉军的身影,也未发现任何陷进,通向勃达关一路畅通无阻的消息,这让谋剌都兰放心之余又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实在是不明白勃达关的汉军,为什么要放弃能够限制一下骑兵发挥的狭窄山道这个良地,不阻击一下自己的部队。

但等另一路侦查部队的头领辛獠儿回报说在南面发现一支隐伏起来的千余人的汉军部队后,谋剌都兰立即就是惊出一声冷汗,瞬间觉得自己明白了汉军这番出奇布置意图的他,立即向两名得力手下说道:“汉人真是狡猾,他们故意做出一副不在山道阻截我们的样子,就是为了让我们掉以轻心,让我们大意进入山道中,然后再让隐伏在南面的军队和北面勃达关的汉军南北夹击我们。”

辛都儿和辛獠儿两拥有突厥血统的两兄弟中,哥哥辛都儿虽然长得魁梧粗鲁,但却相当有头脑,他沉吟一会儿后,有些怀疑的说道:“少族长,你不觉得奇怪吗?汉军应该早就知道我们是骑兵,虽然勃达岭的主山道是狭窄之地,但并不像美阳道那样崎岖,我们是可以让重骑以十几人一小队的规模冲驰起来的,更不用说我们还有两百匹专用山地作战的卡帕多西亚马,汉军的步卒是根本不可能挡得住的,除非是原来强盛时期的汉军,但现在不说勃达关中的汉军,就是龟兹军,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法都与鼎盛时期的汉军相去甚远,他们有何自信能够困住我们这一支猛虎呢?”

“而且如果南面的那一支汉军真是要堵截我们的,那么他们就应该藏的好好的,为什么会给我们那些初来乍到根本不熟悉此地环境的侦骑给找到,这也太凑巧了吧,而且我们事先就调查过了,这勃达关内汉军一共也不过一千五百人,这几天几场大战之后,虽然是汉军胜利,让图斯人和德兰武士们都是损失惨重,但我想汉军也并非是毫发未损的,肯定起码也是损失三四百人了,这样的话他们怎敢派出一千余人离关,到南面埋伏起来,难道勃达关的汉人主将就不怕我们北面的军队突然压上,一举夺下关墙吗?所以这事非常蹊跷啊!”

听了辛都儿的话后,原本自信满满的谋剌都兰突然迟疑起来,向辛獠儿问道:“你的手下是怎么发现那支隐伏起来汉军的,既然他们是别有用心隐藏起来的,的确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发现的,看清他们的旗号了吗?还有那支汉军装备如何?你们有没有惊动敌人。”

面对统帅的咄咄逼问,浑身肌肉,颇为凶悍的却是突然气势一弱,目光也开始有些躲闪,低声道:“本来我手下的侦骑们,可查探不到那么偏僻之地的,但手下将士们可能不忿少族长在路上下达的不允许劫掠之令,所以擅自洗劫了几个汉人村庄,在追杀几个逃跑的汉人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一只隐藏起来汉军的足迹,然后顺着足迹找到了那一支汉军,我想那几个逃跑的汉人是想得到那支汉军的庇护,才会向那支汉军的藏身之地逃跑的,但又怎么可能跑得过我们的快马,不仅性命没有保住,而且还暴露了那支汉军隐藏的位置,真是愚蠢。”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听将令,怎么可以这样的急不可耐,你们是一支军队,而非散兵游勇,只要攻破勃达关,这龟兹北部的汉人村镇不就全部是你们的猎物吗?任你们宰割,为什么要那么着急,那么的贪婪。”谋剌都兰先是对辛獠儿劈头痛骂,而后越骂语气却是有些悲哀起来。

谋剌都兰曾经与族中投靠过来的汉人学者,还有基督世界和波斯地区的学者探讨过,明白自己部族的发展已经遇到瓶颈,而最大的制约就是卡尔鲁克人没有设立任何的典章制度,来约束规范族人,防止内耗凝聚力量,依然是像原来刚刚从草原迁徙过来安西时那样散漫,难以成大事,永远都像一群窃贼和强盗。

“我一定要成为父亲的继承人,将来成为卡尔鲁克部的叶护,因为只有我才能为部族设计出一套典章制度,只有我才能让卡尔鲁克部更为强大,建立一个像罗马帝国,波斯帝国或是大汉帝国那样的威服四方的大帝国。”谋剌德兰在内心中自我激励一翻后,立即厉声对辛獠儿说道:“你是我的心腹,我可不想将你送上刑柱来大义灭亲,所以适可而止吧,以后给我严厉管束部下,你们有没有想过当你们掉以轻心的时候,突然敌人杀到怎么办?别跟我说是因为知道这一次对阵的敌人弱小,所以才如此散漫的,就是对付再弱小的敌人,都不许有任何的疏忽,因为一次疏忽很可能就能要了你们的命。”

“是,小人必定谨记少族长的教诲,不过也是因为这一次我没有约束手下,才能查探到那一支隐藏起来的汉军,也是功过相抵了,少族长我后来亲自去查探了一番那支汉军,看见那支汉军的装备很好,大部分都穿戴链甲,而且还是制作的很是精细的链甲,而且许多汉军还穿戴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甲胄,不过防护的非常严密,穿戴那种甲胄的汉军士兵就是只露两眼,其余全身几乎全部都是被厚重的甲叶给保护着,看起来非常精锐,除了甲胄外,那支汉军还有铁戟大盾,对了,还有弩,是蹶张弩。”在自己兄长辛都儿的眼神示意下,辛獠儿立即向谋剌都兰请罪,而后立即转移话题,说起他侦查到的那支汉军。

机警的辛都儿听了自己弟弟的述说,立即对谋剌都兰说道:“少族长,我弟说的甲胄,很可能是玄铁甲啊!这是汉军最精锐的野战军才能配备的甲胄,再加上铁戟大盾和蹶张弩,很可能那支汉军中有大量的甲士和蹶张士,他们可都是当初汉军抵挡骑兵的主要战力,勃达关肯定是不会有装备如此精良的汉军部队的,这一支汉军是不是苏家龟兹军中的精锐。”

谋剌都兰面色微变,立即向自称亲自查探的辛獠儿说道:“那只汉军打着什么旗帜。”

“汉人不像我们以猛兽猛禽图腾为旗帜,也不像十字军那样以他们的宗教器物和家族纹章图案为旗帜,汉人的旗帜上都是汉字,我记得最大的一面旗帜上写的汉字是这样的。”辛獠儿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地上,用马鞭勾勒出一个歪歪曲曲很是丑陋的汉字。

“这是苏字啊!少族长,汉人一千人差不多已经可以成一营了,可以张挂将旗,所以这苏字战旗很可能是因为统领这支部队的是一名苏姓将领才挂的,但也很有可能这一千人没有独立成营,所以这支部队挂的是主帅的旗帜,现在安西汉人有那一支军队是以苏姓的将领为主帅的,必定是龟兹军啊!”辛都儿率先看出了自己那不学无术的弟弟勾勒出来的似是而非汉字是何字,立即大惊,向谋剌都兰说出自己的猜测。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难道军法官的预料失误了,李家和苏家的矛盾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不可调和。”谋剌都兰也是微微色变,肚中满是疑惑,但他却不是拖泥带水患得患失之人,思想了一会后,眼神锐利而坚定的对两位亲信说道:“不管南面那支隐藏起来的汉军,到底是来自那的,是勃达关守军,还是龟兹军,但它始终是我们的一个威胁,所以我决定先不去勃达关了,先南下去歼灭这一支汉军伏兵,这样我们才能高枕无忧,并且立于不败之地。”

谋剌都兰的决定,得到两位副手的认可,三人立即将做出一番布置,由谨慎的辛都儿率领五十名轻骑兵不保留马力全速疾驰前进,去监视跟踪那支汉军,而谋剌都兰则带着辛獠儿带着其余三百名重骑和一百五十名轻骑慢速跟进,保留马力,好应付接下来的大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