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交易达成

    “不可能,我是在部族内有大量封地和财富,但即便搜空我的封地,能将你要求的这些东西凑出,我也不会给你,因为那么大规模物资运输如何能够掩人耳目,肯定是会被我的族人和对手给察觉到的,你要我如何跟他们交待,他们一致在族中攻讦我的话,我如何自辩,肯定会被认为是卖族求荣的叛徒,这样的话,我还不如不回去。”谋剌都兰又是严词拒绝,面上愤怒之余还有视死如归之色。

见谋剌都兰如此不识抬举,李铮心中也是怒火中烧,面上冷笑说道:“那你说你能付出我要求物资的多少,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立即就让你身败名裂,身首异处,而后没有你的卡尔鲁克部,未来将万劫不复了,你应该知道不论最后是你那铁心投靠米尼公国的叔叔谋剌普卢继位,还是你有一个猰颜部族长作为舅舅的弟弟谋剌斯兰继位,你们卡尔鲁克部还能保持现在的独立自强吗?我看不是被吞并,也是会彻底沦为附庸,如果真是这样你就是罪魁祸首,因为就是你不肯忍辱负重与我媾和,才让卡尔鲁克部万劫不复的。”

这一次听了李铮的狂言后,谋剌都兰没有怒气冲天,而是极为冷静的看着李铮说道:“你究竟想怎么样,为什么对我卡尔鲁克部如此熟悉,而且又为什么要放我一马,你就不怕养虎为患吗?”

李铮早就料到谋剌都兰会问他目地,李铮当然不会将姜恪进献给他的平安西策中第一步,挑起碎叶内乱之谋给和盘托出,李铮说出他早已思想好的说辞。

“少族长,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有理想,你想让卡尔鲁克部雄踞于安西甚至是中亚,而我作为汉人,则也是希望大汉安西能够复兴,我们的理想和利益是冲突,甚至是对立的,但现在你我两人都是不是各自族人和势力的领头人和代表,所以不必马上就争个你死我活,我是将你这个敌酋之子抓住了,但如果对外公布,除了让我名声大噪外,又能给我带来多少好处呢?我想你是知道我李家与现在坐着安西大都护位置的苏家是什么关系的,如果我向这位我的顶头上司请功,将你这个俘虏交给他,或许那苏代会碍于情面和人言可畏给我一些奖赏,但那里能及得上阁下赎买自己的赎金呢?”

谋剌都兰注视着满脸真诚的李铮,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李铮的理由,不是谋剌都兰没有怀疑李铮别有用心,而是这个理由是谋剌都兰所能想到的最符合李铮利益的,打死谋剌都兰都是不会想到在面前笑嘻嘻的李铮,竟然打着要谋夺整个碎叶的主意,这就好比是一条细蛇要去吞下整头大象,根本是不切实际,一般人很难想象的。

左思右想信了李铮所言的谋剌都兰,心中略微盘算一下后说道:“你所提的那批物资中,我最多只能付出一半,而且战马我不可以给你许多,最多只能给你五百匹,因为战马在我族中是被严格看管的,就是为了防止流入你们安西汉人手中,但我父亲信赖于我,让我拥有组建私兵的权利,所以有千余匹不受监管的私人马匹,给你五百匹关系不大,虽然只是五百匹马,但其中三百多匹是我新购买到的卡帕多西亚战马,你也应该满足了吧!”

李铮听后,眼睛一亮,但马上用很是为难语气说道:“战马那一项我很是满意,但其它的兵甲,牛羊和钱币减去一半,这绝对不行,你不要说无法运输之类的鬼话,你的军队就在勃达关北面,不要告诉我你军中的士兵们都没有装备甲胄,也没有你们游牧民族行军作战当作军粮的牛羊,更没有预备打了胜战后赏赐将士的金币。”

谋剌都兰知道李铮蒙骗不了,思考了一下说道:“兵甲真的不能给出,你应该明白我们卡尔鲁克部自己是不生产兵甲的,所有的兵甲都是从米尼公国购买的,因为价格高昂,所以数量不多,不说一下少了几千副,就是少一两百副,都是立即会被人察觉的,我不能给你,我用汉奴,不是,是汉人替代如何?”

一听到谋剌都兰提到“汉奴”两字,李铮立即面色阴沉,虽然后来谋剌都兰识趣的改口了,但心中已经留下疙瘩,李铮可以想象到失陷在碎叶地区,正在惨遭卡尔鲁克人奴役的汉人有多么的惨,想到这些,李铮原本能从谋剌都兰身上敲诈一笔的喜悦荡然无存,不动声色但声音很是生硬的说道:“有多少?”

“有两千人,他们是归我管理的,算是我的私人财富,都是青壮,我可以全部给你,足以抵消你所要的五千套精良兵甲了吧!另外二十万头牛羊实在是太多太引人注目了,我给你全部结算成金币,总共向你支付十二万第纳尔拜占庭金币如何?这是我能筹措到钱财的极限了,”谋剌都兰突然学会了察言观色,为防触怒李铮,谋剌都兰原本语气中傲气减少许多。

李铮仔细思想了好一会后,才点了点头,说道:“我同意,但我追加一个条件,你必须再给我三千头健牛。”

谋剌都兰起初还错愕李铮特意要牛做什么,但一想到自己领地上的那些汉人奴隶用牛耕地,就明白李铮想干什么了,立即答应,而后却是又很是苦闷的问道:“但是我们该任何完成交易呢,毕竟我们之间的交易是见不得光的,完全都是在暗中,并不能让世人来当我们的公证人,那我们之间的交易到底是先付赎金再放人呢?还是先放人再付赎金?又或是付出一半赎金再放人?到底要怎样操作,才能让你我两人都满意呢?”

李铮明白谋剌都兰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个时代的战争中,如果俘获了对方贵族和有身份财富之人的话,是可以用赎金赎回的,一般来说俘获和被俘两方都还是比较遵守信用的,一边交钱一边就放人的,但之所以能有如此诚信,除了双方的道德感外,还是因为这是被许多人知晓之事,如果一方毁约的话,那么他的名声就败坏了,下一次他要是再被俘或是俘获了别人,再想交易就千难万难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李铮因为要隐瞒谋剌都兰被自己俘获之事,所以他们之间的交易是不能公之于众的,在双方都找不到道高望重之人私下为他们公正的情况下,怎样完成交易的确是一件难事。

不过对于交易之事深思熟虑过的李铮,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说道:“此事简单,你先付清赎金总数的三分之二后,我就先放你离开,而后你再支付剩下的三分之一后,我再将你的将旗和战剑盔甲等能够证明你曾经被我俘虏的物品还给你。”

谋剌都兰皱眉深思许久后,才沉声说道“可以,这样我们任何一方中途变卦反悔的话,都是两败俱伤的,这个方法很好。”

李铮见谋剌都兰同意后,立即笑了起来,而后走过去割断了绑缚着谋剌都兰的绳子,指着一张摆放着布帛和毛笔的书案对谋剌都兰说道:“同意的话,你就要赶快了,伏击你的时候,我可是没有将你的军队全部歼灭,有五十多骑在你一名副将的带领下逃走了,我想此时他们正走美阳小道回北面,如果他们先一步将你兵败被俘的消息带回去的话,我就是想放你,我看你也是不想回去了吧,所以你必须先一步跟你在北面军队中的亲信取得联系,抢先截住那支败军,封锁你兵败被俘的消息。”

谋剌都兰揉了揉了酸胀的双手后,立即就急急忙忙的到那张书案上书写起来,很快就书写完毕,将帛书递给李铮并说道:“现在掌控北面卡尔鲁克军的婆匐干汗是我的亲信,你只要派人携带一样能代表我的信物,比如我的披风或是腰带,就能进入我族军中与婆匐干汗取得联系了,他看了这帛书后,就自会安排一切,并且将我的赎金给送来的,希望到时阁下能够遵守承诺。”

“这时自然的,那么现在就请少族长好好在此休息吧,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的,等你的亲信那叫婆匐干汗的将赎你之物的三分之二送来,那么我自然就会放你离开,我以我陇西李氏的家族名誉起誓。”李铮郑重说完后,立即出了房间,嘱咐了一下在门口守卫的李山士几句后,立即扬长而去,去安排去北面卡尔鲁克军中报信之人了。

别有用心的李铮和一心脱身的谋剌都兰,都是全心全意的要完成这项交易,双方都是没有想过要毁约,所以双方的交易很是顺利的展开和进行。

而就在李铮派出的人与婆匐干汗接洽成功,赎回谋剌都兰的交易有条不紊的进行时,在离勃达关南面三百多里外的蔚头城,一支三万余人的大军正在准备拔营启程,这支看起来很是威望雄壮,每一名士兵都穿戴金属甲胄,手持大量强弓硬弩,甚至是有几千把强力蹶张弩的军队,便是龟兹军的精华,由现在名义上的安西大都护苏代亲自统领的援助疏勒军队主力。

其实,大汉安西剩余的三镇中,龟兹与疏勒间的关系是最不睦的,两镇过往因为边境纷争差一点发起过战争,而且现在掌控疏勒的王亥,曾经不止一次的表示过,想要取代苏代成为安西大都护之意,王家和苏家不说是势如水火,也是极度仇视的,但唇亡齿寒下,苏代又不得不救援正在遭受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主力大军猛攻的疏勒。

率军援助疏勒的苏代,本就不情愿,所以在先前得知有一支卡尔鲁克的偏师正在猛攻勃达关时,立即就找到借口驻留在疏勒和龟兹的交界地蔚头城,苏代心安理得的作壁上观,打着自己憎恶的王家元气大伤,自己仇恨的李家覆灭的美梦,任由疏勒求援信如雪片般飞来,心中毫无大局观念的苏代就是不派出一兵一卒去援助疏勒。

原本的苏代是打着等忤逆自己的王家与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联军斗个两败俱伤后,再出兵去力挽狂澜,但突然出现的一个变故,却是打乱了他的美梦,那就是北面勃达关的李铮,苏代怎么也是没有想到李铮竟然可以凭借仅仅千余兵马,就抵挫败了那支拥有卡尔鲁克骑士和德兰武士等精悍士兵的卡尔鲁克偏师的进攻,完完全全的将那支一万多人的卡尔鲁克偏师给抵挡在勃达岭北面了。

苏代怎么也是不相信李铮能够取得如此不可思议的战绩,大军在开拔,但他本人和他信任的龟兹众将,却还是在自己装饰华丽的帅帐内,向自己的斥候反复确认消息的真伪。

“大都护,是千真万确,虽然在勃达关的战斗小人们未亲眼所见,但据投靠过来的野利禽等人说,骁骑都尉的确是亲自指挥守城战,指挥勃达关守军,打退了图斯人还有德兰武士的进攻,而在勃达关南面的那一场伏击战,我们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我们过后观察战场发现,这场伏击战打得非常的完美,敌人必定是损失惨重的,过后的我们大范围侦查也是确认了这一点,发现一只五十多骑的卡尔鲁克骑兵部队慌乱的从美阳小道撤退回北面,所以可以确定绕袭来的五百卡尔鲁克骑兵大半都被歼灭了,其中包括三百名卡尔鲁克骑士,骁骑都尉取得了一场毫无争议的大胜。”

龟兹军的这名斥候已经是第三次向苏代禀告所侦查到的情报了,但他依然是满脸兴奋,说起李铮带领勃达关汉军取得的胜利时,一直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让本就有些失魂落魄的苏代,心情更是烦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