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梅花内卫

    最后,司行方和那一百多要回碎叶的汉人解放奴隶,都加入了新成立的碎叶暗部,并且向李铮宣誓效忠,李铮也是尽心的武装这一支他突发奇想才成立的部队,给碎叶暗部的每一名士兵都装备上一把从图斯人那里缴获的复合弓,还有精良的链甲,分瓣式铁盔,战镐,长剑和重标枪等。

当天夜晚,李铮亲自送一百多名背着粮食的暗部成员离开勃达关,叮嘱司行方早些与勃达关建立补给路线,安排完这一枚布入碎叶的暗棋后,李铮立即开始思虑起自己未来军队的组成。

先前,姜恪告诉李铮这一次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联军虽然气势汹汹,但后继乏力,是不可能攻下疏勒城的,但对疏勒和其余的龟兹焉耆两地垂涎日久,一心想打通丝绸之路掌握贸易主导权的米尼公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会很快从头再来,而等下一次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联军进攻疏勒时,就是他们谋夺碎叶,平安西的开始,所以一定要在这之前训练出一支精悍的军队。

原本在没有得到丹阳兵后裔,还有诺曼骑士和步槊兵训练之法前,李铮只想建立一支能够在城池或是有工事可以凭据的防御战中,抗衡甚至是击败卡尔鲁克骑兵的部队,但等到现在即将拥有一只重甲步兵丹阳兵,训练出一支精锐骑兵部队诺曼骑士,还有一支专门克制骑兵的超长枪部队步槊兵后,李铮对自己所建立军队期望,就不仅仅是一支被动挨打的部队了,他要训练出一支能在野战中与同等数量卡尔鲁克骑兵对阵不落下风的军队。

虽然李铮很想现在就拥有期门郎组成的骑兵部队,但为了提升丹阳兵后裔们为真正的丹阳兵,还有兑换到诺曼骑士和步槊兵的训练之法,李铮只好暂时放弃自己一直心心挂念的期门郎,将贡献点用到其它三个兵种身上还有兑换装备,剩下功勋点,则是再多提升一些步跋子后裔成为真正的步跋子。

李铮从系统中花费各三千兑功勋点换出诺曼骑士和大汉步槊兵的训练之法各一份后,立即将诺曼骑士的训练之法传输进自己的左膀右臂李赛的脑中,让李赛掌握了诺曼骑士的训练之法,而后让他开始训练他手下的五百骑兵。

至于大汉步槊兵的训练之法李铮却是没有传输给他的另一个左膀右臂李山士,因为李铮知道李山士鲁莽易怒,只适合做冲阵大将,而不能做统兵大将,所以李铮从军中提拔,最后选定了一名由李赛推荐的四十多岁低级军官牛文忠,作为步槊兵的统领,给他传输了步槊兵的训练之法。

组建新军队之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李铮的烦恼却是没有消去多少,他最大的烦恼就是兵甲不足,在将这一次胜仗所得的所有功勋点,全部用到兑换诺曼骑士和大汉步槊兵两兵种的训练之法,还有提升步跋子和丹阳兵后裔上,再加上兑换两千根步槊兵必用的武器步槊后,原本三万多功勋点已经所剩不多,根本无法再兑换大量兵甲。

步跋子和丹阳兵,还有新组建的诺曼式骑兵的武器装备到还能用缴获的武器装备替代,毕竟从图斯人和德兰武士的死尸身上剥下来的链甲都十分精良,只要请工匠稍微修补改造一下,就能变成适于汉家男儿体格的锁子甲了,而且图斯人和德兰武士原本装备的盾牌也是极好的,稍微修补一下也是能使用的,除了步跋子的主要武器解首刀和丹阳兵的副武器铜锏,需要另外打造外,其它装备都是可以用缴获之物的。

至于骑兵部队,则是可以用缴获的卡尔鲁克骑士和卡尔鲁克轻骑兵的装备,反正卡尔鲁克骑士就是按照诺曼骑兵为模板训练的,所用的装备自然与诺曼骑兵差不多,所以李赛训练的诺曼式汉家骑兵用这批装备倒也合适,只不过缴获的重装骑兵装备只有三百多套,所以李赛统领的骑兵部队剩余两百骑只能是暂时用卡尔鲁克轻骑兵的装备,成为轻骑兵。

兵甲真正短缺的是步槊兵,李铮打算训练两千步槊兵,所幸的是步槊兵使用的主武器步槊,因为槊杆使用的不是像马槊那样,用料讲究制造耗时的复合杆,所以在系统中的兑换价格很是便宜,让李铮得以凑齐两千杆步槊,但步槊兵另一项至关重要的装备玄铁甲,因为兑换价格的昂贵,李铮却是不可能兑换出来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玄铁甲是原本大汉帝国能成批量制造出来的,除锻铔大铠外第二好的甲胄,全套甲胄包括铁胄、顿项(保护后脑和后颈)、胸甲、背甲、肩甲、披膊、护臂、垂缘(甲裙)、铁行缠(腿甲)、铁靿靴等十个部分组成,所有部分都是由精铁或是镔铁所制的甲片编制而成,大约需要三千块甲片,每一片甲片都是需要经验丰富工匠耗费极长的时间精细打造,才能制成防御坚固,但重量却是不到三十斤的玄铁甲,让身穿此甲的兵士,不仅能够做出刺击劈砍等动作,并且还能奔跑跳跃。

玄铁甲是大汉步槊兵最至关重要的装备,甚至比步槊兵手中的步槊更为重要,步槊可以用普通长枪代替,因为大汉的步槊兵其实是方阵长枪兵,需要双手持长度达到五米并且很是沉重的步槊作战,没有办法举盾,所以在作战时,那一身玄铁甲就是步槊兵最好也是最后的防护了,步槊兵们必须装备玄铁甲,不然战斗力会大打折扣,死伤惨重的。

但没有足够功勋点的李铮却是毫无办法再从系统中兑换来两千套玄铁甲,回到现实中,只是区区勃达关守将,手下不过一二百工匠的李铮,也是无法在极短时间内制造出或是弄来两千套玄铁甲的,一筹莫展下,李铮只能是求助他的谋主姜恪。

听了李铮所求后,姜恪微微沉吟一会儿,突然神秘一笑,而后望着南面龟兹方向,对李铮说道:“主公所求之物马上就会有人给你送来的。”

李铮也是极为聪颖之人,只是刚刚才融入这个世界这个身份,不是很明白权利场上的交易妥协,才是没有发现自己此时正怀揣巨宝,见姜恪望向南方龟兹,李铮略微思索一番后,立即就是明白他的两千套玄铁甲将从那里得来了。

果然两天后,就有士兵向李铮禀告苏家的大小姐苏未央,正护送自己在大石城躲避战乱的老母和舅舅来勃达关,李铮很是惊诧,而后却是面上浮现一抹带着嘲讽的坏笑,立即向旁边正在专心致志办公,处理分牛开垦荒地之事的姜恪说道:“想不到,那苏代竟然派他的女儿来与我谈,是想用美人计,还是因为苏家无人了。”

姜恪淡淡一笑,说道:“主公,可不要小瞧这苏未央,她是苏家年轻一辈中最睿智者,从十八岁开始就将苏家的梅花内卫管理的井井有条,是极有才能之人,如果他是男儿身,必定是未来的龟兹之主,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平安西的战略就要改一改了,不是先北上谋夺碎叶,而是南下取龟兹,趁着对方未彻底掌控龟兹时,将对方扼杀。”

李铮有些不解和不信,认为姜恪有些小题大做了,质疑道:“她有那么恐怖吗?要向来自傲的司马如此另眼相待。”

姜恪依然淡笑,说道:“主公,你是有所不知,那苏未央掌控的梅花内卫,原本是我大汉帝国的情报组织黑冰台在安西的分部,专门用来对内防备间谍和对外侦探情报的,曾经多次为我大汉安西军的胜利,做出巨大贡献,但自从安西军在碎叶大败后,这黑冰台的安西分部,也便跟着衰败,人员流失大半,最后被苏家收编,以他们家族的家徽上的标志梅花,命名为梅花内卫,这梅花内卫原本也并无起色,获得情报的能力根本不如原来,但自从苏未央掌管后,这梅花内卫就重新焕发生机,获取情报的能力甚至要高过原先叫做黑冰台分部时。”

“基督教掌控的地区,历来是我们大汉探子极难渗入地区,一是因为那些基督徒大多与我们汉人面貌有差异,二是因为这些基督徒历来奸诈,而且因为他们的宗教信仰,极少有做出叛变投靠,为我们大汉获取情报之举,但这苏未央却是办到了,这小女子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操控了一群基督徒作为间谍,为她侦探米尼公国还有其它十字军国家的情报。”

李铮听后,面上的不以为然之色终于是消失,露出沉重之色,但马上李铮面上又是很深的疑惑之色浮现,向姜恪问道:“那梅花内卫既然是见不得人的细作组织,苏家应该不会将它摆在明面上吧?司马又是如何得知的,而苏未央拥有一支基督徒间谍,应该更是苏家的大秘密了,司马又是能如何得知?”

姜恪听到李铮的语气中只有疑惑,而没有对他不信任的怀疑质疑之意,很是欣慰,于是笑着对李铮说道:“主公,在剩余的安西三镇中,看不惯现在的安西衰弱,汉人被欺,矢志要复兴安西的,不止是你我两人,还有很多人,恰好在苏家的梅花内卫中,也有这样一个人,并且在梅花内卫中掌握不少权利,而那人与我是志同道合的好友,我们无话不谈,互舒志向,所以我才能知道许多梅花内卫甚至是苏家内部的情况。”

李铮大喜过望,立即对姜恪说道:“能不能介绍我认识。”

姜恪知道李铮是打着要将苏家的梅花内卫化为己用,最不济也是要得到一些有用情报的主意,才想去认识那位志同道合好友的,姜恪很想帮李铮,但他还是摇了摇头,而后对李铮说道:“主公,我是在你身边,见识了你的英明果决,英勇睿智,再加上你陇西李氏子弟的身份,认定你是带领安西汉民复兴的最佳人选,才心甘情愿的辅佐于你的,但其他矢志复兴安西之人,是没有看到的,他们还没有将你当成明主,是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就来投靠你的,所以主公不可操之过急,只要你继续戒骄戒躁,积极进取,为安西汉民谋福祉,为大汉收复失地开疆拓土,那么总有一天安西的汉家英豪们,必定是会认可你,而后竞相来投的。”

李铮从善如流,听进了姜恪的逆耳忠言,很是惭愧的说道:“是我操之过急,我会谨记司马教诲的,现在我就去迎接我的老母和舅舅去,顺便再接待一下那位苏家大小姐,我不会对她存有小觑之心的,一定要为我们勃达关争取最大的利益,还请司马相陪助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