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招揽

    “是吗?原来我勃达关守军还是龟兹军的一员,我还真是不知道呢?但既然是一员,为何几十年来,从不见苏大都护拨给我们勃达关一分钱粮,一副兵甲,你不要告诉我,是他贵人事多给忘了!”李铮听苏未央跟自己论起两军之间那点微末的香火情,心中愤怒,面上冷笑,直接就嘲讽。

苏未央仿佛没有听到李铮的嘲讽,他只是用一双美目直盯着李铮,然后非常郑重的说道:“以前我们苏家所欠的东西,都可以补给你,而且日后我苏家也将待勃达关汉军一视同仁,所用配给用度与其它龟兹军别部相同,甚至更为优厚,不知铮公子愿意去一次龟兹否。”

苏未央在接这个代她父来勃达关交涉任务时,虽然一口答应会按照父亲苏代的吩咐办事,但她不是寻常女子,而是极有主见的女子,她在当初一听到李铮的事迹后,就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收服李铮,让李铮和他那支刚刚战胜凶蛮卡尔鲁克人的军队,为他们苏家所用。

苏未央的父亲苏代,在初听李铮的大胜消息时,也曾经起过收服李铮和其手下那支军队的意念,但最后对李家的忌惮,还有对自己屁股下那大都护之位的不安还是占据上风,所以他立即就绝了这个心思。

但苏未央却是犬父虎女,她可没有他父亲苏代那样不自信,一出生以来一直就是顺风顺水的苏家大小姐,极为自傲,自觉自己是有办法有手段降服李铮的。

在来勃达关路上时,苏未央收服李铮的想法,还仅仅是一个想法,未想过付诸实施,但等来到勃达关,一见现在的李铮本人后,苏未央内心就涌起冲动,想为家族收服李铮和他的军队希望更为强烈,立马就像付诸实施,因为苏未央感觉到了李铮身上,与暮气沉沉的龟兹高层不同的勃勃生气和雄心壮志,认定他不是池中之物。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李铮一听苏未央要他去一次龟兹,就明白了苏未央是打着什么主意,望着对面佳人巧笑嫣兮的脸庞,心中冷笑:要我拜谒在苏代面前,你是在做白日梦,这辈子都别想了。

上一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无权无势者宅男的李铮,这一世绝不甘愿平凡,他必须大权在握,而且李铮是被上天选定,给予他骑砍系统,来这异世解救华夏之人,这种舍我其谁的使命感,使得李铮必须做那会当凌绝顶之人,怎么会再向其他人俯首称臣呢!

李铮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回绝了苏未央的招揽之意,以不然辩驳口气说道:“苏大小姐,就不要再枉费口舌了,你是不会如愿的。”

苏未央见李铮回的决绝,也是只能在心中重叹一口气,将心中那股失落发泄出去,而后说道:“那我也就开门见山吧!骁骑都尉,我父亲愿意将大石城中心中所储存的物资全部给你,以换取那些敌人的首级和旗帜。”

“不知大石城的物资有多少?”李铮可不会被一城物资这个名头给唬住,他直接问出最实际的问题。

“原本大石城就是边关重镇,里面就存有大量粮食兵甲,在这场战争爆发,我父又是调配援兵进驻,同时也是运去大量粮食兵甲,里面的存粮已经有十二万石,还有三十万五铢钱和两万枚拜占庭金币和波斯金币,除此之外,里面还有大量的兵甲,有臂张弩一千、步弓三千和雕弓一千,锁子甲、两档铠、筒袖铠、鱼鳞甲六千副。……。”苏未央在来勃达关前,就事先视察了一下大石城的府库,所以能对李铮娓娓道来大石城所收纳的钱粮兵甲的数目。

李铮听完后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批物资中,我只要粮食和那些拜占庭金币和波斯金币,还有所有的弓弩和盾牌,其余的甲胄全部给我换成两千副玄铁甲,除此之外你们苏家还得给我五百把蹶张弩。”

李铮在苏未央说出的庞大物资清单中,可以说是尽拿好东西和他现在最想要的东西,粮食的确是现在扩军的李铮急需之物,十二万石粮食能够养他那支已经超过四千人的军队大半年,而至于在钱财方面李铮会舍弃大汉铸造的五铢钱,而选外邦铸造的金币,倒不是存心做出崇洋媚外之举的,只是因为那三十万五铢钱太不值钱了。

李铮这个时空中,从古至今无论大汉帝国如何繁盛,但这个世界所流通的钱货,却都不会是大汉帝国制造的,不是大汉帝国不努力,而是实在是大汉帝国掌控的区域内金银矿太少,无法大规模制造金银币,而基督文明区域和波斯文明区域内却是有许多的大型金银矿,离大汉帝国最近的大型金银矿,也是在里海边上,所以在大汉帝国如此缺少金银的情况下,这个世界的公认流通货币就只能是基督文明和波斯文明制造出来的金银币了。

大汉帝国虽然因为金银奇缺,所以只能制造铜钱甚至是价值更低的铁钱,但以前大汉帝国强盛时,因为丝绸之路的起点和最重要的一段被大汉帝国掌握,而且因为大汉帝国的货物是紧俏商品,所以强盛时大汉帝国一直以来都是东西方贸易的主导方,它的货币五铢钱,还是能够在东西方贸易中流通的,并与西方两大文明出产的金币,有高的兑换比率。

但一等到大汉帝国势衰,在中亚的立足点,或是河西走廊被截断后,大汉帝国丧失东西方贸易主导权后,那么五铢钱就必将会大幅度贬值,现在李铮所处的时间节点,就是大汉帝国国势衰败,丧师失地,失去东西方贸易主导权的时刻,现在的大汉五铢钱与拜占庭金币和波斯金币的兑换比率,已经到达骇人的一比三百五十,而且还无法与外界兑换,因为在整个中亚,大汉的五铢钱现在只能在仍然由汉人操控的疏勒、龟兹、焉耆三地流通,其它地方早就已经不认这种铜钱了。

所以李铮才不想要这总价值只相当于一千第纳尔拜占庭金币的三十万五铢钱,李铮宁愿用这笔运输困难储存保养要格外小心的五铢钱,从苏家手中为自己置换出现在的他更需要之物。

而李铮在兵甲的要求上也是尽力在弥补自己军队的不足,先前消灭了近三千全副武装的敌人后,勃达关汉军缴获了差不多三千副由大量从欧洲甲胄之都米兰雇佣来的工匠打造出来的精良链甲,只要稍稍修补改造后,就能变为适合于汉家男儿的锁子甲了,所以李铮新建的军队中,除了步槊兵外,其余士兵的甲胄都是有了着落,所以李铮宁愿多要一些暂时他生产不出或者缴获不到的汉军制式盾牌和弓弩。

苏未央听了李铮的要求后,心中略微思索,有些为难和抱歉的说道:“骁骑都尉所要的东西,大部分我都能答允,包括那两千副玄铁甲,但唯有蹶张弩不行,我们龟兹军手中心中也不过有五六千把。”

关于蹶张弩苏未央倒不是推脱之词,或是欺瞒李铮,因为虽然他们苏家的确是在当初大汉安西分崩离析前,借机侵吞了几座大汉帝国建在龟兹境内的兵甲库,得到足够重新将十多万精锐的安西野战军重新武装一遍的兵甲,但现在百年已过,许多兵甲无论保养的如何得当,都已经朽坏。

而蹶张弩与玄铁甲之类的甲胄还不同,蹶张弩因为主体部分是木制的,所以更容易朽坏,而且蹶张弩坏了后,在安西是连懂得维修的工匠都是没有几个的,不像玄铁甲之类的甲胄,坏掉后普通制甲匠人都能修复,但蹶张弩则不同,它的制造方法太过复杂,难于让工匠学会,加上当初大汉有意封锁自己国之利器蹶张弩和大黄具弩的制作方法,所以安西的制弩工匠非常稀少。

原本苏家抢占下来的大汉帝国武库中存有蹶张弩三万多把,这些年修修补补后,只余不到六千把可用,这六千把蹶张弩是龟兹军最大的利器和杀手锏,是最重要之物,怎么可能匀出五百把给李铮。

但对于龟兹军不会给自己大杀器蹶张弩,李铮早就预料到,他之所以提出来,就是想看看是否有商量的余地,但现在一见苏未央如此决然的拒绝,李铮就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得不到那五百把蹶张弩,于是李铮立即退而求其次。

“那我要在你苏家控制的范围内,招募工匠。”

“可以,不过骁骑都尉也不可得寸进尺,你最多只能招募五百名工匠,他们可以带着家属迁徙到你的势力范围内,但绝对不可以带与他们无关紧要的任意一人,否则就是骁骑都尉违约了,我苏家可以随时终止条约。”精明的苏未央立即查漏补缺,务必不使得李铮从他们苏家掌控的区域多挖走一人。

“好!成交!”

虽然自己想借机从苏家领地挖士兵和平民的诡计被苏未央识破,但李铮还是异常高兴的与苏未央击掌,达成协议,这种让苏家丢脸的密约,自然是不会签署在书帛上的,只能是口头密约,至于这条约能否顺利施行,就只能看缔约双方的人品了,在这方面李铮和苏未央倒都是有恃无恐,因为他们都相信自己拿出的交易之物,是对方急需的。

条约达成后,李铮立即送苏大小姐出了昏暗闷热的军帐,两人并肩而行,身后几步外跟着李山士,姜恪,还有那名背剑女侍卫,苏未央抬首看着李铮英气勃勃的俊朗面庞,一双美目中异彩又起,用轻柔的声音说道:“铮公子,你们李家和我们苏家的仇怨就真的不能解吗?我们难道真得不能携手共保安西吗?”

李铮忽然脚步一滞,这是苏未央第二次没有称他客套的“骁骑都尉”,而是用显得很是亲昵的“铮公子”,那苏未央每念一下这个称号,不知怎么的李铮心里就柔软许多,对那苏未央说不了太重的话,所以李铮没有用苏代非明主,苏家太过腐败无能,这些伤苏未央心的借口来回绝,李铮只是盯着苏未央两只灿如明星的美目,很是真诚的问道:“苏大小姐,你先不要问我,你问问你自己,你觉得你的父亲苏代能够相信我这个李家祖孙吗?你的家族能够容我吗?”

“想要双方取信我有办法的。”苏未央听到李铮不再对自己的父亲和家族那么反感,立即喜笑颜开,然后向李铮问道:“不知铮公子可否婚配?”

李铮瞬间就明白了苏未央的想法,李铮这具身体的年龄已经是二十四岁,在这个时代已经属于大龄青年,又怎么可能没有婚配对象,李铮原本的未婚妻就是他的表妹,韩文鸯的姐姐,不过李铮的那位表妹也是福薄之人,在李铮二十岁将要结婚前,突然心病发作离世,李铮的婚事自然泡汤,此后四年因为李母一直想为李铮找一门当户对之女,所以他的婚事便一拖再拖,拖到了二十四岁。

身为铁血直男,并不怎么觉得自己需要女人的李铮,这一次看着苏未央微红玉脸,只觉得美艳不可方物,竟然鬼使神差的说道:“你想用李家和苏家联姻来化解仇恨和怀疑,那我娶你可以吗?”

“登徒子!”

从小身份高贵,没有被任何男人这样调戏的苏未央,立即面色绯红,紧咬贝齿,用一种不知是愤还是喜的语气轻骂了一声李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