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兵行险招

    呜!呜!呜!

在异常浑厚的军号声,在狭窄山道上列成一个长纵阵的图斯人,开始踏着齐整的步伐,手持紫衫木长弓,逼近到离勃达关关墙不到百米的位置,而后在十多名手持旗标,身穿鳞甲军官的呼喊声中,那些图斯人纷纷开始用自己的长臂张弓引箭。

等所有三千名图斯人全部都是弓开如月,将利箭斜指向勃达关那高达四丈的关墙后,图斯人的统帅塞西斯立即挥动自己手中宝剑,向前狠狠一劈,而后其旁边的十多名号手,便立即鼓起腮帮吹吹起激昂的号声。

听到这激昂号声后,所有正张弓引箭的图斯人,立即就是松开弓弦,将长过一米的利箭疾射而出,三千根箭矢组成比暴雨更密集的箭雨,划过一道平滑的弧线越过高高的关墙,而后所有箭矢便立即如猎鹰扑食般微微下坠,向底下正举着各色各样盾牌抵挡的汉军迅猛扎刺而去。

所有图斯人射出第一波箭矢后,并不停顿察看战果,而是立即就从自己脚边的箭袋中抽出一支利箭,迅速搭弓上弦,再射出一箭,然后继续周而复始,绝不停顿,保持节奏,不断向关墙上抛射,这些图斯人,虽然不如那些从小就训练长弓射击的英格兰长弓手,达不到骇人的一分钟射十几箭的地步,但他们的射速也极为吓人,并且齐射非常整齐,射出的箭雨连绵不绝,让勃达关的关墙长时间处于大片箭雨所形成的巨大阴影中。

关下的图斯人无所顾忌尽情的射箭,而关墙上装备简陋的汉军却是在煎熬中,虽然李铮先前未雨绸缪的将所有的战斗意志薄弱一点的乡勇给赶下城墙,从而让关墙上所有的大汉材官们都拥有一面盾牌防护,但这些盾牌形状各异,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有些盾牌原先就是一块门板而已,所用的是粗劣的木材,而且非常的单薄,防御十分低下。

李铮被手持两面盾面包铁皮大盾的李山士护着,安全无虞,但面色却是极为难看,因为他的耳中除了听到箭矢射到护着自己的包铁盾牌上的叮叮当当声外,最多充盈其双耳的却是木材清脆声,还有紧随而来的手下汉军士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李铮不用看,就知道这是图斯人射出的箭矢破开一些粗劣盾牌的防御,大肆杀伤自己手下士卒的声音,李铮愤怒无比而又无可奈何,整只守关汉军中都只有两百把最远射程不到百米的低劣单体猎弓,在图斯人如疾风暴雨的箭矢侵袭下,根本无法反击,所有汉军包括统帅李铮都只能是像缩头乌龟一般,无比憋屈和屈辱的躲在盾牌下,才能苟活下来。

图斯人的抛射猛烈但也非常迅速,在射完一袋0支箭后,因为持续射箭而双臂开始发麻无力的图斯人,不得不停下来,咬牙忍受三十轮箭雨的汉军,瞬间都松了一口气,都下意识的要移开护身的盾牌,看看周围的情形,但他们心眼极多的统帅李铮的焦急的大吼声却是在这时传进汉军士兵的耳中。

“不许撤去盾牌,不去站起身,维持原样。”

大多比较忠厚朴实的汉军兵士,根本不明白自己的统帅为什么会下这样的命令,但因为大汉军法的威严,所有的汉军兵士倒都是谨遵李铮的命令,乖乖的继续躲在盾牌下。

在李铮紧急大吼下令后不过片刻,三轮发出如千鸟振翅之音的箭雨就又是侵袭到关墙上,要不是关墙上的汉军兵士遵照李铮的命令,没有撤去盾牌,不然的话必然是死伤极为惨重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该死的图斯蛮子,竟然敢耍奸,好在小爷我足够机灵,要不然真就被阴了一波。”

李铮心里骂骂咧咧,但也不怠慢指挥,立即让身旁的李赛派几名汉军到城垛去观察敌人,得到敌人的确是已经放下长弓报告后,李铮才放心下令让所有的汉军撤去护身的盾牌,并开始救治伤员,抬走死尸。

紫衫木长弓的抛射的确犀利,三十多轮射击后,汉军士兵死伤了一百五十多人,原本可战之兵就只有五百大汉材官,现在又三停去一,这让李铮无比愤怒和伤心。

耳边充斥着汉军伤兵哀嚎声的李铮在插满箭矢的关墙上行走,看着一片狼藉,血流成河的场景,非常的痛心疾首,望向关外图斯人的眼中满是恨意。

李铮来到一名被胸口插着四五支利箭正奄奄一息的汉军兵士旁附下身,那名命不久矣的汉军士兵看到统帅的到来异常的激动,口喷鲜血,热泪满面的说道:“都尉,我关后的家中还有老父老母和三个弟弟妹妹,我已经无法保护他们了,都尉你一定要把我保护他们。”

李铮面色异常肃然的保证道:“你放心,图斯蛮子绝不会越过勃达关的,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的,你的父母弟妹会安全并且安乐的活下去的,因为有你的牺牲奉献。”

得到自己统帅的保证和肯定后,那名汉军士兵终于是露出欣慰笑容咽气了,但李铮的心头却是无比的沉重,他根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完成对这名汉军士兵的承诺,保全勃达关,保护在勃达关后方居住的那些汉民。

这时司马姜恪也是来到李铮身边,看着周围凄惨的模样,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立即面色凝重的对李铮说道:“骁骑都尉,图斯人攻城一般就是三板斧,现在第一板斧箭雨覆盖已经使完,他们要使用第二板斧了,现在不能让出关墙了,所以我建议将所有好的盾牌都集中彪悍敢战的士兵手中,隐伏在各城垛后,寸步不让的与敌人争夺关墙,绝不能让一个图斯人上得关墙来。”

李铮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面有所思的对姜恪说道:“你说的图斯人的第二板斧,是不是他们会派出射箭极准的神箭手抵近到离关墙极近的距离,快速狙杀关墙上的守军,造成引起恐慌,造成军心动荡,然后图斯人就使出他们的第三板,就是派出夺城部队,趁着守军因为大量伤亡而军心涣散茫然无措的最佳时机夺城对吧!”

姜恪对李铮第一次与图斯人作战,就能猜出图斯人的后攻城战术,略微感到有些意外,微微诧异后姜恪立即郑重劝告:“图斯人的这套战术,对付那些有精锐镇守的大城大邑自然是毫无作用的,但对付那些城墙低矮,守军孱弱的城关却是无往不利的,我们勃达关虽然以前是中亚雄关之一,但年久失修,坑坑洼洼的关墙表面,都能够让善于攀登的图斯人不借助攻城器械就登上城墙,滚石擂木等守城器械物资根本就是没有,而我们的远程武器又都是不如人家,所以要想胜利就只能是在与图斯人的近身肉搏中,而守住关墙不让太多的图斯人登上关墙无疑是最为重要的,所以我们必须寸步不让。”

李铮又是沉吟思考了一会儿,对姜恪建议即不表示采纳也不明确拒绝,而是突的就转移话题,向姜恪问道:“图斯人的近战战术是什么样的?”

姜恪是很是自傲之人,对李铮不采纳自己建议有些不快,但他还是立即就为李铮解惑,稍微回想一下后说道:“图斯人近战时就是剑盾兵,但他们的先祖因为原本是罗马的辅助军团士兵,虽然后来降了我们大汉,在大汉后又陆续臣服多个势力和民族,但受罗马的影响是最深的,所以他们的近战战术就是像以前的罗马军团士兵,结成盾墙抵挡敌人攻击,等敌人徒劳无功的进攻许久,力气衰减心态急躁时,再用剑寻机刺击砍杀敌人,图斯人装备的那种无剑锷的直身剑,就是当时罗马短剑的改良版。”

李铮用骑砍系统探查的图斯步兵,看到图斯步兵所准备的近战武器,就已经推测出图斯步兵近战时的战术了,李铮心中对于克敌之策已经有了预案,现在得到熟悉图斯人司马姜恪的肯定确认,李铮就有底气去施行他那看起来很是冒险的计划了。

计议已定的李铮,自信对身边的姜恪一笑,然后语出惊人道:“不!我们不死守垛口,我们退后几步,放那些图斯人上城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