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完美伏击(求收藏 求推荐)

    猰颜军队虽然如李铮所愿的南下,但统领者叶格尔不是笨蛋,不会因为三言两语就真正相信两名送信之人说得话,在大军启程前,他就已经派出波耶骑兵中的精锐南下探查,探查在温鹿坡的情形,是否真如两名报信之人说得那样,汉军在与踏实力俄勒带领的军队交战,而且汉军将自己的屯放粮草辎重之地,摆放在让自己有机可乘的北面,同时也是让这些侦骑,察看一下南下之路上,是否有大规模敌军调动的痕迹,是否有埋伏的迹象。

带领两千波耶骑兵慢慢前行的叶格尔,在等到他派出的所有侦骑回归,并且确认南面温鹿坡上的踏实力俄勒部,确是被包围,正在被围攻,而且汉军粮草物资堆积如山的后勤基地也的确是设立在北面,并且南下之路上一片旷野,无大规模敌人藏身之处后,终于是放心下来,命令波耶骑兵部队急速南下,彻底抛下了步行的瓦良格武士们。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叶格尔所不知道的是,他魔高一尺,但李铮却更是道高一丈,他派出侦骑侦探出来的其实都是假象,是李铮和他的谋主姜恪一起合计布置的。

叶格尔所不知的的是,他派出的侦骑的确是到了南面温鹿坡侦查,但他们因为人数少,只有十几骑,无法突破汉军弩骑所布下的封锁圈,所以只能在远远的观瞧,自然看到的全部是假象。

专门修建在北面的后勤营地中堆积的物资,一多半是假的,剩余的部分是刚刚由民夫从勃达岭南面运输过来的,这到不是李铮和姜恪设计好的,而是在出兵前,李铮规划好的定时送来的第一波补给,正好送到。

现在这些补给不止是用来支持军队作战,而且还被当成道具用来迷惑敌人,除了南下补给物资外,运送这批物资的两千名临时招募的民夫,也是被李铮利用,让这些民夫与被俘的敌军一同演了一场攻防大战,让远远观看的敌方侦骑信以为真,以为温鹿坡正发生着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让李铮和姜恪谋划的诡计更加真实完美。

李铮和姜恪用如此多的布置了迷惑敌人,就是为了让叶格尔相信是有机可乘的,让他放心南下,同时让他们步骑分离,以达到各个击破的目地,李铮预想中击溃敌人的战法,自然不会是堂堂正正的正面作战,而只能是埋伏和偷袭。

李铮在出兵碎叶前,就已经想好,他好不容易才通过系统提升和耗费大量财力物力训练出来的这一支拥有强军之资的军队,是绝不能白白损耗的,所以李铮在出征碎叶前,就已经打定主意自己绝不能打死伤颇多会战和攻城战的李铮,只能埋伏和偷袭敌人。

为此,李铮预先就让先前被他派入碎叶的碎叶暗部做了许多工作,除了预先侦查地形,获取情报外,李铮还令碎叶暗部在顿多城南面挖了许多的藏兵坑,好让他在以后率军入碎叶作战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隐藏部队。

司行方领导的碎叶暗部经过一年的发展,已经有八百名全副武装的可战之兵,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养着一千多老弱,凭着他们在山林中种得或是采摘的食物,肯定是无法养活如此多人的,要不是李铮一直输送给他们粮食,他们早就要全部饿死了。

碎叶暗部的军民很是感激李铮的援助,所以李铮命令一到了,他们就很是积极的为李铮在顿多城南面的官道两侧,挖了许多藏兵坑,顿多城之南靠近勃达岭,土地并不肥沃,生长出来的草料品质也是不行,所以并没有大量卡尔鲁克人来这里放牧。

如果是碎叶还在大汉手里时,这条官道上还会有逃税的商队走,现在除了想南下攻打勃达关的卡尔鲁克军外,平常时候是不会有人在顿多城以南游荡的,勃达关以南完全就是一块人迹罕至之地,再加上碎叶暗部挖掘藏兵坑时,又是在夜间进行,所以更是没有卡尔鲁克人能够察觉到。

因为人手不足,碎叶暗部挖掘出来的藏兵坑非常的简陋,几千大军和几百匹战马藏匿其中无疑很是狭窄,兵士十分艰苦,气味难闻,呼吸困难,最后有几十名士兵直接就闷死在藏兵坑中的,但有作为主帅的李铮亲自坐镇同甘共苦后,汉军士兵倒是再无怨言。

汉军士兵的痛苦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李铮散出去的探骑就带回敌人步骑脱节,波耶骑兵加速南下,已与瓦良格武士们拉开十里多长距离的情报,李铮立即意识到时机已到,他立即就让在狭小闷热藏兵坑中忍耐了三个时辰的汉军士兵走出,而后对步槊兵的统领牛文忠下令。

“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挡住那两千波耶骑兵,为我彻底歼灭瓦良格武士创造条件,往南行军五里,而后在官道上列阵,如果回援的波耶骑兵,不冲击你的阵势,而是绕行,那你就立刻点燃烽火,向我通风报信,并且立即率军回援。”

身形并不魁梧,但皮肤黧黑,面容无比坚毅,一看就是经年老兵的牛文忠,点了点头,而后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目闪过思索之色,沉声向李铮问道:“但如果波耶骑兵不回援救助瓦良格武士,毕竟瓦良格武士们只是雇佣军,他们是可以抛弃的,而是直接南下去袭我们在温鹿坡的营寨怎么办,那里可是只有两千民夫和一千多心怀鬼胎的俘虏,他们要如何抵挡?”

李铮很少意外的看了牛文忠一眼,他木想到一直沉默寡言,看起来就是一五大三粗武夫的牛文忠,竟然能够想到这些,李铮在刮目相看之余,又有一种发现蒙尘明珠的兴奋感觉,但现在大战在即,李铮也是不想再多想其它,他对牛文忠说道:“不用担心,刚刚侦骑已经侦查到在后面的瓦良格武士中有谋剌斯兰的将旗,说明谋剌斯兰就在瓦良格人中,所以波耶骑兵们是一定会回援的,不然,如果谋剌斯兰在战斗中身死或是被俘的话,猰颜部这么多年来的投入就都付之东流了,而且你也不必担心南面,我早就吩咐南面,在敌人侦骑探查后,他们立即撤退,并将所有可用的物资和俘虏,带回勃达岭主山道,所以即便波耶骑兵孤注一掷南下,他们也仅仅只可能得到一片破烂的营地,如果他们敢继续南下,追入只有出口和入口的勃达岭主山道,那正好是给了我一个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牛文忠听了李铮的话后,点头称是,向李铮行军礼告辞后,立即就带领两千步槊兵和暂时分配给他的一千弓弩兵南下,李铮目送牛文忠部远离后,立即就对身旁丹阳兵,骠骑兵和步跋子的众将领说道:“猎物就要来了,立即按照原定计划埋伏起来。”

在李铮厉声下令后,三支部队的众将领立即就是带领手下分散开来,躲进官道两旁的杂草丛中。

顿多城以南的土地土质不好,种不出粮食,而其上生长出来的草,虽然不能作为牲畜的草料,但倒是非常高大,也数量也多,为埋伏的汉军提供了非常好的掩护,汉军静静潜伏在官道两旁,每一人口中都衔着一根树枝,甲胄尤其是头盔上都绑缚杂草,几乎是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而带着三百多匹战马的骠骑兵们,则是在离官道更远之地潜伏,他们将马口用布套起来,以防战马突然嘶鸣,提醒了敌人。

汉军万无一失的埋伏后,没有等多久,官道北面就传来隆隆踏步声,正是两千名瓦良格武士行进过来,与先前出顿多城相比,毕竟已经是走了半天的路,所以这些即便身材魁梧高大,气力和耐力远超常人的瓦良格武士,也是有些累了,步履不再那么万众一致,队伍也松垮,而且因为得到附近没有敌人的情报,所以这些瓦良格武士很是自然的放松警惕,竟然有许多在嬉闹聊天。

这条由顿多城向南穿过勃达关通向龟兹腹地的官道,是大汉帝国掌控碎叶时修建的,修建的很是完美,能够并排行驶四辆马车,但自从碎叶落到穷兵黩武的卡尔鲁克人手中后,这条官道就再未整修过,年久失修下这条官道坑坑洼洼,破烂不堪,而且越来越窄,现在只能并排行两辆马车了,所以两千多身材魁梧的瓦良格武士只能是排成非常长的一字长蛇阵,在官道上行军。

伏击为什么能够成功?达到重挫或是全歼敌人的成果,除了因为能打敌人一个出其不意外,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被伏击的军队常常处于一字长蛇的行军状态,根本来不及组成阵形迎敌,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阵形是非常重要的,好的阵形,能让士兵发挥出一百二十分的战力,往往能够对抗人数多于自己的敌人,而天才的阵形,更可能会收得盖世奇功,比如汉尼拔在坎尼会战中摆出的那凸月变凹月的阵形,就成功的依靠弱势兵力包围覆灭了六七万罗马军队,成就旷世奇功。

现在的李铮没有汉尼拔的魄力和野心,他还不敢想一战歼灭敌人七八万雄兵之事,他只想着如何歼灭眼前的这两千瓦良格武士,在瓦良格武士的行军阵列一多半进入自己军队的伏击圈,李铮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就是下令严阵以待的汉军士兵开始进攻。

汉军独有的梆子声和鼓声响起后,所有原先如死人般一动不动趴伏在草地中的汉军兵士,立即就站起身来,端着弓弩,向离自己不到三十步距离的瓦良格武士射出一轮箭雨。

在如此近的距离内,汉军步跋子手中的雕弓和丹阳兵手中的臂张弩,发挥出最强威力,只见一轮箭雨过后,大片大片的瓦良格武士中箭倒地,他们身穿的链甲在锋利的箭矢面前形同虚设,而唯一能让他们在极近距离内阻挡住箭矢穿透的,就只有他们背在后背上,根本来不及取下来的维京圆牌。

箭矢密如雨点般,射透了他们的胸膛,射穿了他们的头颅,原本悍勇无畏的瓦良格武士的生命在这一刻竟如此卑贱,就像大片任人割砍的野草,有的当场阵亡,有的被箭射伤,蜷缩在地上,惨叫哀嚎,汉军近距离一轮箭雨后,毫无防备的瓦良格武士们就起码倒下四五百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