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骠骑冲锋(求推荐 求收藏)

    “敌袭!”

绽放的血花和成片倒下的战友,终于是让掉以轻心的瓦良格武士们,意识遭遇埋伏,在一声声百夫长等低级军官急促的大叫声后,幸存下来的瓦良格武士们,立即战斗本能觉醒,马上取下身背的维京圆盾,但这时汉军伏兵的第二轮箭雨也是射来,又是射倒一大片瓦良格武士。

“结阵!结阵!”

随着穿戴华丽百夫长们的厉声高喝,训练有素的瓦良格武士们,终于是摆脱慌乱,无视倒在地上的战友死尸和哀嚎惨叫的伤员,立即就是半蹲在地,与还能战斗的战友互相将手中的维京圆盾相互连接在一起,在官道的两面组成两道盾墙,将所有汉军步兵射来的飞矢给挡住。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维京圆盾用坚固椴木所制,在盾面上又覆盖包裹上数层皮革和铁皮,异常的坚固,汉军虽然在近距离内射击,但雕弓和臂张弩射出的箭矢还是无法穿透盾牌,杀伤躲在盾后的瓦良格武士们,瓦良格武士们的阵线暂时算是稳固了。

“这里为什么会有汉军,叶格尔呢?是他向我通报没有敌人伏兵的,为什么现在却有大股汉军杀出,他要害我吗……”

在汉军伏击开始前,被眼疾手快的亲卫给推下高头大马的谋剌斯兰躲过一劫,但却被摔得七荤八素,等他晃着脑袋恢复清醒时,平日自逞英勇,仿佛真有万夫不当之勇的谋剌斯兰,看着满地的尸体和伤兵,竟然惊恐的尖叫起来,而后开始语无伦次,开始怀疑一直保护维护着他的叶格尔别有用心。

旁边两千瓦良格雇佣军投票推选出来的雇佣军统领丹麦人冈特伍夫,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谋剌斯兰,而后用半生不熟的拉丁语对谋剌斯兰说道:“谋剌将军,我们应该立即向叶格尔将军求救,他是伊斯梅洛家族的嫡系子弟,身负猰颜单于之命,是绝不会背叛你,出卖你的。”

冈特伍夫是瓦良格武士推选出来的领导者,并非雇主猰颜人任命的雇佣军领军者,所以并无发号施令的权利,一般只负责代表雇佣军与雇主之间商谈薪金待遇等问题,但现在是遭到伏击可能全军覆灭的生死时刻,冈特伍夫完全是可以越俎代庖,抢过谋剌斯兰的指挥权指挥瓦良格武士们作战的。

之所以冈特伍夫还很是尊敬惊慌失措的谋剌斯兰,与谋剌斯兰商议,不是为其它,就是看上了谋剌斯兰的那几名骑着快马的亲卫,在他想来,现在只有这几名骑马并且马术了得的亲卫,才有可能冲破汉军的围堵,追上带领波耶骑兵先行的叶格尔并救援,而这几名亲卫只听谋剌斯兰之令,所以冈特伍夫才强忍心中的鄙夷,对谋剌斯兰恭敬依旧的。

谋剌斯兰虽然不堪,但起码也是经历过战争见过血之人,这时也是醒悟过来,恢复镇定,知道再不派出求援之人,自己就将悲催战死或是屈辱的被俘,但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环境,看见密如雨点的箭矢不停的从官道两侧射来后,不知汉军到底有多少伏兵后,有些绝望的向冈特伍夫问道:“怎么让我的亲卫冲出去?”

“这谋剌将军就不用担心了,我有办法。”一脸坚毅的冈特伍夫对谋剌都兰说了一句后,立即转头对自己的副手下令道:“让首席百人队出击。”

维京人虽然被称为蛮子,但他们其实并不落后,在冶炼和航海方面,甚至要超过许多欧洲那些自诩文明的民族,同时维京人也是一个善于学习其它国家和民族长处的民族,维京人的军队编制,很大程度上就是学得罗马帝国,当然现在欧洲的许多国家民族也是同样受着罗马帝国的影响。

一个标准的罗马野战军团中,一般有六千多名士兵,他们被分为十个大队,每一个大队六百名士兵,虽然看似人数是平均分配,但十个大队的战斗力是并不一样的,每一个罗马野战军团的第一大队一定是最强的,因为里面聚集着整个军团中最凶悍也富经验的百战老兵。

这第一大队往往是整支军团的支柱,在军团面对强敌相持时,第一大队往往是被顶在最前线的,是军团最锋利的尖刀,而军团落败撤退时,这第一大队也往往是会被留下阻敌的部队,是军团最坚固的后盾,总之这第一大队永远都是打最苦,最累,最危险之战的。

现在这两千瓦良格武士中,也是有一支类似罗马军团第一大队的部队,就是冈特伍夫口中的首席百人队,这首席百人队虽然名叫百人队,但它却是一个超编的百人队,总共有二百四十人,是普通百人队的三倍兵力,这个首席百人队在刚刚汉军的箭雨突袭中,也是损失惨重,现在只剩一百五十人还能继续战斗,其余的不是已经倒毙在地,就是身受重伤不能再战了。

虽然只剩一百五十人,但命令一下达后,这首席百人队,倒是没有退缩和怨言,立即就执行军令,列着盾牌阵,发出如雷的北欧战吼,向冈特伍夫选定的某个方向推进过去,汉军马上就发现了敌人的突围之举,兵力立即就往这个方向聚集,羽箭更多更密,如泼雨般向这首席百人队激射而去。

瓦良格武士首席百人队中的士兵,都是身经百战之人,他们组成的维京盾阵非常的完美,一百五十名瓦良格武士排成四排,第一排半蹲而下护住腿脚,第二排将盾执于胸腹和面部,而后两排士兵则是将盾高举起来,在自己的头顶也组成一个盾阵,这样一个严密的盾阵,无论是敌人正面射来的,还是抛射而来的箭矢,是都能防御住的。

维京盾阵不仅防御严密,而且还能移动,虽然移动的速度比较慢,但还是能毫发无伤的接近端着弓弩急射的汉军们,但汉军也并非就拿这乌龟壳毫无反制手段,看着维京盾阵靠近到二三十步距离后,汉军的步跋子和丹阳兵们立即丢掉弓弩,向维京盾阵丢掷羌人飞枪。

专门为破甲破盾设计的羌人飞枪,犀利非常,一轮投射,就将原本比龟壳更硬的维京盾阵给弄得千疮百孔,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大部分由膂力强劲步跋子和丹阳兵投掷出去的羌人飞枪,很是轻易穿透了维京盾阵正面的盾牌,大肆杀伤躲在盾后的瓦良格武士。

在汉军羌人飞枪的一轮投掷下,排在前两排瓦良格武士倒下一半,但剩下的瓦良格武士们并未被自己的同伴惨死之状所吓倒,立即就是放下盾牌,向近在咫尺的汉军投掷一轮重标枪和飞斧。

这些瓦良格武士不愧为精挑细选的首席大队的士兵,投掷的非常准,一轮近百把重标枪和飞斧投掷过去后,就有几十名汉军步跋子和丹阳兵,被重标枪穿透胸膛,被飞斧劈中脑袋,惨呼着倒毙在地。

投射武器虽然杀伤惊人,但双方都无法再投掷出第二轮,因为距离太近,双方根本来不及再投掷,马上都是怒吼着冲上前去短兵相接,瓦良格武士用维京战剑尽情捅刺汉军的胸腹,劈切汉军士兵的四肢和脖颈,而汉军的步跋子和丹阳兵们也都是不甘示弱,迅猛的挥舞手中的解首刀和铜锏,将瓦良格武士的脑袋劈开劈飞,或者直接是砸个稀巴烂,重步兵间的战斗,就如两头愤怒的公牛在用锐利的牛角互顶,哪怕各自牛角已经深深插入对方的体内,也是绝不退让,绝不罢休,非要一方倒下败亡为止,异常的血腥,异常的残酷。

血战的三个兵种都是在骑砍系统中被认定为,可称之为精锐四级兵的兵种,只不过汉军的步跋子和丹阳兵人数更多,而瓦良格武士战斗经验更丰富,两方一时间倒是难分高下,不过很快瓦良格武士中就猛然冲出十多名高举维京长斧的冲阵猛士,汉军在猝不及防下,瞬间被斩杀二十多人,周围被吓到的汉军立即下意识的后退,一个缺口就被打开,等着这个时机的那几名谋剌都兰亲卫,立即驰马冲过缺口,带着谋剌都兰的信物向南求援去了。

求援骑兵逃离后,反应过来,为自己刚刚的退缩羞愧的汉军立即围上前去,将那十几名持维京长斧冲阵的瓦良格死士乱刃砍死,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李铮,面露嘲讽之色。

“竟然如此愚蠢,派骑兵去求援,难道不会点一堆狼烟或是烽火报信吗?枉费我做了那么多般布置,不过求援之信已经送出,那么你们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统统都成为我马蹄下的亡魂吧!”

全副武装骑在一匹白色骏马上的李铮,望着远离的敌人求援骑兵喃喃自语一声后,立即就拔起倒插在地上的诺曼大骑矛,用异常昂扬的语气大喝。

“大汉骠骑!随我冲阵!”

李铮话音未落,他就双腿一夹马腹,坐下的白色骏马嘶鸣一声后,就如一条白色闪电般窜出,在颠簸的马背上,李铮用自己强健的手臂夹住四米多长的诺曼大骑矛,面色坚毅的向官道上的瓦良格武士冲去,其身后三百骠骑都是挺着大骑矛紧密相随。

三百匹战马奔驰的,一千两百多只马蹄鞭挞地面所发出的响动,就如那滚滚天雷一般,所有的瓦良格武士都注意到了,看着越来越近的大汉骠骑,瓦良格武士们俱是面色严峻,冷汗直流,心中胆怯之意猛增。

骑在高速战马上李铮目光如电,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体内大汉北地骑士的血脉开始觉醒,张开嘴巴,发出如狼啸一般战吼,而后就刺中了当面的一名披着黑色披风的敌人百夫长额头,对方的头盔立即炸裂,脑袋也碎裂成好几块,尸体被卷入李铮坐骑的马蹄下,被践踏为一摊烂泥。

第一次策马冲锋就杀敌,让李铮信心大增,怒吼一声后,立即更是一往无前的扎入了瓦良格武士的人群当中,“嘭”的一声,李铮用手臂夹着的大骑矛的矛尖弯曲炸裂了,挡在其前的三四名瓦良格武士的脑袋、盾牌、铠甲也立即碎溅开来,排成一条直线,顺着李铮突击而来的方向,直直翻滚着飞了出去。

这就是冷兵器时代冲击骑兵冲锋的威力,恐怖的让人不寒而栗,而李铮可不是单枪匹马而来,他身后还紧紧跟随着三百名大汉骠骑,原本的两千瓦良格武士如果能够从容结成严密的阵形,是有可能以步克骑的,而现在他们散落在长长的官道上,就休想抵挡三百骠骑的冲锋席卷了。

三百骠骑沿着笔直的官道一路冲驰,一个个挡在他们面前的瓦良格武士,都被大骑矛无情的戳穿戳烂,或是被高大健壮战马撞倒,而后被马蹄践踏为一摊碎肉,大汉骠骑们一路冲驰,马蹄下伏尸如麻,血流成河,冲杀一阵后,大汉骠骑立即将损坏或是串着敌人尸体的大骑矛丢弃,而后拔出环首刀或是铜锏,在己方激昂的军号声中,将近战武器如同雨点般砸砍在残余瓦良格武士的头上。

官道上的许多瓦良格武士们受不了大汉骠骑的冲锋,都是纷纷下了官道,但都被官道两旁的步跋子和丹阳兵给斩杀或是重新赶回官道,无人可以幸免,无人可以逃脱汉军步骑间默契的配合。

有了一锤定音的力量大汉骠骑们加入后,两千瓦良格武士立即土崩瓦解,原本骄横不可一世,从不将汉军放在眼里的他们,大多都是化作一具具扭曲肮脏的尸体,随意的散落在官道上,任烈日曝晒,任风吹雨淋,而后凄凄惨惨,无人问津的腐化为枯骨,与蝼蚁一样低贱。

奇怪的是,李铮并没有将所有的敌人都赶尽杀绝,他留下了五六十名正保护着谋剌都兰的瓦良格武士,当然李铮也没有放他们一马的意思,他让剩余的两百多名丹阳兵将他们团团围困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