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结盟中原(下)

    虽然并不觉得底层平民可贵,但杨景和郑铎并没有立即就答应下来,而是讨价还价道:“军师说笑了,我们那里有那么多的流民可以给。”

上官桀笑了笑,而后说道:“两位,我安西虽然远隔中原,而且刚刚才夺取河西走廊,与帝国本土取得联系,但也并非是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晓得的,要说蓄奴,你们中原世家当是帝国内之罪,弘农杨家和荥阳郑家,那一个不是蓄养十几万的奴人,稍小一些的世家大族也是起码蓄养着几千奴人,我们安西要的不多,就两百万,不止是青壮,妇孺老弱皆可,换一种说法吧,为了避免妻离子散等人伦惨剧,所以我们要三十万户汉民,每一户起码三口人,而且每一户人家必须有一青年女人或是正值壮年的男人。”

在一旁听的上官桀提出这个条件后的李铮,突然是反应过来,这个时空的这个大汉帝国突然崩坏衰落,是由于华夏王朝一直以来的原因农民起义,而农民起义的原因除了自然灾害等次要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土地兼并了,而大汉帝国内土地兼并最严重的地方,就是这些中原世家所待的中原之地,还有冀州平原和关中地区,三地之中中原世家无疑是兼并土地最凶最贪婪的一个群体。

中原世家们兼并土地最凶,最贪婪,最肆无忌惮时,占据了司州八成的土地,除此之外临近的豫州,并州和荆州,还有远在千里之外的扬州,这些贪婪的吸血蚂蟥都是要插上一脚,名副其实的是汉帝国内第一地主集团。

而中原世家们强取豪夺了那么多土地,自然是要有人来帮他们耕种的,在汉帝国处于鼎盛,政局清明时,这些大家族还不敢做的太过分,最多就是用佃农,但一等到政局混乱,世家力量又在朝堂中占据优势后,这些世家门阀就开始胡作非为,开始将原本的佃户强行拘禁在土地上,将这些佃户事实上变为农奴,蓄奴之风盛行。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想到中原世家大族的过去种种,李铮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心中对中原世家大族再无先前一点点对所谓的诗书礼乐世家的尊重,反而多是愤怒和鄙夷。

杨景和郑铎似乎是没有察觉李铮这位安西大都护对自己态度的变化,还在向上官桀道苦水道:“但军师也应该是知道,我们中原之地是当初玄黄教起义军荼毒最多最深之地,我们中原世家的庄园农场,多曾经沦陷与叛军之手,那些佃农也是多是被叛军裹挟,在大乱中死的死,逃的逃,如今已经十不存一了。”

杨景和郑铎两人的倒苦水看起来是很有道理,面上也是露出极为为难之色,看起来上官桀提出的这个要求的确是强人所难了,但掌握前线情报部门的上官桀,明显是对中原世家大族们的情况极为熟悉的,根本就不为所动,只是冷笑。

“两位不必再大倒苦水了,我们安西虽然是初来乍到,但有并非是什么都不了解的,的确当初玄黄教叛乱时,你们中原世家大族,因为在叛乱发生的中心地带,所以损失最为惨重,不止是田地庄园,还有奴隶佃户,甚至许多传世许久的大家族,都是在叛乱中消亡,但现在叛乱已经平息,那些田地庄园相当一大部分已经回归到你们手中,而那些奴隶虽然真如你们所说,逃的逃,死的死,但你们当初在平定玄黄教之乱时,可是收降了许多玄黄教的叛军,还有许多被玄黄教裹挟的从逆,据我所知号称除恶务尽的中原大族们可是没有将这些玄黄教的叛逆们,全部斩杀,而是全部贬为奴隶,代替先前那些奴隶佃户的工作。”

“玄黄教败落时,在中原地区向官军投降的玄黄教军林林总总有五六百万,而且玄黄教军都是拖家带口,如果他们每五人是出自一个家庭,那么便是有一百多万户家庭,就算在投降过后遭到奴役或是疫病等原因,损失了大半,但现在你们中原世家手里应该还有五六十万户,我们安西要一半不过分吧!”

听的上官桀分析的如此犀利,杨景和郑铎也是再无侥幸欺瞒之心,也不再多费口舌与安西讨价还价,开始在心中权衡利弊起来,思考付出三十万户农奴后,是否会影响自己家族的基业,再者也是考虑付出那么多代价,与安西结盟联合在一起,究竟值不值得。

最后杨景和郑铎各自心中暗暗谋算思考许久后,都是认定拉拢结盟与安西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中原世家大族如果没有强力的军事集团作为外援的话,不止是被关在集团强压一头,而且面对更为强大的魏国等诸侯国的威胁,也是毫无办法,但一旦和安西结盟,哪怕安西离中原极远,但还是有些威慑力的,不仅是能够震住关在世家们,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震住其它诸侯国,所以杨景和郑铎都是认定必须联络结盟安西。

而至于交出那么多农奴,会不会使得自家的田地庄园荒芜,这是肯定,但杨景和郑铎都是聪明人,早就是想好了补救的方法,其实这方法很是简单,就是从其它地方引进流民,在制造出一批农奴起来。

现今的大汉帝国内部,虽然看起来因为玄黄教起义被镇压,而且内部各大诸侯国也并没有开始大攻大伐,处于平衡状态,看起来一片生平,虽然比不上大汉帝国鼎盛时期,但境内的普通自耕农等小老百姓,还是能自给自足的。

但这只是表象,或者的说只是片面,安家乐业的场面只是相对于北方来说,而在南方,更大规模更凶更贪婪的土地兼并,百姓流离失所正在不停的上演,之所以大汉的南北会发生如此大的差别,第一点是因为当初玄黄教起义爆发的主要地区是北方,尤其是司、豫、兖、冀和荆州北部的南阳之地,更是爆发的最激烈,是重灾区,玄黄教起义荼毒过后,再加上官军与起义军在这些地放相持相争数十年,造成这些地方人口大量流失,土地兼并的主力世家大量沦亡,在破而后立下,人口锐减,土地兼并不再那么严重,所以才能让民众有足够立锥之地,能够安家乐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