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结盟中原(续)

    “中原大族们,可想在西域商事上分一杯羹。”

上官桀极为蛊惑的声音,听在杨景和郑铎耳中犹如天籁,在这个时代,东西方没有任何一人或是一势力,对丝绸之路这条连通东西方上商道,获利超乎想像的商道没有想法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两位,虽然西域商道已经远离帝国救矣,但曾经在这条商道上占有大利的中原大族们,应该是没有忘掉这条商道所能诞生的财富吧,大汉的丝绸贩到龟兹后,价钱直接就是涨五倍,贩到更远的河中,更远的波斯,更远的罗马,涨十倍百倍也并非是难事,而且不仅是大汉向往输出商品赚钱,将波斯的地毡,高昌的葡萄酒等异域货品贩卖回来,获利有何止千万,只要稍微大点的商队在西域商路上行商一次,所获的财资,足以比得上中原上千农人辛苦耕种十年的所获。”

上官桀继续蛊惑,但他说道已经是有些夸张了,虽然在大汉帝国极盛之时,又是威压波斯,逼迫东罗马帝国屈服,还有与丝绸之路所辐射的诸多势力达成贸易协定,使得丝绸之路能向亚欧大陆的各地辐射时,倒是的确是能像上官桀所说的获得暴利,但现在的安西之是占据丝绸之路的东段,与更西边的势力虽然达成了贸易协议,但更西边波斯地区,安西也是至于几个萨珊帝国崩溃后割据的军阀诸侯建立了联系,更远的东罗马等欧洲势力,就更是没有多少接触了,所以这丝绸之路其实是短了一大段的,过了现在被十字军占据的河中之地后,安西派出的商人,基本上就是不再被允许往前了,必须得将货物卖给那些在波斯和地中海活跃的商人,少赚一大笔金钱。

而且更为重要的,即便将来安西真就与西方处于丝绸之路上的各势力都商谈成了行商协议,也能让汉商,到达泰西封,到达君士坦丁堡,但因为一路上势力太多,各自设立关卡收税,还有过了安西之地面对地方势力的敲诈,一路上茫茫多的马贼强盗劫掠的情况下,商队走一趟的所获,也是不那么恐怖的,甚至很多时候是血本无归。

但也并非就说是这条并不畅通的丝绸之路上,就赚不了大钱,像安西这样有瓷器和玻璃等独有紧俏商品的势力,还是能从这条商道上赚到许多钱财的,而那些中原世家们,因为在汉帝国有一定的影响力,也是有够筹集到许多在丝绸之路的紧俏商品丝绸,所以他们如果真参与到丝绸之路的贸易中来,也是能赚到一定钱财的。

其实想要在丝绸之路上分一杯羹,也是当初中原世家找安西结盟的一大原因,只不过向来贪婪吝啬,排斥外人的中原世家以己度人,觉得安西既然握着丝绸之路这条日进斗金的生财之路,那么一定是不会拿出来与旁人分享的,于是便没有提出来,打算等以后与安西相处熟了,再借机提出。

但杨景和郑铎安西的大军师上官桀,竟然在第一次见面,就提了出来,并且还明言要在丝绸之路上分他们中原世家一杯羹,这让杨景和郑铎喜出望外之余,又是陷入深深的怀疑中,知道天上不会平白无故掉馅饼的两人,都是深信安西图谋不轨,才会拿出那么多的利来引诱自己。

杨景和郑铎思考许久后,对视一眼,而后由郑铎说道:“军师拿出如此重利,是否是要我们中原大族出兵,助安西对方关中世家们,但这却是要让军师失望了,我中原大族掌控的司州兵不过五万,而且久不上阵,战力孱弱,不可能与安西军配合,施行那两面夹击之术,更何况旁边还有魏国军和晋国军等诸侯国的强军虎视眈眈,需要大量兵力留守,根本就不能全力以赴,自能据城自保。”

在杨景和郑铎想来,自己这些中原大族,已经将自身所能提供的条件,诸如为安西有功将士在朝堂争取封赏爵位之事,全部都提了出来,现在安西还要那丝绸之路上的利益交换,那自然就要相邀他们出兵了,所以连忙就是拒绝,这拒绝的原因除了中原世家大族们害怕引火烧身外,他们掌握的司州兵战力不行倒也是真事,要不然中原世家们也不用如此惧怕他们的政敌关中世家们,拿出那么多优厚条件紧赶着来要与安西结盟。

拒绝之后,杨景和郑铎又似乎是怕安西不高兴,于是说道:“对于讨伐那些关中恶徒们,我们中原豪杰也并非就是不出力,我们可以在朝堂中为安西争取大义的名分,让安西这一次讨伐关中是师出有名的,同时我们还会为安西提供情报,这关中世家操控的雍州军,总数在八万,全部都是由关中的材官,还有北地的骑士编练而成,装备也很是精良,全部都是用长安和洛阳府库中的精良兵甲武装的,另外关中世家们与北地武人们关系密切,一旦受袭,必定是会向北地武人们求援的,而现在北地武人们的头领皇甫思平,同时也是整个朔州的领袖,如果关中世家一求援,皇甫思平是一定会率领北地武人们来援的,甚至还会带上朔方兵,当然现在朔方的那些胡人正与突厥太鲁部的胡人们交战,很可能不会来,但也难保万一。”

上官桀听了杨景和郑铎说了那么多后,面无表情,而后用嘲讽的口气说道:“我们都是知道中原世家的难处,放心这兵阵凶险之事我们是不需要中原世家们相帮的,我们需要的是人口,大量的汉人人口,我们愿意用西域商道上的行商配额来换取人口,也就是将来你们中原大族给我们安西多少人口,那么我们安西相应给你们多大的货品和商队规模。”

杨景和郑铎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他们始终是不明白为什么安西那么执着于要他们眼中的“贱民”,在他们眼中这些贱民多如虫蝗,灭之不尽,要多少有多少,为什么安西要如此渴求,即便是安西因为是边塞之地,经过胡虏异族统治后,当地汉族人口锐减,安西需要大量人口填补,但先前中原安西的胃口吗?杨景和郑铎实在是想不出安西怎么有实力妥善的安排这么多汉民的生活,难道是全部当成农奴,为安西军辛苦的种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