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长安堂秘议(上)

    关中世家们的志向很大,但他们内部的体制却是不允许他们实现他们的雄心,在长安堂的二十家关中世家中,其中普通的那十七家,每一家在重大事件上的决策权只有一票,而领头的窦、苏和杜三家,每一家也是只有两票,并且要得票超过八成,这个决议才能生效。

这看似是很是公平的,但却是让长安堂完全成为一个吵架部门,一个和稀泥的地方,完全不是下决断的地方,因为在二十家关中世家各自有利益诉求的情况下,每一项决议都是很难达到得票率八成的,在长安堂成立了的这五十年间,得票率超过八成,让关中世家同心协力去施行的,不足两百件,更多的时候关中世家们都是分裂的,各干各的,有时还互相竞争结仇结怨。

只有在一件事上,关中世家们倒是颇为同仇敌忾,在长安堂内能够得到全票通过,那就是针对他们的世仇中原世家的,关中世家和中原世家之间的仇恨由来已久,并非是这一次大汉帝国崩溃后,重立朝廷时才形成的,只不过以前最多就是对官职对权利的一些意气之争,但这一次却是对真的是想置对方于死地了。

所以如果是以往,已经是与中原世家搭上的安西来请求放开道路,关中世家们肯定是二话不说,就是严词拒绝的,但这一次的对象是安西军,刚刚收复河西走廊,并且击败了安西军,关中世家们可不敢硬气的拒绝,即便种种迹象表明安西军已经与他们的死敌中原世家们有联系。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诸位,这事如何处理?如何答复安西。”

在长安堂专属的秘密会议室中,二十家关中世家的家主以及长老等家族核心成员济济一堂,一同讨论着此事,公认的盟主,实力最强的扶风窦家的家主窦隆扫视一下场中诸人后,将安西递交的请求借道的文书公之于众,而后面上露出无奈之色,向与会的众人问计,作为盟主却是当起甩手掌柜,一个方案都是没有提出来。

在场的众人都是知道他们所推举的这个盟主是什么人,知道其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不到最后一刻从来是不表明立场的,所以在窦隆说完并查阅安西的文书后,立即就是有人发表意见。

“我觉得此事不妥,这么多人过境,可不是开玩笑的,堪比那蝗虫过境,一旦看管不严,那些过境的流民奴人逃脱后,难保是不会成为盗匪贼寇,要知道这安西既然号称是从那些中原狗那里买的奴人,那么肯定其中大部分都是玄黄教徒的后代,那些泥腿子个个都是穷凶极恶,对我世家门阀有刻骨仇恨的,如果一旦看管不严,那就必定是会荼毒关中,到时弄不好玄黄教那群邪徒就又要起义了。”

“再者这一次迁徙这些流民,安西是要派兵深入我关中境内护送的,虽然派的不多,但如果安西心存歹意,假道伐虢,一旦发难,抢占我关中的重要关隘,而后再尽起大军来攻打,那我们又应该怎么应对。”

率先表明立场的是扶风苏家,苏家的当代家主苏文定,一个相貌堂堂,颇为俊美,但眼光闪烁,嘴唇单薄,看起来很是尖酸刻薄的中年人,发表着他的高论。

扶风苏家之所以这样反对,不是因为他们在安西的分支苏代那一脉,成为李铮的手下败将,许多扶风苏家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家族在遥远的安西还有一个分支,苏家之所以这样反对,是因为不想破坏现在的局面,将安西这个与自己没有多大联系的不安定因素给尽量排除出去。

在苏家想来,他们嫁出去的女儿那么多,而且还嫁的那么好,嫁的都是显赫人物,现在争夺大汉帝国霸主的大部分势力都与苏家是姻亲关系,所以苏家现在是稳坐钓鱼台的,将来无论是那个势力获胜,他们苏家不说是更为显赫,但地位肯定是得到的。

正因为有这样的认识,所以苏家一直以来的家族政策从来都是帮扶自己的姻亲,而抑制与自己无姻亲关系的势力,初来乍到的安西,每来得及娶苏氏女,自然是苏家抵制的对象了,而还有一层原因就是苏家与中原世家们之间是有大仇的。

扶风苏家原本的祖地是在河东郡,这个郡在一段时间内,是被从并州划拨出来归到司州,所以当时河东的世家大族们,其实也都算是中原世家大族,当初还是贩酒商户的苏家,自然不是名门世家,但苏家很是有上进心,非常想提高家族门楣,所以多结交那些中原世家大族,但中原世家大族向来骄傲,怎么会看得起一贩酒之户,不仅不领情,反而还多次奚落羞辱。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还仅仅是小怨,苏家虽然是小门小户出生,但因为是做贩酒生意的商人,懂得和气生财,自然是不会将这些与中原世家的小怨,记到现在,真正让苏家对中原世家大族们恨之入骨的,是在苏氏女,接连几代一朝被选在君王侧,成为皇后贵妃,苏家成为最大也是时间最久的汉室外戚后。

大汉帝国向来的传统,外戚和世家门阀们想来是不对付的,因为这两个集团的形成,是汉皇政治制衡的手段,天生就是要敌对的,当时为了获得大权,大汉帝国内的世家们联合起来拼命的抵制诋毁苏氏外戚,其中最狠最积极的就要属中原世家大族们,那段世家苏氏外戚,因为刚刚因为苏氏女的高贵,而骤得大位,成为外戚,苏家人做到大将军和州牧,还有大都护等显赫高官,但在世家门阀或明或暗的攻讦陷害下,过得是如履薄冰,倍是屈辱。

后来缓过神来的苏家,自然是不会忘记那段屈辱的日子,但苏家这时也是成长起来,知道憎恶并与整个大汉帝国的世家门阀为敌,是取死之道,所以他们只能是与当初攻讦陷害自己家族最积极最狠的中原世家大族们势不两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