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长安堂秘议(完)

    杜家潜入河西走廊的细作们,虽然没有见到多少真正的安西主力部队,但见到材官部队后就已经是极为震惊了,立即就是将这些消息回报给杜家,使得原本就有意结好安西的杜家,更加的认定自己这个选择,所以才会再这长安堂的秘议上,如此的偏向安西,不惜掩盖一些事实,来让拥有勇武风气,颇为喜欢好勇斗狠的关中世家们,选择与安西合作的道路。

但杜家的这一番谋划,还是无法奏效,被一心要中原世家们倒霉的苏家给破坏了,不得已下杜家家主杜衡就要说出他派细作进入河西走廊所侦探到的安西军的情况,但就在他刚要站出来时,他旁边的族弟杜铭却是拉住了他的胳膊阻止其起身,并对其轻摇了摇头。

杜衡一怔之下,立即就是反应过来,依然是坐回原位,他知道自己这个族弟足智多谋,深谋远虑,必定是不会无的放矢的,既然拉住自己,那么必定是有所图谋的,所以很是顺从的坐回原位,冷静的看着大部分关中世家们在苏家的蛊惑中,准备严词拒绝安西,而且开始谋划对安西开战。

“十一弟,为何要阻止我,为何要坐视苏家挑动起关中与安西的战争,我们是很难打败安西的,这些主战狂徒所认为我们关中军能获胜,所凭借的无非就是兵甲比安西精良坚固但我们杜家是派细作潜入河西走廊侦探过的,是知道安西的兵甲水平并不下于关中军的,说道战阵经验,已经快二十年没有打过大战的关中军,怎么是一路从安西杀到这里,战功彪炳,浴血而生的安西军的对手,苏家嘲笑说安西军一路上打败的都是野蛮落后的蛮夷,但这些蛮夷单独拿出来一支,都是可以将我们关中军打得焦头烂额的,所以我们关中军在战斗力对比上根本就比不上安西军,即便是加上北地军这一支强援,也是不行,这样冒然的与安西开战,完全是将取死之道,十一弟,你为何要阻止我去劝阻。”

看着苏家家主苏文定在那里大放厥词,已经争取到几乎所有关中世家们的支持,关中与安西的战争几乎是无法避免后,杜衡有些心慌,开始小声向自己的族弟询问刚刚阻拦自己的根源。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那被杜衡称为“十一弟”的杜铭不动声色,但用暗含嘲讽和兴奋的语气悄声对杜衡说道:“家主,拦你的理由无有其它,因为我就是要关中世家和安西开战。”

“什么?”杜衡被震惊了,差一点忍不住就要大喊起来,回过神来后说道:“你疯了吗?难道你不明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为什么要让关中与安西的战争发生。”

杜铭不去看已经有些生气的家主,他只是盯着正在卖力的游说其它关中世家门阀的成员,大力宣扬与安西开战好处的苏文定,幸灾乐祸的说道:“我知道家主是想说我们关中世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也是要看面对什么样的对手的,对于那些想着要了征服覆灭我们的敌人,我们自然是要精诚团结的,但对于像安西这样,只是想借一条道,而且是有商有量,愿意拿出利益来与我们公平交易的敌人,我们杜家为什么要倾尽全力,为什么不借此机会来排除一下异己,削弱一下苏家那些暴发户的实力。”

关中世家中最强的三家,窦家因为是关中很是老牌的世家,所以实力最强,地位比较超然,看起来非常和气,而处于第二第三的苏家和杜家,却是竞争最为激烈的,双方各自都有优势,苏家有通过与其它大势力和大人物联姻来确保地位,而杜家在士林中的地位,也不是轻易撼动的,在世家门阀的根本土地上,苏家和杜家都在渭水南岸占据数千倾的沃土,也是不相上下,所以苏家和杜家一较长短的最紧要处,就是那商业上了。

对于背靠蜀国的关中世家们来说,最重要的货品,就是从天府之国得来的所有精美的丝织物,也就是所谓的蜀锦了,在这一方面,将自己族中女儿嫁给蜀国国君和重臣的苏家就占据优势,每年从蜀国得到的蜀锦配额,比杜家多出近一倍,这让杜家很是不忿,一直是怀恨在心的,这一次有机会陷害一次平日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的苏家,杜家是很愿意的。

杜衡也是有些心动了,对杜铭说道:“具体如何实施,怎么能让我们杜家在安西的攻势中被被殃及。”

杜铭说道:“我们杜家的所处的位置比较好,家族核心之地在长安附近,还有冯翊郡内,而他们苏家的核心之地,可都是在最西面,最靠近陇西之地的扶风郡内,相对应我们杜家在关中军中所掌握的那一万两千军队,也是驻扎在长安和冯翊郡,还有潼关和函谷关,是防备东面之敌的,我们与安西的战争最开始的时,必定是驻扎在扶风郡和新平郡的军队最先与安西接战,他们都是窦家和苏家,还有他们附庸家族的的军队,跟我们杜家毫无关联,等他们在安西军的攻势下折损太多,而调我杜家之兵前去时,这一场战争我看就要结束了,所以只要操作得当,我们杜家根本不会在这场战争中有太多的损失。”

杜衡有些不相信,悄声道:“你真的就那么肯定安西只打击扶风和新平两地,不会进入和越过京兆地区,而且如果在战争一开始苏家就存心拖我们的家族下水,也要我们杜家派兵去西面怎么办?”

杜铭很是肯定,几乎是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安西军肯定不会进入京兆地区,更不会越过,因为他们还是大汉的势力,还尊崇大汉的旗号,在没有皇帝明令的情况下,敢带兵直入京畿是大罪,肯定是不容于大汉的,会被大汉上下骂为奸佞的,族兄,你看那魏国,拥有如此国势,早就可以一举荡平中原了,但你看魏国敢吗?他敢进占同样是大汉国都的洛阳吗?安西实力怎么样不去说,但土木现在在大汉帝国内的威信和名声,肯定是不如魏国的,所以他们更是不敢犯这样的大忌讳。”

“至于在战前苏家就想拖我杜家下水,派兵去西线之事,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在我看来,苏家在对安西的战争信心满满,在想着要独吞战功的情况下,是不怎么可能调我杜家之兵去西面的,即便是他包藏祸心真的调了,我们也可以将一支混杂材官的部队交给他们,而后让这支部队在西面对阵安西军时,在事不可为时投降罢了,战后再从安西手中赎回便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