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长安堂秘议(续二)

    窦隆小声,但很是语重心长的对自己的爱子窦光说道:“如果真能全部联合,包括我们关中军,你姐夫实际控制的北地军,还有那些大部分由桀骜不驯胡人组成的朔方军,这三股力量真能团结成为一股的话,那么自然是能对抗安西军的,但你觉得可能吗?”

“我们关中与你姐夫确实掌控的北地武人集团向来亲善,如果我们发出请求,他必定是来源,但北地军的数量只有不到七万,连整支朔州军总数的一半都没有,而且北地向来穷困,将士虽然刻苦悍勇,但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训练强度肯定是不如朔方军的,精锐程度自然也是不如朔方军的,如果他们来援能成为我们关中军的臂助,但不能成为决定性的力量,要想完全抵抗住安西军,必须得让朔方军也加入我们,但这无疑是难如登天的。”

“且不说,现在贪婪的朔方军,正瞄着突厥太鲁部所占据的漠南之地,一心想趁着突厥太鲁部在西面败与安西军之手,正虚弱时一鼓作气夺取,如撤去锁链的恶狼,根本就是想收也收不回来,即便是我们关中能诱以重利,将这头恶狼给引诱回来,这些朔方胡人也是很可能不会与安西为敌的,因为种种迹象已经表明安西和朔方之间肯定是已经达成联盟,否则不能解释为什么当初安西军能够从九原借道攻打突厥太鲁部的后勤重地受降城,而且呼延氏的军队还跟随,再者现在朔方军中近些时候,突然冒出大量精良的兵甲,这很有可能是安西资助的,而你姐夫也是来信说,朔方胡人这些天也是越来越跋扈了,完全无视你姐夫要切断他们贸易线的威胁,据你姐夫猜测,这些朔方胡人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找到新的投靠合作对象了,就是安西,也只有掌握西域商路的安西,才能给朔方胡人们一条新的贸易线路,让这些朔方胡人们这么干脆的与你姐夫决裂。”

“所以我们关中,你姐夫控制的北地,还有朔方这三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团结为一体的,挡住安西进攻的可能微乎其微,所以我才叫你立即组织族人财物撤离,让我们窦氏的军队不要被别人当枪使,让我窦氏在这场战争中少受一些损失。”

窦光只是天真,但并不傻,经过自己父亲这一番教育后,倒是什么都明白了,但很快他就又不解道:“既然父亲已经预料到此战凶险,获胜的机会渺茫,那为何不出言阻止,反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苏世叔鼓动大家与安西开战。”

听窦光有此问,原本因为自己儿子孺子可教,面色还算温和的窦隆,面色突然阴沉下来,不过这却不是再针对自己的儿子窦光了,窦隆眼神冷冷的看着在场中央,犹如一只猴子般上蹿下跳的撺掇关中世家们与安西开战的苏文定,冷笑道:“看一只狂吠的恶狗,一下被打断脊梁,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吗?”

窦光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后,似乎马上就有所感悟,用更小的声音向自己父亲问道:“真有必要如此吗?苏家虽然跋扈,但对我窦氏向来是恭敬的,它的存在不是正好帮我们遏制杜家这些与我窦家不对付的世家吗?”

窦隆又是换上一副教导儿子的口吻说道:“你真以为苏家就没有杜家那种取而代之之心,不想挤掉我窦家,成为关中第一世家,只不过是因为被世家们所厌恶外戚出生的苏家,崛起的时间太短,根基不牢靠,才不得不暂时投靠我们窦家,为我们窦家压制杜家的,实则内心肯定是包藏祸心的,养这种白眼狼不能养的太熟,要时不时敲打一番,既然苏文定现在自己站出来寻死,那我就成全他们吧!”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窦隆这番教子之言,听的窦光一愣一愣的,大感佩服之余,也是觉得这政治斗争太过无情,太过残酷了,原本就是纯好少年的窦光大感残忍无趣,心生远离之心,窦隆是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本性的,见窦光面露厌恶和意兴阑珊之色后,立即就是严厉而小声的斥责道:“你给我牢记这一点,这世上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将来为父百年之后,这窦家的家业都是要传给你的,到时你就是扶风窦家的家主,拿出应有的魄力和狠心去应对这些事,保全家族,光耀家族。”

窦光唯唯诺诺的应和着,但知子甚深的窦隆知道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自己的忠告,他知道还需要安排自己这位养尊处优,长于妇人之手,性格颇为懦弱的嫡长子多一些历练,所以对窦光说道:“这样吧,那些让家族撤退,还有叮嘱领兵族人之事你统统都不用管了,你去陪着你三叔去河西,去见见那位据说只比你十岁,却是已经创下如此丰功伟业的安西大都护吧!”

窦光听得大为骇然,说道:“父亲,你这是要里通外敌啊,这怎么可以,如果一旦行事不密,被关中世纪们发现,那么我们窦家几百年的声誉就毁于一旦了,到时会成为众矢之的。”

看着自己嫡长子这番优柔寡断的样子,窦隆极为恼火,说道:“窦家从来都没有什么声誉,我们窦氏能屹立不倒数百年的唯一奥秘只有一条,那就是永远跟着胜利者走。”

窦光更为不解,说道:“什么最后的胜利者。”

窦隆用锐利的目光扫视周围,见除了自己的族人和家臣在注视着他们父子外,其余的都在听着苏文定大放厥词,所以便放心的说道:“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现在玄黄教暴乱被平定已经快三十年了,大汉分裂也是要到尽头了,我们窦家自然是要提早下注的,我原本以为最后的胜者会是那雄霸中原的魏国,但自从听你三叔讲述他亲眼见到的张掖和之战后,我心中认定的将来能一扫六合,一统大汉天下的对象又是加上一个,那就是安西,所以你去提早和很可能是未来大汉霸主和掌权者的李铮接触一下,也是没有多少坏处的,反正你一直是在家深居简出的,而你三叔一直是主持家族生意,在外闯荡,少了你们两个,其它人是很难起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