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关中之战(二)

    虢县真正不好的是它的周围围着的都是一群与苏家并不亲善的势力,虢县北面的雍县是整个扶风郡的郡治,也是现在窦家的主邑,而东边的郿县,则是与窦家非常亲善,几乎就是唯窦家的命是从的丘家的主邑,西边的陈仓,南面连通蜀地的散关,还有斜谷水流域,都是属于窦家的,只有东北的岐山,岐阳这两城,才是属于苏家的附庸胡家的。

但胡家势力弱小,而且人心难测,如果将来苏家一旦与窦家有剧烈的冲突,那么胡家很可能就会做墙头草,将来出卖苏家,即便胡家够义气,绝不出卖苏家,誓要与苏家共存亡,但实力弱小的胡家也是挡不了窦家和其盟友的进攻,虢县对外部的唯一通道岐山岐阳两城,必定是会在开战的一开始就被攻陷,到时苏家就是只能坐守孤城了。

所以为了解决这一隐患,苏家在就有计划将自己的主邑移走,移到更为易守难攻之地,最后选中了位于扶风郡西部的汧源,这扶风郡西部,其实在大汉帝国曾经一度单独成郡,名为汧源郡,其治所就是汧源城,苏家的梦想就是将扶风郡西部,也就是原本的汧源郡掌握在自己手中,这汧源郡内南有渭水,北有汧源水,水利资源比较丰富,只不过就是大部分地方土质不佳,所以无法成为产粮大郡,但即便是不能成为王霸之地,成为一个家族的存续根本,还是绰绰有余的。

所以苏家对汧源城的投入非常之多,在用重金从原本的主人手中将汧源城买来后,虽然说是说将汧源城当成第二主邑,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国家的陪都,但完全是按照主邑去建造的,移大量的的农奴佃户来,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汧源城周围开垦荒地,修缮汧源城的城墙,可以说除了家族祠堂没有迁移过来,而且苏家的核心人物们还居住在虢县外,汧源城已经是苏家的主邑了。

其实先前苏家之所以那么卖力的鼓动开战,除了是因为报复他们深恨的中原世家,还有阻止安西这个新兴势力,进入关中,以免带来变局外,苏家也未曾是没有借着打败安西军的机会,在天水郡内阁割下一块土地,为自己家族的新主邑汧源城多增加一些缓冲的想法。

但苏家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是,他们完全就是没有想到的是,安西军发动的攻势是如此的迅速而猛烈,真的就是其疾如风,侵略如火,竟然不用两天时间就突破了扶风郡西北部那些崎岖的地形,到第四天时已经开始攻打他们的新主邑汧源城了。

这下苏家自然是心急如焚,在汧阳关中军的副帅苏文广,不停的催促主帅窦融尽起大军去援助汧源城,此时的汧源城中只有五千苏氏兵和两万临时被征召起来并不牢靠的材官防守,虽然汧源城被苏家当成第二主邑经营后,多加修葺,城墙的高度和坚固城度跟扶风郡中雍县和虢县这样的大邑,也是丝毫不逊色,但这一次汧源城所面对的敌人也同样是强大的,要是安西军继续拿出先前横扫扶风西北部的那种疯狂,那就是汧源城的城墙再高再坚固,也是抵挡不了多少时间的,所以得到自家兄长,也就是苏家家主苏文定心急如焚命令的苏文广,一直不停的催促的大军起行。

但有心要在这一场战争中坑苏家,让苏家损失惨重的窦家,又怎么可能同意这么快的就去支援汧源城,已经得到自己家主授意,要尽量拖时间的窦融,虽然是武将,但倒也是智计颇深,面对因为自己迟迟不发兵,已经无比愤怒,就要恨不得撕碎了他的苏文广,说出了一个让苏文广很难辩解的理由来搪塞。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苏副将,汧源城的安危是重要,但我手中这五万关中子弟的性命也是更为重要的,汧源城失去了,至多就是你苏家暂时损失一座城池,但如果这五万关中子弟全都丧失了,那么我们就再也没有抵抗之力了,到时我们关中世家该怎么样,难道要肉袒牵羊去向安西投降吗?我们关中世家都是传家几百年,为帝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在帝国内享有盛名,你不会真想让我们关中世家向一群从边远之地来的武夫投降吧,这会让我们关中世家成为整个大汉的笑柄的,所以苏副将一定要慎重,绝对要慎重。”

窦融这番话,引起许多军中其他关中世家子弟附和,他们中的许多当时在谈论是否要对安西开战时,都是穷凶极恶,极力赞成的,但现在一见识到安西军的真实实力后,都是心生悔意,现在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急功近利,喊打喊杀了,都变得保守起来。

这时的苏文广那里还不明白窦融是有心要坑他们苏家,但恼怒之余,苏文广却是悲哀的发现,它竟然是毫无办法,因为云集在汧阳的这五万关中军,其中两万是属于窦家的,还有一万多是属于与窦家亲善,或是窦家附庸家族的,也是只听命于窦家的命令,苏家真正能调动的不到六千,其余的一万四千余是属于其它家族的,这些家族原本是支持苏家的,但现在见到安西军的强大战斗力后都是退缩,现在苏家要求他们北上,这些家族也是不可能答应。

所以苏家最多就是只能带领六千属于本族的军队北上,即便是苏文广再胆大包天,再心急心忧汧源城的的局势,也是不敢就带六千军队北上,面对数万安西军的,因为那样的话,他的结局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全军覆没。

“那敢问主帅,什么时候才能率我关中子弟北上拒敌,而不是缩在汧源这座小城内当缩头乌龟。”

苏文广虽然是苏家家主的亲弟,但既然能被推出来,那就不是草包,还是有些城府和本事的,它在知道好商好量的让汧源城的五万大军北上救援这事事不可为下的情况下,立即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开始对窦融反讽,希望能激怒窦融,让它怒而兴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