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关中之战(三)

    但窦融既然能被老谋深算的窦隆任命为关中主力军的统帅,也可见此人并非是庸人,岂会被苏文广如此低端的激将法给激到,窦融完全就对苏文广称自己为缩头乌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道:“自然是要等到万事俱备的最佳时刻,起码是要等到我们北地的盟友赶到,再加上征召的材官部队都赶到后,我军才能北进。”

苏文广无比难看,说道:“那就是起码二十天,到那时即便我苏氏兵个个骁勇无比,那汧源城也是早就已经被攻克了,姓窦的你这是要真的见死不救了,大家快来看看,堂堂关中第一世家的窦家,开始不容人了,我苏家是他们迫害的第一个关中世家,但也不是最后一个,诸位要小心了。”

苏文广这番杀人诛心的挑拨离间之语一说出口,周围的那些世家子弟立即面色大变,纷纷用惊疑不定的眼神看着窦融,这下原本面色一直云淡风轻,带着如要看好戏戏谑之色的窦融,终于是面色大变,面上怒意满满,张口就是对苏文广破口大骂道:“苏文广,别在这里挑拨离间了,我窦家什么时候迫害同盟了,是你苏家倒霉,城池偏偏被安西所攻,又不是我窦家主张要与安西开战的,也不是我窦家将安西军引进来攻打你们城池的,而你却是蛮不讲理,偏偏要我带领五万关中主力军北上去冒很可能会全军覆没的凶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冷静的审时度势不对,是我窦家排除异己,而一定要让全军为你们苏家陪葬,才能证明我窦家的清白,没有存心想着要排除异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窦融这番辩解之语,说得掷地有声,而且很是有道理,原本被苏文广带偏的其它关中子弟,突然就是醒悟过来,发觉窦融说得更有道理,窦融也并非是真的就是见死不救,而是真的为全军的安危着想,总不能为了救苏家的城池,就让全军都陷入覆灭之危中,换句话说,窦家是否真得有排除异己,独霸关中之事另说,但苏文广一直要求尽起大军去北上汧源城,那就真的是置大伙的生死于不顾了,所以那些军中的其它关中世家的子弟,便再一次发挥墙头草的风格,开始眼神不善的盯着苏文广。

苏文广没有窦融那样处事不惊的性格,被那么多不善的眼神盯着,立即就是有口难辩了,只能是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里有那么容易被灭,你以为我五万关中子弟是泥捏的吗?能够轻易被一击而溃,安西军也不过十万人,而攻打汧源城的不过五万人。”

但苏文广的话刚刚说完,帐外就是来报,一支两三万的安西军的部队已经攻克安夷关,这个消息,让军帐内的众关中将军皆是一惊,随之许多定力不好的,面色瞬间煞白,满面惊恐和庆幸,这安夷关,是位于扶风西南,原本防御羌氐这些蛮夷而设立的,但随着大汉国土外扩,将原本羌氐蛮夷所居的领地化为本方领土后,这座安夷关的作用大为降低,已经荒废许久,根本算不得什么兵家必争之地。

但这安夷关的位置却是对现在云集在汧阳城的关中主力军非常的敏感,因为这安夷关就位于汧阳城的西面,路程不到一百五十里,骑兵的话,不过两日便是能赶到,如果是轻装简行,那么只需一日就能够抵达,所以实际上在汧阳的五万军队,已经要两面对敌了,如果他们一旦是听从苏文广的话,举军北上的话,那么很可能汧源城就会被攻打,五万关中军的后路就会被截断,到时就真的是如窦融所说的那样,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我们还是待在汧阳城中,等着盟友发兵吧!”

立即就是有胆小者建议,马上就是获得许多人的赞同。

“竖子不足与谋。”

苏文广见众人风向转变,连原本是的自己家族狗腿子胡家,都是偏向窦融那不出兵的建议后,立即气恼无比,学着古之枭雄说了一句很是慷慨凛然,但实则则是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话,而且这句话明显是骂了在场所有不同意出兵的所有人,一下子就将所有人都是得罪了。

苏文广那句话一说出口,他就是知道自己是错了,要大大的得罪人,但极为狂傲,极为重面子的他,又怎么可能当场就是认错,所以只能是重哼一声,挥一挥衣袖,也不看帐中诸将越发黑的脸,高扬着头,极为高傲的走出了军帐,这出兵之事也是只能作罢。

关中军这面的军议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而他们的对手安西这面却是刚刚开始,在汧源城下,这一次讨伐关中的安西军总统帅李赛汇集众将,但其实李赛汇集的并不是整支讨伐军的所有将领,因为十万安西讨伐军中,还有两支偏师,一支就是王孝杰率领的绕道攻克了安夷关,威胁汧阳城关中军侧翼,让关中军主力不敢轻易北上的。

而另一支有三万人,则是在扶风郡西北与北地军控制的安定郡和平凉郡交界的华亭城到良原城一线布置,安西在征伐关中前就已经是做好足够的准备,早就预想到与关中军有亲的皇甫思平,是一定会率军来援的,所以便在华亭到良原一线留有一支大军,由安西军中新近崛起的大将,善守的米信统领。

虽然一半军队没有到,但就是凭借手头仅有的兵力,李赛都是自信能够不用两个时辰,就能攻下号称是扶风郡西北部最为坚固的城市的,之所以拖延到现在不攻,一是因为打造攻城器械需要时间,二是李赛的心很大,存着围点打援,将汧阳城的五万关中主力引出歼灭的想法,但现在见自己要钓的鱼迟迟不上钩后,李赛也是不想再这么耗下去了,开始决定要攻克这汧源城了。

“诸位,这苏家是当初关中世家中对我安西最不友善者,也是鼓动安西开战的最积极者,大都护在派我领军前,就是跟我说过要严惩首恶,所以这是苏家所谓第二主邑的汧源城是一定要攻下的,而且我们也是有实力能在极短时间内攻下此城,但诸位汧源城攻下后我们该怎么做?”

李赛在主帅军帐中召集数十为将校,对着一张绘制的极为精细的地图问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