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关中之战(五)

    有军官建议道:“不如拿那汧源城做诱饵吧,我们正好还未发起攻击,据说这是扶风郡西部最大的城池,如果拿下他,那么我们安西军不仅可以获得一个稳定的基地,而且还能缴获大量粮草,用于长期作战,如果我是敌军统帅,是一定不会让汧源城被攻取的。”

原本是外交使者,但这时已经临时客串起军师的李智甫立即就是反对:“这汧源城重要是重要,但此城并非是属于全部关中军阀的,而只是属于苏家的,苏家在关中世家中素来张狂,与大部分关中世家都有间隙,现在在汧阳五万关中军的统帅窦融,出生关中第一世家窦家,表面看起来窦家无论实力还是名望,都在关中世家属于第一,但这几年苏家因为在外面那些外戚支持的原因,发展的很快,有追上窦家的势头,这些关中世家虽然表面上说是同气连枝,但其实暗地里最是互相忌惮,常常互相使绊子,如果窦家看到有如此一大好机会,可以将苏家辛苦建设的第二主邑汧源城给毁于一旦,窦家的窦融能不给我们这个机会吗?能率兵来援吗?更何况现在王孝杰将军就领兵在安夷关虎视眈眈着,那窦融更是不可能冒着全军覆没的风险来了。”

李赛点头,认同李智甫所做出的假设,而后说道:“那么就只有一样作为饵了,那就是我们自己。”

李智甫也是聪明人,一下就想到李赛要作何打算,说道:“李将军是想等北地军来袭时,我们佯装撤退,给敌军一个我们正在腹背受敌的假象,到时龟缩在汧阳的敌军很可能是会北上的,我们就能聚歼关中军的主力,只要这主力一灭,那么我们就能奔袭虢县,将小觑我安西,与我安西做对的苏氏,吃一个大亏,彻底的一蹶不振。”

李赛补充道:“但要做到我军岌岌可危,随时要覆灭的架势,也是不易啊,就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让米信放弃华亭城,那是我们真正的后方,让敌军切断我们的后勤补给,做出真正被围困的样子,才能将汧阳城中的关中军主力给勾引出来。”

有安西将校担心道:“华亭是我们与天水郡运输通道的最重要一个节点,如果此城被占,那么我们的后勤运输线就会真正的被截断,虽然在汧源会缴获大量的粮草补充,但我安西所要用到的弓弩特质箭矢,还有其它兵甲可是无法通过缴获获得的,如果华亭城被占的时间太长,长时间后勤运输线被截断,我军长时间获得不了兵甲的话,那么战力是会下降许多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李赛说道:“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也不是大问题,我们可以开辟从天水过大震关的运输线,虽然那地带几乎全部是崇山峻岭,但距离我们安西设立在天水郡的后勤基地陇城的直线距离是最短的,不用像陇城到华亭城的道路那样,要绕一大段路,当然这陇城到大震关的这段山路也是不好走的,但我们不用运输大量粮食,只运输部分兵甲箭矢的情况下,这条道路足以维持了。”

李赛计议已定后,立即就是给在后方守卫华亭城到良原一线的米信下令,让他在北地军来攻时,合适的时候放弃华亭城,同时他也是给已经攻占安夷关的王孝杰下令,让它立即撤退回缩会汧源城,只在大震关留几千兵丁镇守,让在汧阳的关中军主力侧翼无比安全,敢于北上。

李赛在这一番布置的三天后,原本在朔方跟在朔方军后方,准备阻扰朔方军与南安羌部战争的北地军,终于是赶到扶风郡内,如李赛所预料的那般,北地军从其它道路进入扶风参战,而是直接从平凉郡南下,攻打安西后勤运输线上的重镇华亭城。

虽然安西军高层已经做了要诱敌深入,要弃华亭城的决议,但为了不让敌军起疑,还是在华亭留下驻守部队,准备死命抵挡北地军一阵,而后才做出不敌后撤的举动,驻守华亭的安西军,因为不要吓退北地军,所以并没有动用非常厉害的弩具,还有倾倒金汁等阴险卑鄙的守城措施也是没有怎么用,但安西守城部队还是给予北地军巨大的杀伤,最后在看到北地军已经死伤七千余,让北地军见识到华亭城的坚韧,而且安西军坚守华亭城的决心后,华亭城的守军们开始放水,开始做出兵力损失过大,逐步放松防御,最后完全放开防御的样子,最终装作不敌,完全撤出抛弃了华亭城。

为了逼真,守城的安西军也是残忍的杀害了紧急从后方运输来的四千名羌族俘虏,而后为这些与安西混血儿们有七八分相像的羌族人,换上安西的兵甲,伪装成安西在此次守城战中阵亡的将士,同时华亭城中两万关中军的俘虏,安西也是一个没有带走,这些俘虏被关中一处,无法随意走动,所以他们看到的只是安西军愿意给他们看到的景象,安西让他们看到的就安西自己所导演的急急如丧家之犬的撤退戏码,等这下俘虏被进城的北地军救了后,向北地军诉说自己所看到的安西军撤退是如何丢盔弃甲后,再加上北地军发现城内许多脑袋和躯干中了北地军的箭矢而死亡的安西军士兵后,于是便确信安西军确实是被自己所击败了,自己真的是打败了安西军夺取了华亭城,切断了安西军的后勤补给。

于是在华亭城被占后,北地军的统帅皇甫思平立即就是派遣信使绕路去给在汧阳的窦融送信,约他率军南北对进,将云集在华亭到汧阳之间的十万安西军一举包围。

在北地军攻克华亭城的同时,安西军也是早就已经发动对汧源城的进攻,拥有绝对优势的安西军,攻克汧源城自然是不会像北地军那样磕磕绊绊,死伤惨重,而几乎就是一举攻克,而为了彻底激怒苏家或是杀鸡儆猴,安西军还将汧源城守军的主将苏文长的脑袋给割下来,派遣降兵送到汧阳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