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关中之战(六)

    苏文长的脑袋,还有皇甫思平要求窦融出兵的信,几乎是同时送到汧阳城,呈上窦融的案头,苏文广一见族弟死不瞑目的脑袋,立即暴怒疯狂起来,手按剑柄强要求窦融出兵,这一次因为知道皇甫思平所带的援军已到,已经攻破华亭城,截断安西军后路的原因,所以其它关中世家在军中的代表,又是一次态度转变,认为安西军已经被合围,有机可乘,所以有许多却又是站到苏文广一边,同意出兵。

此时在汧阳城,经过这几天的等待,已经聚集起超过十五万大军,当然其中十万都是临时征募的材官部队,没有多少战斗力的,真正拥有能与安西军对阵实力的只有那先到的五万关中军,但十五万人聚集在一起,那无边无际的感觉和排山倒海的声势,还是让在汧阳城的大部分关中将领,都是信心满满,均是心中想着,自己手握如此庞大的大军,即便是不能力敌侵略如火的安西军,但必定是能自保的,所以纷纷都是将先前对安西军的恐惧和小心谨慎的想法抛之脑后,极力主战。

关中军的最高统领窦融,虽然心中仍然疑虑重重,极为怀疑眼前这极为有利的情势,是安西军故意的,是一个请君入瓮的计策,但窦融这一次明白在群情激奋下,他也无力阻止,而且窦融在临行前,其家主窦隆曾经嘱咐过他,能抵挡安西军便抵挡,为窦家获取威望,如果不能抵挡,就不要抵挡,尽量保证窦家的私兵,让其它关中家族去冲锋陷阵,同样也是为窦家争取力量。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窦融几乎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出兵之举,暗地里窦融给窦家私兵的领军将领下令,在事不可为下,一定不得死命抵抗,可以投降,不止是窦融有这个觉悟,其余几个关中世家中有人精,虽然没有窦家那样得到太多信息,但同样有这清醒认识的,暗中也是下令手下不必拼生博死。

就这样在各怀鬼胎,不齐心更不协力下,云集在汧阳城的十五万关中军中的十二万,在窦融的率领下,向北方的汧源城开拔,起先虽然军中的关中世家子弟们群情激奋,信心满满,而包括窦融等明智之人,也拥有兵败的觉悟,但因为对安西就的顾忌,行军的速度并不快,展现出来的威势也是并不足。

直到大军行至半路,听到皇甫思平派人来报,听到良原城也是已经被北地军所攻破,十万安西军彻底被截断后路后,北上的关中军才彻底放开胆子,加速行军,雄赳赳气昂昂的向汧源城压去。

汧阳城到汧源城的距离不过百里,虽然因为关中军一直作为守境安民的部队,外出作战的机会极少,缺乏长途行军的历练,所以行军速度比安西军差了一大截,但不过两天时间,就来到位于汧阳城与汧源城的中间小邑潘石,这小城与南北的汧源和汧阳这两座大城不同,它位于汧水的右岸,而汧源和汧阳都是位于汧水的左岸,有一条大官道连接。

虽然这潘石算不上是地理要冲,它的存在并不阻碍关中军攻打汧源城,而且因为有汧水的阻隔,潘石城中的安西军,也是很难出城到左岸来袭扰或是截断关中军后路的,对于关中军来说这座潘石小城并非首要也并非必要攻克的对象。

但在关中大军在左岸停驻时,关中将领们却是观察到不时有驮着大批货物的马队从潘石城的西面而来,路经潘石城后,向北而去,关中将领们,虽然都是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大多才智平庸,但作为土生土长的关中人,他们对于自己家乡关中很是熟悉,一看到这一幕,那里还不明白安西军是在干什么,安西开辟了新的后勤道路,那些驮马上的物资是从天水郡越过陇山运输而来的。

熟悉关中地理的关中将领,知道陇山虽然绵长,但并不高耸,有许多山道连接关中和陇西的天水金城等郡,要不然当初关中也不会在西面设立了安戎,大震和安夷等大大小小十几个关城了,作用就是封堵这些可容大规模军队通过的山口,现在这下关卡中的许多都是被安西军攻下,那些连通天水和关中的山口通道,也自然是为安西军所用了。

“无妨的,这些安西贼们,虽然能通过陇山山道运输物资,但那必定是山道,崎岖坎坷,高低起伏,不能运输多少物资的,不可能提供得了十万大军的消耗。”

看到周边关中将领,都是被安西军突然使出的这一手给震住后,攻打安西的积极份子苏文广立即站出来说道,极力的想增强军心,认定安西军已经被截断后勤通道,已经是被合围了。

但窦融却是立即出言打破了苏文广的乐观:“不,安西军既然攻下了汧源城,那么他们就已经是缴获到了汧源中的储粮,他们后勤运输压力大减,不必运输粮食,只是运输箭矢甲胄刀剑等军事物资的情况下,那陇山的后勤运输线,是完全支撑得住的。”

苏文广极为不甘心,反驳道:“窦融你怎么这么肯定汧源城的粮草被安西缴获了,也许早就在破城之前被城内守军给焚毁了,难道你认为我苏氏之兵将,会愚蠢到在城破之际,不懂烧粮,以免资敌的道理。”

窦融摇头,说道:“汧源城的粮草是一定被安西缴获到了,也许可能没有缴获到全部,但大部分肯定是被安西军给夺占了,但这肯定不怪你们,因为安西军军力太强,一下就攻破了汧源城,守军根本就无法在城破之际就做出烧粮之举。”

关中众将听了窦融的分析后,都均是点头,俱是明白窦融说的是什么意思,守城之时,只有到了万不得已,城破在即之时,守军才会去施行烧粮毁物等事,而当初汧源城作为苏家的第二主邑,那么的坚固,守军也是足够,一般情况下,根本就是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被如此轻易的攻破,所以城内的守军必定没有提前在各储存粮草之处放上引火之物,根本是来不及烧毁的,所以对于窦融对安西军已经缴获足够粮食的论调很是认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