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意外之喜(哥哥们,给点推荐和收藏吧!)

    李铮立即从主位上起身,下去扶起李长辕,轻扶着其臂膀,和声说道:“幸苦了,我知碎叶汉民被欺压得甚苦,但诸位同胞虽然被奴役欺侮,但却不堕志气,人人卧薪尝胆坚韧不拔,手无寸铁也心存反抗之心,关键时刻哪怕是赤手空拳,也敢起义反抗卡尔鲁克人,就比如这一次一样,要不是李将军率领我碎叶的汉家男儿起义,打开城门,我军攻占顿多城,必定是还要多费一番功夫,多损失一些同袍的,在此,李铮多谢李将军和碎叶汉民的隐忍和委曲求全了。”

听了李铮安慰之语,李长辕更是泪如雨下,就如一个久离爹娘的孩童,终于找到亲人了一般,嚎啕大哭,想把所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但李长辕毕竟是堂堂七尺男儿,而且他还有至关重要的大事要向李铮禀告,所以很快他就止住了自己的哭声,用如海一样碧蓝的双目,看着李铮无比郑重的说道:“我有一个异常紧要的情报要,请主帅务必屏退其余人。”

“你们两个先行下去吧!”李铮没有任何犹豫就对司行方和杨阿察两人下令,要他们离开,但对李长辕还有疑虑和偏见,怕李长辕存有坏心思要对李铮图谋不轨的司行方和杨阿察两人,却是迟迟不动,李铮见此异常恼火的大喝:“你们是要忤逆我吗?想要吃军棍还是枭首示众。”

刚刚带兵打赢两场胜战,以微小损失取得胜利的李铮,现在正是在军中威望最高的时候,司行方和杨阿察根本不敢忤逆李铮的命令,在李铮生气后,只能是缓缓退出房间,不过他们并未走远,就在门口站着,以防万一。

对于司行方和杨阿察的忠心耿耿,心忧自己安危之举,李铮也是无法苛责太多,只能是任他们在门口站岗,不过为防止李长辕意识到自己遭到不信任和区别对待,李铮立即很是抱歉的对李长辕说道:“他们两人都是粗鲁之人,容易被一叶障目,将军不用与他们一般见识,我是知将军之心的,日久见人心,他们以后与将军相处多了,也是会知将军对大汉忠义的。”

从小因为自己的这幅样貌而被许多汉人质疑和不信任过的李长辕,对司行方和杨阿察对自己的不信任和防备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过他很是感激李铮的安慰和维护的,知道李铮是心地宽仁之人,再加上他刚刚得知李铮亲自率军是如何以弱势兵力,歼灭九千敌人,其中还包括波耶骑兵和瓦良格武士等精锐部队,李长辕立时认定李铮是汉家大英雄,是失陷碎叶汉民千呼万唤的救世主,于是对李铮再无保留。

“统帅不必责骂司将军和杨将军,我这副夷狄模样,也怪不得他们会不信任,但统帅想不想知道,以我这副样貌,是怎样取信那些汉人奴隶,让他们跟从我起义,打开城门迎接统帅大军的吗?”李长辕虽然眼中还有感伤,但很快就转移话题,微笑着向已经在他心中认定是主公的李铮问道。

“当然是想的。”

这也是李铮奇怪的地方,看到李长辕的样貌后,李铮一直想着那些汉军奴隶为什么就敢于舍出性命跟随,难道就不怕这是卡尔鲁克人故意布设的一个圈套,毕竟李长辕的样貌实在不像汉人,应当不可能如此轻易取得汉人奴隶信任才对,而且哪怕就是汉人样貌的人鼓动,汉人奴隶们也应该会三思再三,怎么会如此听话,说起义就起义。。

李长辕没有故意卖关子,而是直接拿出一块黑色铁牌向李铮展示,继续含笑向李铮说道:“因为我有这枚令牌,我是碎叶光复会的成员。”

“碎叶光复会?”李铮看着那块正面印刻着碎叶最富盛名之地图斯湖形状图案的黑色令牌,皱眉喃喃自语一声,而后向李长辕问道:“是你们碎叶汉人新近成立的组织吗?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听说过。”

李长辕收起令牌,而后笑容收敛,很是严肃的对李铮说道:“并非是新近成立的,这碎叶光复会第一次成立的时候,是在五百多年前,当时大汉帝国因为要应对本土北方做大的鲜卑人,而不得不抽调精锐的安西军回帝国本土,致使碎叶空虚,被当时极盛的萨珊帝国攻破,遗留在碎叶之地的汉民,不甘一直为奴,便成立了第一届的碎叶光复会,暗中密谋起义或是收集情报,为后来汉军收复碎叶立下过大功劳,而后的五百年间,碎叶又被罗马帝国、萨珊帝国、突厥人还有十字军攻陷,每一次失陷碎叶光复会就成立,每一次碎叶被收复光复会也便解散,断断续续已经成立解散七八次了,虽然因为做事隐秘,所以名声并没有在中亚和大汉帝国内部广泛传播,但在碎叶汉民心中我们光复会还是很有威望的。”

“而这一次占据碎叶的是野蛮并且对汉人有刻苦仇恨的卡尔鲁克人,比起以前占领碎叶的那几个大帝国大势力对汉人的管制更为严酷的,所以我们碎叶汉遗民们,一直没有机会重新组建光复会,直到二十多年前才由原本的射声校尉之后黄贲将军,抓住卡尔鲁克对汉人压迫稍松的机会重组,但卡尔鲁克人对汉人的防备压制还是很多,不仅不允许汉人练武,而且还严禁汉人拥有铁器,逼得碎叶汉民只能以石片为菜刀,陶器为炊具,所以我们不能单凭自己之力打败卡尔鲁克人,恢复大汉碎叶,只能是想法寻求外援,可是原先的剩余的大汉安西三镇,疏勒只顾自保,龟兹不思进取,而焉耆又离得太远有心无力,我们原以为此生以无望逃脱卡尔鲁克人的奴役,但没想到骁骑都尉你却是率领勃达关汉军横空出世了。”

“其实,早在一年前你战胜谋剌都兰后,我们碎叶光复会便是已经注意到了你,这一次谋剌斯兰率领大军南下冲勃达关而去,黄贲会主便特地派我前来,就是想让我暗中给统帅传递消息,帮助统帅抵御对抗敌人,但没有想到,统帅竟然是大汉的在世霍骠骑,竟然如此迅速轻易的就将整整九千谋剌斯兰军给歼灭了。我碎叶光复会虽然无法在这里的战事上给予统帅太多帮助,但统帅征伐大湖区,那么我们碎叶光复会一定是会能帮上大忙的,因为整个碎叶七成的汉人都生活在图斯湖周围,并且都对奴役他们的卡尔鲁克人刻骨仇恨。”

李铮听后大喜过望,他立即对李长辕说道:“我也正想突袭大湖区,来一次敲山震虎,帮正在被敌人重兵围困的疏勒一把。”

李长辕面容更为肃然,略微沉吟了一下,而后沉声向李铮问道:“不知统帅的军队,是否有攻克坚城的能力?如果有,请统帅务必要想办法攻克冻城。”

“为何要攻克冻城?它可是图斯湖沿岸的大城池,虽然不是一座重要军镇,但据我所知守备还是很完善的,即便现在卡尔鲁克精锐全部云集疏勒,其腹心之地留守兵力不足,但冻城城墙高耸,收藏器械完备,恐怕也不是凭我区区几千之兵可以硬夺下来的,你不会无的放矢的,告诉我为什么要去攻克冻城?”李铮不解问道。

“因为兵甲,因为一批大汉兵甲,现在就存在冻城的武库内,里面有一千两百把大黄具弩,还有九百副锻铔大铠,一千五百杆马槊,两千四百多柄精钢斩马剑,另外蹶张弩和玄铁甲也各有两三千。”

李长辕说出的理由,让李铮异常的震惊,他忍不住浑身哆嗦,强压心中的心潮澎湃,很是焦急的出言问道:“怎么可能?怎么会?大黄具弩、锻铔大铠、马槊和斩马剑可都是我大汉独有的兵甲,不要说是野蛮落后的卡尔鲁克人,就是科技同样昌明的东罗马和波斯,也是很难复制出这些大汉顶尖兵甲的,卡尔鲁克人怎么可能拥有。”

李长辕深吸一口气后,缓缓说道:“因为这些兵甲本来的就是大汉的,主公应当知道当初的大汉河中军吧!一百五年前,我大汉为夺占富饶的河中地区,专门组建过远征部队,其中包括期门郎等禁卫部队,还有先登死士等边军精锐,等这支远征军彻底占领从大盐池(咸海)东岸到恒罗斯的全部河中地区后,这支总数达到二十多万的远征军,也就被改编为河中军,守卫着新占的河中地区,但没过多久,帝国本土的那群贱民就开始暴动,而在漠北重新恢复元气的突厥汗国又是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南侵,所以兵力不足的朝廷便选择放弃新得的河中地区,将河中军调回帝国本土平乱驱胡,河中军撤退的时候,因为军情紧急,所以都轻装疾行,将所有的甲胄兵器留在了碎叶,因为他们可以回到帝国本土后装备新的。”

“而至于留下的兵甲,除了一部分装备了没有被抽调的安西汉军外,其余所有都被涂油抹腊后藏了起来,藏在图斯湖周围那些天然洞窟中,这些洞窟内常年结冰,温度极低,所以非常干燥,也不会滋生蛇虫鼠蚁,是绝佳藏匿兵甲之地,而去图斯湖沿岸的洞窟极多,或明或暗有几万个,就是敌人知道我们将兵甲藏匿在其中某个洞窟中,也是很难搜寻得到的。”

李长辕说着说着,突然面上就出现愤怒之色,提高音量继续说道:“藏匿河中军军械的洞窟位置是绝密,只有当时的主持碎叶军政的几位高级官员将领才知道,他们起誓在汉军没有打回碎叶前,都严密的封锁消息,这些官员将领死后,便把藏兵甲洞窟的地点传给自己的子嗣,要他们的子嗣将这情报当作家族最重要的秘密,世代相传世代保密,但前些日子,其中一人的后代却是因为忍受不了贫苦,贪念荣华,便向卡尔鲁克人说出了他们家族世代保守的那个秘密,卡尔鲁克人找到了藏匿兵甲的洞窟后,将那群兵甲全部取出,本来我们光复会是不知道此事的,但卡尔鲁克人太懒也太大意了,竟然为图方便,就就近强征了数百汉人为他们搬运物资,虽然过后对那数百汉人杀人灭口,但还是有机灵的俩人逃走,向我们报信,现在这批兵甲就在冻城内。”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李铮听了李长辕极为详细的述说后,心头一片火热,对那批兵甲势在必得,恨不得立即就率军赶往冻城,将那批兵甲给夺过来,因为那批兵甲,如果让李铮用功勋点在骑砍系统内兑换的话,那么他这一次歼灭谋剌斯兰大军所得到的所有功勋点,全部用掉都不够,这如何不让李铮对那批兵甲馋涎欲滴,恨不能立时占为己有。

但李铮虽然心头火热,有些利令智昏,但还未丧失冷静和思考能力,他向李长辕问出一个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既然卡尔鲁克人已经得到那批兵甲,那为什么他们不自己装备,没有在这一次侵略疏勒中使用,而是暴遣天物的将那批兵甲放在冻城中,而不是他们的首府碎叶城,这很是不合理啊!”

李长辕立即说道:“关于这一点,黄会主也曾考虑过,据他猜测卡尔鲁克人之所以得到那批兵甲后,不立即装备自己军队,是因为那批兵甲是略有破损的,虽然那批兵甲是被保存在不易让物品腐烂朽坏的的冰窟中,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便是甲胄的甲片不腐朽,但穿甲的绳子肯定是朽坏了不少的,大黄具弩和蹶张弩的弩身弩臂可能没有朽坏,但弩弦肯定已经松弛不能用了,这些藏在洞窟中那么多年的兵甲,是需要时间维修的,再加上这批兵甲都是汉军兵甲,与原本学习基督军队和突厥人的卡尔鲁克军队的战术并不匹配,卡尔鲁克人熟悉使用这批汉军装备也是需要时间的,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达到的,所以他们才会将这批兵甲保存在冻城中,冻城虽然比不上碎叶城高大坚固,但却是处于碎叶的最腹心区域,是卡尔鲁克人最放心放宝之地。”

李铮接受了李长辕的解释,冷笑道:“可惜,卡尔鲁克人怎么也不会料到,我会攻入碎叶境内,覆灭他们的军队,现在冻城已经不是安全之地,他就在我的兵锋之下,我决定了,我要攻打冻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