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借刀杀人

    在李铮下定决心攻打冻城,夺取那批汉军兵甲的当晚,李铮就召集军中主将商议,起先诸将中的大部分都不赞同李铮攻打冻城的计划,但等他们得知冻城内存有一批,有大黄具弩和锻铔大铠等最顶级汉军兵甲后,个个都是如打了鸡血一般,恨不能立即带领军队杀到冻城去,最后唯有善于未雨绸缪的司马姜恪还有向来沉着的步槊兵统领牛文忠还有疑虑。

姜恪和牛文忠对出兵大湖区倒是没有多少意见,两人担心的还是攻打敌人城池会拖延日久,会给敌人援军赶到围堵己方军队的机会,如果李铮只是像先前想的那样,在大湖区抢掠几个城镇,制造大举入侵的声势,迫使在围攻疏勒的卡尔鲁克军队主力回援的话,姜恪和牛文忠两人肯定举双手同意这个无任何危险计划的。

坚信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李铮,不能打击手下向他提出不同意见的积极性,所以他既然召集众将商讨了,就不能再行专横的一意孤行,否则以后就没有人劝谏他了,他必须尊重姜恪和牛文忠,最后在李铮向两人保证最多在冻城下拖延七日,并且自己有法探查到敌人援军所来方向,时间和兵力概况后,姜恪和牛文忠终于是同意了攻占冻城的计划。

李铮说服姜恪和牛文忠的两个理由中,第一点在七日内攻破冻城取得兵甲,李铮是没有任何把握的,但第二点能够侦探到敌人援兵的来源方向时间和兵力构成情况,李铮倒是没有大诳语,因为连续歼灭敌军的他,威望已经突破两千大关,骑砍系统又向他新解锁几个功能,其中就有一个培养和制造间谍的功能。

李铮用骑砍系统弄出来的间谍,比他军队训练挑选出来的斥候侦骑更强更神通广大,这间谍就像是DOTA或是LOL游戏中的眼,而且还是走了腿能移动的眼位,只要敌军一经过这间谍的视野区,那么他们就像被剥光了一样让李铮一览无余,军队的人数还是兵种组成概况,李铮都能了如指掌,而且这些系统弄出来的间谍,还不用像普通斥候侦骑那样侦探发现敌人后,立即就要回来向李铮禀告,因为视野共享的原因,所以在这些间谍一发现敌人的时候,也就相当于远隔几百几十里外的李铮亲眼所见了。

骑砍系统的间谍要弄出了,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接招收李铮军队中已经有些间谍潜质的斥候或是侦骑,训练他们或是直接消耗功勋点提升,这种方式消耗的功勋点比较少,但这种间谍有自己思想和自主思想,可能叛变投敌。

第二种是直接让系统制作出一个在这个世界原本不存在的傀儡人物,直接受李铮的操控,这种间谍因为是制作出了的,所以可以让制作者李铮捏脸,变成这个世界上任何族裔任何国家的人,因此这种制作出来的间谍很是轻易的就能混入敌人内部,能够取得更有价值的情报,而且不用担心会叛变,因为他们没有思想和自主意识,他们的毁灭和生存都只存在于李铮的一念之间,但这种间谍制作出来所需消耗功勋却是海量的。

两种方式各有优劣,所以李铮都采用了,既挑选军中优秀斥候训练出了八名有思想和自主意识的人类间谍,还有八名没有任何思想和自主意识的傀儡间谍,这十六名间谍一被训练和制造出来后,就消耗了李铮接近三十万功勋点,而后为了能够更好的探查敌人,李铮又是耗费百万功勋点,将这八名间谍统统提升到五级,这样这八名间谍就都获得了十里范围的侦探能力,而且与李铮视野共享的距离也将超过五百里。

这样的话,李铮将这十六名间谍安排在疏勒和碎叶的交界地带后,并且让这些间谍不停游走巡逻后,是一定能发现敌人援军动向的,而且即便李铮在那时远在几百里外的大湖区,通过与这些间谍的视野共享,李铮也是能第一时间知道敌人的情况,做出部署应对。

虽然弄出这十六名间谍,几乎是耗费了李铮一半的功勋点,李铮心痛之余,倒是无任何后悔之意,因为有这些间谍监视疏勒和碎叶的边境后,李铮就再无后顾之忧,可以全心全力的攻略冻城。

李铮将十六名间谍秘密派出的一天后,对部队紧急重新编组完成的他,便率领由三百骠骑、两百弩骑、两百丹阳兵、七百步跋子、两千步槊兵、一千弓弩手组成的四千多大军向图斯湖南岸的冻城挺进,这些士兵全员骑马,并且还带着一千多匹驮载粮食补给的战马。

李铮所率领的汉军全部都骑上战马后,急速行军下只用四天就抵达大湖区,但敌人的传播讯息速度是比兵贵神速的他还快,卡尔鲁克人的叶护谋剌坚卢,虽然让谋剌斯兰领导了牵制龟兹之军,但他内心深处是极为不信任自己这位做事轻挑鲁莽小儿子的,所以在谋剌斯兰领军南下进驻顿多城的同时,谋剌坚卢就派出强悍精骑远远跟随监察。

李铮在一天一夜间就击溃谋剌斯兰所领的九千军队,自然是被这些密探所看见,这些密探震惊之余,立即就是分作两路,分别向远在疏勒领军作战的谋剌坚卢通报了谋剌斯兰全军覆灭的消息,也向留守碎叶的卡尔鲁克部玉伽(相当于汉军中的参军或是司马一职,是突厥军队中智囊团的头领,在卡尔鲁克部中,这个职位就相当于丞相),深受谋剌坚卢信任的波斯人库思老通报了。

就在李铮抵达大湖区,驻马图斯湖当天,谋剌坚卢也已经收到他的密探跑死三匹马,十万火急送来的情报,初次听到这个情报时,谋剌坚卢是坚决不相信的,直说这是天方夜谭,他预料到谋剌斯兰会败,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谋剌斯兰会是全军覆没的惨败。

但在听了自己派出的密探详细述说了谋剌斯兰的兵败过程后,谋剌坚卢破口大骂自己小儿子谋剌斯兰愚蠢之余,也是无比震惊感叹李铮的奸诈和用兵如神,将先前即便打败了他寄予厚望儿子谋剌都兰,但仍然在他心中无足轻重的李铮,当成了平等和值得重视的对手。

谋剌坚卢立即就是派人将自己器重的谋士杜机给召了过来,虽然这杜机先前辅佐谋剌都兰进攻勃达关时,献出的那条从小道绕袭勃达关后路的计策失败了,并且导致谋剌都兰的大败,但杜机的地位却是没有在谋剌坚卢心中下降多少,这位睿智开明,不像其它狭隘的卡尔鲁克人,愿意提拔其它族裔有才能之士的叶护,依然是很信任杜机的。

杜机一看那谋剌斯兰全军覆灭的情报后,内心中的震撼,比先前的谋剌坚卢只多不少,因为他是一名汉人,虽然他为家仇投靠了夷狄,他杜家已经叛离大汉近百年,但骨子里杜机和他的家族成员们,依然认为自己是汉人,只是为了报家仇才投靠蛮夷的,杜家人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是伍子胥,以前的杜机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卖国求荣之举,但现在看到这份汉军大胜的战报后,杜机的原本坚定的心却是动摇了,他愧疚了,恐惧了,也有点后悔了。

见杜机一直不说话,须发皆白,看起来很是衰老的谋剌坚卢深深皱起眉头,重重咳嗽一声后说道:“杜先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是立即派出援兵,还是按兵不动,任由那李铮占据顿多城。”

心里矛盾复杂的杜机,原本根本没有心思再出谋献策坑害自己的同族,但一看到日渐衰老的谋剌坚卢,一想到谋剌坚卢的知遇之恩,还有家族大仇,心中的那些愧疚、恐惧和后悔之情,就立即是消失许多,杜机出言道:“叶护,我们必须回援,而且援军不是去顿多城,而应该是大湖区,那李铮出兵的目地是为了迫使我们回援,减轻疏勒的压力,所以他必定会去我们碎叶的腹心区去烧杀抢掠一番的。”

谋剌坚卢听了杜机的分析后,眉头皱得更深,想了许久,只能无奈叹道:“没办法了,只能是派出援兵回援了,但这李铮如此会用兵,我兵派少了根本不顶用,只能是由我率领主力回援了,不过我卡尔鲁克军一撤,想必这一次围攻疏勒之战又是要不了了之了,刚刚米尼军的统帅多米尼格,才刚刚跟我商议,要想办法先歼灭来援的苏家龟兹军。”

谋剌坚卢说话声虽然像是一名行将就木的病弱老人,有气无力的,但他说话时原本浑浊的双眼却是不时迸射奸诈之光,就如一只骗过自己猎物的狡诈凶狼,但杜机没有注意到谋剌坚卢这幅老谋深算的模样,他被谋剌坚卢刚刚说的“苏家”两字给刺激到了,一面对自己家族的世代大仇,杜机就愤怒填胸,再无理智和仁慈。

不想米尼公国和卡尔鲁克人联军就这样分道扬镳,存着让联军覆灭苏家军队心思的杜机,立即向谋剌坚卢建议道:“我向叶护献上借刀杀人之计,李铮所率的汉军祸乱我们碎叶的腹心,但我们不必自己回援,完全可以要求米尼公国出兵,毕竟米尼公国是更害怕联军分散,致使攻打疏勒无疾而终的,我们要是去求,他们一定是会派出援兵的,米尼公国的军队可比我们卡尔鲁克军精锐彪悍,只需数千,相信就能打退李铮所率的汉军,而且这样兵力所剩还有许多的联军,就不必分道扬镳,还能继续围困疏勒,寻机与敌决战。”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谋剌坚卢听了杜机的借刀杀人之计后,立即大喜过望,连声说好,立即就生龙活虎起来,出了自己的军帐,向米尼军的帅帐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