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强大的诺曼援军(感谢各位的推荐收藏,还有所提的意见)

    铁骑威廉没有在多米尼格那逗留太久,很快就回到自己诺曼军队的驻地,在自己的帅帐思考片刻后,铁骑威廉对其卫兵下令。

“将奥尔达男爵请来!”

这奥尔达男爵,全名罗贝尔·欧特维尔,绰号铁手,是铁骑威廉的二儿子,与他兄长铁臂罗杰一起,被称为欧特维尔家族的双子星。

铁骑威廉一生最骄傲之事,并非是领导诺曼人扩张领地,增强实力,让贵族派在米尼公国内能与共和派分庭抗礼,他一生最骄傲之事,是生出了两个无比优秀的儿子。

就当初如让欧特维尔家族发扬光大的罗伯特和德罗格两兄弟一样,罗杰和罗贝尔兄弟俩就是他们的翻版,同样的英明神武,英勇无畏,但与罗伯特德罗格两兄弟不同的是,罗杰罗贝尔之间的关系并不恶劣,反而很是要好,遇事能互相礼让,以大局为重。

尤其是弟弟罗贝尔,更是无私,因为不想重蹈罗伯特和德罗格两兄弟间自相残杀的覆辙,所以罗贝尔在几年前就发表了声明,终身不会与兄长罗杰争夺诺曼领袖之位,而且过后还立即向自己的兄长宣誓效忠,罗贝尔的退让,无疑让两兄弟的关系更为紧密,在东方的诺曼人,似乎再也没有发生争权内乱的可能了。

铁骑威廉无比欣慰,他自觉自己即便现在死去,也是能够无忧无憾了,因为他已经可以预见,他们罗伯特一脉自从被赶下王位后,百多年来重新建立一个诺曼王国的心愿,必将在自己这两个出色的儿子身上实现。

卫兵很快就将铁手罗贝尔给带到铁骑威廉的帅帐中,与他父兄不同的是,罗贝尔身材样貌并不高大粗犷,像一名传统的诺曼人,他身材中等,比较瘦弱,而且是黑发黑眸,与其父兄那张扬的红发形成鲜明对比。

罗贝尔之所以与父兄间在样貌上有如此差别,这倒不是铁骑威廉被戴了绿帽,而是因为罗贝尔长得像他的母亲,一名据说拥有萨珊皇族血统的波斯裔女子,不过罗贝尔虽然样貌不像能够一锤定音的领袖人物,但的确是极为睿智沉着,富有统帅之才的,所以铁骑威廉在想让何人率领诺曼军队救援碎叶时,一下就想到了自己的爱子罗贝尔。

罗贝尔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立即当仁不让的点头,说道:“父亲应当答应下来,我们诺曼人之所以还在米尼公国内委曲求全,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大的军饷来源,如果一旦脱离米尼公国自立,就无法再供养那么多仆从军和雇佣军,并且为我们的骑士们配备最好的武器甲胄和战马了,而如果我们能够据有富有的于阗,那么陷困住我们诺曼人的最后一根锁链也就解开了,诺曼人完全可以在东方建国,实现我们欧特维尔家族多年的夙愿了。”

铁骑威廉仿佛已经预见到自己在富饶的东方建立诺曼王国,带着祖传王冠的场面,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灿烂,他很是振奋的对铁手罗贝尔说道:“这一次救援碎叶,你除了带领你的本部的两个大队诺曼骑士外,阿尔贝托统领的那个大队,这一次也跟随你出战,至于辅助兵方面,术烈将会带领一千五百名阿羯轻骑护卫在你左右,还有米卢和萨达尔,也会各自率领三个大队的萨莫奈步兵和两个大队沙扎尔步兵随你前往。”

“需要这么多军队吗?如果我带走这近七千人,父亲这边的兵力是不是会不足?”铁手罗贝尔没想到铁骑威廉会对侵入碎叶的那股汉军重视到如此程度,竟然让自己指挥如此多的军队去对付那伙汉军。

自己儿子的不以为然,让知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道理的铁骑威廉心中不快,立即严肃起来,说道:“你不要小瞧那伙汉军,虽然他们能歼灭谋剌斯兰的九千军队,用得是偷袭埋伏等诡计,但他们本身的战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而且你这一次去碎叶,不仅仅是要打退那伙汉军,而是要歼灭他们,我们诺曼人要在中亚扬起更大的名声,让中亚的诸族诸国看看,那支覆灭了波耶骑兵和瓦良格武士猰颜人军队的汉军,是如何在我们诺曼骑士的铁蹄下悲惨哭号的。”

“另外,你不用担心你带走了七千人,疏勒这边就会出现任何变故,这里的汉军不似突入碎叶的那支,都是无胆的,即便兵力占据优势,他们也是不会主动发起进攻的,另外我会为你向卡尔鲁克人借来三千匹战马,这样你军队中无马的步兵部队,也能增快行军速度,跟随得上骑兵部队了,去吧!去打碎叶境内那支胆大包天的汉军一个措手不及。”

铁手罗贝尔明白了自己父亲的用意,立即极为冷酷但又极为自信的说道:“请父亲放心,我一定让那支汉军有去无回的,我会把那支汉军所有士兵的头颅斩下来,带回疏勒进献给父亲的。”

铁手罗贝尔向自己父亲郑重保证后,立即就拿着铁骑威廉给的任命书,出了帅帐,开始调兵谴将去了,即便铁手罗贝尔心急如火,行动迅速,但将几支原本互不统属的军队整合为一支军队,还有准备粮食补给之物,还是耗去了铁手罗贝尔一天的时间,等他率领七千余凶悍的诺曼军队启程时,李铮早已到了图斯湖多时,并且已经开始制定夺取冻城的方略。

铁手罗贝尔为了完成其父下达的全歼敌军,让侵入大湖区汉军有来无回的命令,所以并没有走疏勒通向碎叶的笔直宽阔官道,而是走偏僻小道,打着带着全员骑马的诺曼军队运动到东面,包抄切断李铮所率领汉军退路的打算。

绕远路所耗的时间更多,比直接支援向大湖区多耗费了四天时间,但更悲催的是,即便多耗费时间绕了远路,铁手罗贝尔的如意算盘,也根本是没有达成,因为他绕远路举动被李铮预先派出去的间谍给侦探到了,虽然两名发现诺曼军队的间谍,很快就被游荡在诺曼军队行军阵列外围的阿羯轻骑兵给发现射杀,但只短短一瞬间还是将至关重要的情报传递给了李铮。

因为李铮与那些用骑砍系统制作或是训练出来的间谍视野共享,所以诺曼军队一被间谍侦探到后,不仅是行军路线被远在几百里外的李铮所掌握,而且连军队的规模,兵种信息都是被李铮得知,原本作为偷袭者诺曼军队在李铮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兵种名称:诺曼骑士(四级兵)。

武艺:15。

强掷:8。

控弦:1。

耐力:10。

健步::6。

马术::7。

骑射::1。

武器熟练度。

单手武器:50。

双手武器:160。

长杆武器:80。

弓箭:60。

弩:80。

投掷武器:150。

介绍:诺曼人是维京人的一支,最初迁徙定居在法兰西北部,建立诺曼底公国,据说诺曼人改进了马镫,发明了高桥马鞍,而且他们在法兰克人的骑兵战术上加以改造,首创夹矛冲锋战术,将骑兵冲锋的威力提升数倍,诺曼骑兵也成为后来冲击骑兵的模板,欧洲的骑士部队竞相效仿。

诺曼人是一个很是矛盾奇怪的民族,说它野蛮吧,它却是非常开放的,一直积极学习吸取其它优秀民族的科技和文化,也愿意与其它民族通婚,而且对人才也是极为渴望,非诺曼裔的人常常能在诺曼人中担任要职,和极盛时期的那罗马、波斯和大汉大帝国一样开明。

但说它文明吧,现今整个诺曼民族依然保持着非常原始野蛮的殉葬制度,每一名诺曼首领或是身份高的贵族死后,都要处死许多奴隶为他们陪葬,而且诺曼民族的刑法也是特别严酷,动不动就是要斩手斩脚,或是直接削首。

尤其是对待战俘的问题上,诺曼人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残酷的,他们不止喜欢虐待战俘,而且更是喜欢将战俘的头颅给砍下来,筑成京观,以此来标榜自己的丰功伟绩,和让敌人胆寒。

诺曼人成功了,他们的确是在欧洲大陆成为凶残和丧心病狂的代名词,只要诺曼骑士一上阵,大多与之对敌的欧洲军队都会胆寒,气势弱了一大截,当然诺曼骑士大名之所以拥有如此大的威慑力,倒也不完全是他们残暴恶行造就的,诺曼骑士还是很有真材实料的。

首先在诺曼骑士的兵源选择上,诺曼人跟古代的斯巴达人有一点相像,他们会对族内新生男婴进行检查,所有畸形体弱,或是有某些疾病的男婴都直接会被丢弃,只有健康能够成长为战士的男婴,诺曼人才会留下抚养。

留下的诺曼男童自小就要接受角力、搏斗、骑术、剑矛等战斗技艺训练,这时候依然实行优胜劣汰,如果有诺曼男童因为懈怠或是本身资质原因,无法在十二岁前基本掌握这些战斗技艺的话,将直接被淘汰,不能再成为骑士,而是只能成为奴隶,而且是不能结婚不让传承后代的奴隶。

十二岁之后,合格的诺曼男子,除了依然要坚持个人战斗技艺的训练外,他们将和其它诺曼男子一起合练,练习骑兵冲锋时的各种队形队列,还有熟悉严苛的军规军法,二十岁前,将这些东西全部学会谨记后,才能真正的成为一名诺曼骑士。

正是因为诺曼人在兵源选择和训练上的严苛,这才造就出了骁勇无畏,而又残忍嗜血的诺曼骑士,他们兼具维京人的野蛮凶残和罗马大汉等文明帝国军队的纪律性,是绝对不能让人忽视的力量。

正统的诺曼骑士一般装备连身式链甲,骑士长剑,四米左右长的诺曼大骑矛,还有对付重甲敌人的钉头锤,诺曼骑士作为冲击骑兵,对所骑乘的战马要求极高,还是诺曼底公国时期时,诺曼骑士多是骑乘法兰克人所培育的战马,这类战马虽然高大健壮,但在奔驰速度,耐力和越障能力等各方面属性只能说是普通,对诺曼骑士来说只能是堪用。

后来诺曼人的一支,也就是罗伯特和德罗格兄弟所带领的诺曼军队,征服南意大利后,诺曼人拥有了更多的战马来源,诺曼骑士开始装备产自波河的伦巴蒂战马。

罗伯特后裔跟随意大利十字军东征,在东方掠夺了巨量财富后,诺曼人开始大量购买号称欧洲最好战马的西班牙安达卢西亚马,让诺曼骑士的冲锋更是犀利凶猛。

此外在东方的诺曼人,因为投靠手工业兴盛,冶炼技术高超的米尼公国,所以他们普遍不再装备连身式链甲,而是准备更坚固的甲胄板甲大衣,所谓板甲大衣,又称为锁链板甲,是一种胸腹等要害处覆坚固板甲,而四肢关节处覆柔软链甲的甲胄,这种盔甲既提高了防御,也没有降低多少战士的灵活性,是一种非常好的铠甲,它在防御力上能与汉军的玄铁甲相比,但在灵活度上却是只比锁子甲差一点点。

准备如此良好,穿戴如此好甲胄的东方诺曼骑士,是肯定要比他们那些在欧洲的同伴强大的。

兵种名称:阿羯骑兵(四级兵)。

武艺:11。

强掷:7。

控弦:18。

耐力:11。

健步::5。

马术::9。

骑射::1。

武器熟练度。

单手武器:50。

双手武器:110。

长杆武器:80。

弓箭:90。

弩:100。

投掷武器:50。

介绍:阿羯人虽然现在生活在中亚地区,但他们最早却是东胡部落,生活繁衍在整个亚欧大陆的最东端,在匈奴兴起征服东胡后,阿羯人成为匈奴族的战奴,所谓战奴,原本是炮灰之意,就是在匈奴族与敌交战前,排在最前列冲锋陷阵,抵挡箭矢,消耗敌人体力的部队。

在那时成为匈奴人战奴的东胡部落很多,但奇迹的是,只有阿羯部落最后生存下来,而且经过一场场血腥战斗后,阿羯部也是发生蜕变,从当初在栗末水流域无忧无虑放牧游猎的小部落,逐渐成长为一个强悍嗜血的凶蛮部族。

正好在那时,匈奴帝国内部发生一场因为争夺匈奴单于之位而爆发的内乱,阿羯人在这场绵延二十多年的内乱中,并无做出过任何壮举,但等内乱平息后,新的匈奴单于继位后,不再信任挑起内乱的与他有血缘的那些亲属部落,反而是开始重用像阿羯人那样,原本在匈奴帝国内中地位极低,还是奴隶身份的部族,阿羯人开始摆脱奴隶身份,得到长足发展。

但很快,匈奴帝国就与大汉帝国的全面战争爆发,已经蜕变的阿羯人骁勇,为匈奴帝国立下汗马功劳,但也因为杀戮汉军和汉民太多,从此与大汉帝国解下血海深仇,所以在大汉帝国取得汉匈大战的最后胜利,其他匈奴从属部族,甚至是匈奴人本身都投靠了大汉帝国,但唯有曾经虐杀汉军战俘,屠过汉地城池的阿羯人无法投向大汉帝国。

匈奴帝国分崩离析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阿羯人为躲避汉人的追讨,只能是在苦寒的漠北之地游牧,随后在东方又一个游牧民族鲜卑族崛起,阿羯人立即就是投向与他们一同出东胡系的鲜卑部,甘当鲜卑部的鹰犬,充当鲜卑人入侵汉地的急先锋,一路烧杀抢掠,让他们与汉帝国结下的仇恨更深。

胡虏无百年之运,鲜卑兴起一阵后,很快便被汉帝国击败瓦解,阿羯人又马上成了无根之萍,只能在茫茫草原上东躲西藏,防备汉军的报复,随后北亚草原上又是兴起数个强盛的游牧部落,阿羯人为自保都是一一投靠,但那些游牧部落最后都是在与汉帝国的斗争中失败,阿羯人一直在悲惨的失败,直到突厥人兴起,阿羯人才终于可以暂时摆脱大汉帝国这个噩梦。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因为阿羯人成为了突厥可汗独领的宫帐部落,而且被从贫瘠的漠北迁徙到富庶的中亚地区,但随着突厥汗国的分崩离析,和重新复兴的大汉帝国军队重新进入中亚地区,重建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阿羯人的在中亚作威作福的好日子立即到头。

为躲避汉军,阿羯人拼命的往西面迁徙,最后在里海南岸定居,忍气吞声的生存,又过了两三百年后,随着第十一次东征十字军的到来,阿羯人终于是找到了与他们臭味相投的最后主子诺曼人。

阿羯部落即便最鼎盛时期,也是一个只有两三万邑落的小部落,能够作战的男丁剔除老弱后,至多四五千人,但阿羯男子个个都是骁勇绝伦的精悍骑士,尤其盛产精锐骑射手,不知因为是基因遗传,还是拥有隐秘的别人不知道的特殊训练手法,阿羯部产出射雕者的比例是诸草原部落中最高的。

阿羯轻骑是最精锐的弓骑,在中亚凶名在外,它们能在飞驰的奔马上,娴熟使用各种如奔射,侧身射和曼古歹射箭术的骑射之法,而且箭无虚发。

阿羯轻骑在中亚最经典的一战,就是当初在未归附诺曼人前,受里海南部一位波斯王公雇佣,奉命抵挡十字军,在对阵两千伦巴蒂重装骑士时,阿羯轻骑仅凭手中的骑弓,还有他们百步穿杨的箭术,将两千名伦巴蒂重装骑士击溃,有超过一千四百名伦巴蒂重装骑士惨死在阿羯人的弓箭下,等十字军后续援军赶到收尸时,惊讶的发现那些战死的伦巴蒂重装骑士,统统只有两个地方中箭,那就是没有金属甲胄保护的面门和咽喉,阿羯人的骑射之精准,让人不寒而栗,其它弓骑部队称其箭无虚发,是恭维,但这样称呼阿羯骑射手们,就不是虚伪的褒奖了,而只是实事求是的道出了事实。

现在阿羯轻骑的装备,与这时代的其它专业弓骑差不多,都是骑着速度极快,易于操控的战马,装备圆盾、弯刀、长矛,穿着比较轻便的镶甲或是链甲,基本上在武器装备上与别家弓骑并无二致,除了他们的那一把骑弓。

阿羯人原本的骑弓并无任何特异之处,与其它草原弓骑的差不多,但自从他们来到中亚后,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得到来自印度的几种特殊植物,重造弓身和弓弦后,便制造出一种异常强力,最远射程能达到一百六十米的骑弓,人们称之为为阿羯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