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柳暗花明(求推荐 求收藏)

    在这个时代骑兵虽然能够独自成军作战,但要让骑兵部队发挥最大的威力,最好还是配上精悍的步兵部队同行,或是骑兵也能精通步战战术,能够下马作战。

尤其是像诺曼骑士这样的重装冲击骑兵,普通部队自然是抵挡不了诺曼骑士那锐不可挡的冲锋的,但如果遇到士气高昂的强劲敌人,诺曼骑士一次冲锋击溃不了敌人时,就需要强悍的步兵部队的前来相助,打破敌人的合围,抵挡敌人的追击,让诺曼骑士能够从容撤退,而后在步兵部队的保护下,重新列阵冲锋。

诺曼骑士们个个都经过严苛训练,马上作战极为擅长,但步战能力也是不弱,但让诺曼骑士陷入残酷的步兵厮杀中,总归是大材小用,毕竟成功训练出一名诺曼骑士的花费,足以训练出二三十名重装步兵了,所以本就知晓因为本族人丁稀少,诺曼骑士数量少的诺曼人高层,很早时候就明令禁止,除非万不得已,到了最紧要时刻,否则诺曼骑士决不可参加步战,违令者将被斩手斩脚。

诺曼骑士被严禁步战后,诺曼高层就必须为诺曼骑士配上精悍的步兵,诺曼军中的步兵部队不是永恒不变的,因为始终喜欢扩张和远征的诺曼人,一般都会招募被他降服民族,或者甚至直接是提拔战俘,来充实他们的步兵队伍。

还是诺曼底公国时,诺曼人会雇佣和征募他们的手下败将法兰克人,作为他们的辅助步兵,而等罗伯特和德罗格兄弟率领诺曼人在南意大利作战时,开始征募生活在意大利中部和南部山区的彪悍山民,作为他们的辅助步兵,诺曼人将这些步兵称之为萨莫奈战士。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所谓萨莫奈,是在古罗马共和国时期活动在意大利半岛中南部山区的一个民族,这个民族相当骁勇强悍,曾经与当时刚刚崛起的古罗马共和国,为争夺坎帕尼亚地区,打过三次大战,与已经初现峥嵘的罗马军团交战,萨莫奈人取得了两平一败的战绩,可见这伙山民的强悍。

萨莫奈人还曾经俘获整支罗马军团,并让罗马军团指挥官屈辱的从他们高举的两根交叉长矛下一一走过,这算是古罗马共和国史上少见的耻辱,也让萨莫奈人名声大噪,毕竟在古代地中海,是极少有能让罗马共和国和罗马军团吃瘪民族的,除了过后不久会翻越阿尔卑斯山来的汉尼拔外,所以萨莫奈人的大名便一直在欧洲流传。

当初诺曼人之所以将他们在意大利中南部山区征召的山民,称之为萨莫奈,明显就是寄予厚望,希望这群步兵能够像将罗马军团打得无地自容的萨莫奈人那样强悍。

萨莫奈步兵部队也是没有辱没了诺曼人的赐名,虽然千余年过去了,诸民族融合,这些现在生活意大利半岛中南部的山民,体内或许已经没有多少当初萨莫奈人的血液,但他们的确是也如当初的萨莫奈人那样,极为坚韧,并且骁勇善战。

自从被诺曼人招募为军后,萨莫奈步兵曾经追随那不勒斯王国的诺曼军队,在希腊地区与留有最多古罗马军团遗风的东罗马军队作战,也曾追随西西里王国的诺曼军队,在北非大杀四方,灭族灭国无数,闯出来的名头虽然不如诺曼骑士响亮,但也是欧洲人公认的强力步兵部队。

参加第十一次十字军远走东方的罗伯特后裔,在最初只带着两三百名诺曼骑士参加十字军,但等他们在东方站稳脚跟,拥有财富和领地后,立即就是遣人回意大利,招募中南部的山民,编练成新的萨莫奈步兵,来东方为其作战,再加上那些在两西西里王国内郁郁不得志或是因为骄奢淫逸而债台高筑,而来东方投靠罗伯特一脉的诺曼领主们,自己带的萨莫奈步兵,整个东方诺曼势力已经拥有近四千萨莫奈步兵。

萨莫奈步兵与此时代大多数西方重装步兵差不多,身穿重型链甲,装备一支米左右长的矛,一面筝形盾牌,一柄长剑,一把钉头锤,远程武器一般为标枪,但东方诺曼人因为有善于制造军械米尼公国的支持,所以给他们的萨莫奈步兵每一人都装备上一把制造精良绞盘弩,让萨莫奈步兵拥有极强的远程攻击能力。

与大汉弩具相比,绞盘弩因为是摇动弩具上方的绞盘,利用机械力完成上弦,所以更加省力,弩弦的蓄力也更为充足,而且上弦的动作幅度小,无论是骑在马上还是匍匐在地,都能够完成上弦,但缺点也格外明显,那就是上弦非常慢,比大汉的任何一种弩具除了大黄具弩外都慢,而且射程和威力都弱于大汉的蹶张弩,与汉弩相比,可以说是各有优劣。

但萨莫奈步兵即便再厉害,而且作为诺曼骑士的长久战斗伙伴,与诺曼骑士配合默契,但他们在东方的人数还是太少,所以诺曼人必须在东方寻找到新的强力步兵,来填补辅助步兵部队巨大的缺口,为此这一代东方诺曼人的首领铁骑威廉,便与当地波斯贵族结亲,亲自娶了一名据说拥有萨珊帝国皇族血统的波斯裔女子为妻,而后在岳丈的支持下,开始在原来萨珊波斯的呼罗珊行省招募沙扎尔步兵。

沙扎尔在波斯语中是“勇敢者”的意思,所以沙扎尔步兵又被称为勇敢军,沙扎尔步兵在波斯最早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时,就已经存在,可能就是由波斯帝国缔造者居鲁士创立。

最初沙扎尔的兵源是自由民,多是山林猎户,而且必须是纯种波斯裔,或是与波斯人同出一脉的米底人,被选中的沙扎尔步兵从五岁开始定期接受枪术,箭术,马术等军事训练,多是做为骑兵部队辅助步兵,装备是长矛、盾牌、战剑、战斧和弓箭。

能成为沙扎尔步兵的波斯人和米底人,他们家族的赋税就能得到减免,并且如果在战场上立功,那么便会得到土地金钱和官职爵位以作奖赏,所以沙扎尔步兵异常骁勇,与当时的波斯骑兵和米底骑兵一起,追随居鲁士大帝南征北战,打下一个大大的波斯帝国。

居鲁士的女婿大流士一世继承帝位后,沙扎尔步兵开始更为发扬光大,他们中的优秀者,会被选入皇帝的禁卫军长生军中,但等大流士一世的儿子好大喜功的薛西斯继位后,沙扎尔步兵参加入侵希腊的战争,而后在希腊遭遇惨败。

因为要在波斯帝国广袤,而且地形复杂的领土上行军作战,所以沙扎尔都是轻装步兵,在被希腊重装步兵击败后,沙扎尔步兵开始装备金属甲胄,但这让原本作为以犀利箭术和游击能力闻名的精锐轻步兵的沙扎尔步兵逐渐丧失优势,变得不伦不类起来,最后在亚历山大大帝所率领的马其顿步兵面前,与波斯帝国一起灰飞烟灭。

波斯帝国灭亡后,西亚中亚长时间经受希腊族裔统治,受希腊化影响,所有波斯族裔即便被征召也都是被训练成马其顿方阵枪兵样式的步兵,所以沙扎尔步兵长时间没有再被组建,等继承波斯帝国一部分遗志的帕提亚帝国兴起后,沙扎尔步兵才又兴起,但因为帕提亚帝国是一个多种族多文化的帝国,所以沙扎尔步兵的兵源不再局限与波斯人和米底人,而是所有生活在西亚和中亚的民族,甚至是原本卑贱的奴隶都能参加。

沙扎尔步兵之名在帕提亚帝国手中彻底扬名,因为以骑兵立国的帕提亚帝国,能将沙扎尔步兵的轻捷快速的优点全部发扬出来,而后在波斯帝国正统的继承者萨珊波斯手里,沙扎尔步兵真正的威震世界,与萨珊铁骑一起一次次的在东西两头,击败大汉帝国和东罗马帝国的军队。

萨珊波斯在突厥人连绵不绝的侵袭下崩溃后,整个萨珊帝国都被突厥人统治,但不久后萨珊波斯的剩余王公贵族们就联合他们原本的对手东罗马帝国,将突厥人驱逐,但因为正统萨珊皇族被突厥人斩尽杀绝,所以找不到领头人的波斯萨珊过后再未一统过,一直四分五裂,沙扎尔步兵们此后也再未统一在一面旗帜下作战,大多都成为分裂势力的私兵,剩下的甚至沦落为雇佣兵,但不管怎么样沙扎尔步兵依然是当世最好的轻步兵之一,尤其善于和骑兵配合作战。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借了卡尔鲁克人的战马,从而能与诺曼骑士和阿羯骑兵,同样快速行军的萨莫奈步兵和沙扎尔步兵,跟随主帅铁手罗贝尔直插向突入大湖区汉军的后方时,李铮已经在图斯湖南岸攻破了好几个卡尔鲁克人的城镇和牧场,缴获丰厚,又救出五六千汉人奴隶,和缴获了两千匹战马。

但即便战果如此丰厚,李铮心里和面上没有任何一点作为战胜者的喜悦,因为他一直都是没有找到攻克冻城的办法。

这冻城因为保存着那批大汉兵甲,所以卡尔鲁克人特意加强了兵力守备,计有八百名德兰武士,两千图斯步兵和一千五百名卡尔鲁克轻骑驻守,虽然这些兵种先前李铮都遇到过,而且都是他的手下败将,但那时李铮打的是以逸待劳的守城战,或是让敌人猝不及防的偷袭埋伏,根本没有让这些敌兵发挥全部战力的机会。

而现在要打的是攻城战,虽然冻城因为地处碎叶腹心区域所以年久失修,其上许多守城器械都已拆除损毁,但守城方的卡尔鲁克军队,还是占有地利优势,能发挥出一百二十分的战力,而且攻城方的汉军,因为来得匆忙,而且时间紧迫,所以并没有造出什么攻城器械,至多只有长梯。

李铮如果下令手下汉军,不计死伤的攻城,凭借在战斗力和甲胄防护上面的优势,还是能攻下冻城的,但即便是乐观估计,李铮也是觉得自己的军队将付出两三千人伤亡的代价,这不是李铮所能接受的,所以强攻不行,只能是智取,诱守城敌军出城。

但冻城的守将谋剌罕也不是平常人物,比李铮以前遇到的所有姓谋剌的都厉害,都难以对付,李铮在三天时间内,使用了各种办法,无论是在冻城下公开处决卡尔鲁克战俘,还是围攻在冻城后方,距离碎叶城仅仅两百里堪称是碎叶城南面门户的贺猎城,冻城的守军都是无动于衷,当然普通将官和士兵,看见汉军虐杀自己同袍和攻打重要城市,都很是愤怒和着急,都急于请战的,但都被谋剌罕真给阻拦了下来。

李铮诸多方法用尽后,无计可施下,心情烦闷,带着一些手下将官,来到图斯湖旁舒发心中郁闷,此时正值七月,是图斯湖最温暖,最生机盎然的时候,碧蓝的湖面波光粼粼,无数水鸟在湖面飞掠而过,远处的积雪高山云雾缭绕,繁花姹紫嫣红,树木碧绿苍劲,置身在这犹如画的场景中,李铮心中的原本的着急、不甘和郁闷渐渐消散。

“有些事是强求不得的,是时候见好就收了。”

李铮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后,心旷神怡之余,立即在心中自己告诫自己。

李铮马上转头对身旁新投靠自己的原碎叶光复会会主的老将黄贲说道:“黄将军,待会儿你先带领投靠我们的碎叶汉人先行,敌人的援兵已经从疏勒出发,我们必须尽快撤离。”

那黄贲大约五十余岁,虽然年纪很大,但精气神却是一点不弱于那些正值壮年的汉将,眼神锐利,不怒自威,蓄着白色长须,自有一股凛然而威的气势,虽然那黄贲一脸傲气,但他对不费吹灰之力就覆灭了谋剌斯兰九千大军的李铮,却是很是尊敬佩服,与李长辕一样,也认为李铮是当世霍骠骑,是大汉安西复兴的希望,所以说话很是恭敬,完全将自己当成下属。

“主帅,真就不攻下冻城,放弃那些我大汉兵甲了吗?不如强攻一次吧,某愿亲自带队登城,”

已经看开的李铮听了黄贲的请战之言,只是笑了笑,摇头说道:“老将军不必了,强攻城池只是徒增伤亡罢了,我们首要保住的是我们手中精悍的士卒,而非兵甲,毕竟兵甲没有可以再造再抢,但精悍兵卒如果大量阵殒了,可不就是短时间内能够训练补充的。”

还有一点李铮没有与老将黄贲说清楚,那就是强大的诺曼援军,早就进入碎叶进内,正从碎叶南部绕行到东面,想大迂回包抄李铮的军队,截断李铮所率汉军的归路,因为先前所派出的间谍被阿羯骑兵射杀了两名,所以肉疼不已的李铮,便没有再让其他间谍紧随诺曼军队,只是远远的跟着,但李铮还是能从马蹄印等诺曼军队行军留下的痕迹上,知道诺曼军队的行军速度,推测出他们包抄到位,截断自己后路的时间就在四天后。

既然攻打冻城夺取那批大汉兵甲已经事不可为,李铮自然要早早撤退,躲开敌人的围追堵截,其手下的将官,虽然不知诺曼军队的道来,不明自家统帅为何如此早早撤退,但他们不敢质疑连续率军获得大胜,威望极高的李铮,所以在李铮说出撤军后,都是没有表达反对。

但就在李铮饱览了图斯湖美景,要率领陪同他的将官们一同回去,准备率军撤退时,远处突然却是传了汉语渔歌,而后便见十几艘小渔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湖面上,几名穿着粗制汉衣的渔民,开始撒网捕鱼,李铮立即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面上渐渐浮现狂喜之色。

旁边的黄贲见李铮突然对那些渔船渔民感兴趣,立即向李铮解释道:“卡尔鲁克人贪婪无度,每次粮食收获后,留给我们汉人的口粮都极少,所以每到六七月青黄不接时,断粮汉民只能是另寻他法,但因为卡尔鲁克人防备我们汉人反抗暴动,所以绝不允许碎叶汉人拥有弓箭等武器,汉民不能成为猎户,只能是成为渔夫,在这图斯湖中捕鱼,所幸碎叶汉民都是江淮移民的后代,许多人的祖先都曾经在大江和淮水中讨生活,所以造船和捕鱼的本事没有丢掉多少。”

“老将军,你就告诉我,如果我让你筹集渔船,你可不可以在短时间内筹集五十艘以上的这种渔船。”李铮双眼熠熠生光,异常兴奋的向黄贲问道。

“自然是可以的,别说五十艘,就是一百艘我都能在一天时间内,为主帅筹集到,图斯湖周围的汉民,几乎每五六家就共有一艘渔船。”黄贲立即无比肯定的向李铮保证。

“很好,老将军,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冻城既然是当初我们汉帝国修建的,那它是否建有水门。”

李铮问出最后一问后,满是期待的看着黄贲,等看到这位老将重重点头以后,李铮立即激动的以拳击掌,心中狂喊。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