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后发败敌(下)

    李铮看着诺曼骑士摆出的这副架势,很快露出了然之色,李铮先前率领汉军,因为完美的伏击过以诺曼骑士以模板训练出来的卡尔鲁克骑士,从而幸运的在骑砍系统中得到诺曼骑士的训练方法,在训练出汉军的诺曼式冲击骑兵骠骑兵的同时,对诺曼骑兵的战术也是多有了解。

观览那诺曼骑士训练之法的李铮,知道现在诺曼人现在所摆出的阵势,正是诺曼骑士克敌制胜的最大法宝,多角度多轮冲锋战术。

纪律严明,装备精良并且训练有素的军队,是能够抵挡重装骑兵冲锋的,但很少有能有军队能够抵挡诺曼骑士从多个角度多个轮次的冲锋。

或许是自己所带的诺曼骑士不多,又或是不认为没有装备多少克制骑兵长杆兵器的李铮所领汉军是难于对付的对手,所以诺曼骑士没有进行多轮冲锋的打算,只是要从不同角度冲锋夹击汉军。

三个方向上的汇合了阿羯轻骑的诺曼骑兵部队,并没有摆出冲击骑兵常用的楔形阵,虽然楔形阵非常普遍通用,是这个时代大多数重装冲击骑兵常用的阵形,这种阵形既能增强冲击力和凿穿敌人阵形的成功率,而且还因为正面较为小,从而能减低远程武器的杀伤。

但在精于骑兵冲锋的诺曼人眼中,楔形阵是弱者和愚者才用的,他们一般是使用诺曼人独有的诺曼骑阵,这诺曼骑阵看起来就是简简单单的将兵力展开的横阵,但其实这骑阵绝不是想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三个方向上的诺曼骑士兵力配置都差不多,都是三百多名纯正诺曼骑士配上两百多名阿羯轻骑,总共五百多名骑兵。

这三支骑兵很快就按照诺曼骑阵的要求,分成十个中队,或是称为“半百人队”,其中四个中队的诺曼骑士组成正面的“冲锋线”,两个中队的诺曼骑士组成两翼的“突进线”,最后还有的四个中队的阿羯骑兵组成所谓的“后卫线”。

这“冲锋线”、“突进线”和“后卫线”三个特定名词,其实并非诺曼人发明的,而是罗马帝国的重装骑兵军团,当初所用的专有术语,罗马帝国当初以重装步兵立国,但在东方与骑兵大国帕提亚帝国的相争中,屡屡失利后,便开始着重发展骑兵部队。

罗马帝国还真是用帕提亚骑兵的装备战术,外加罗马军团的严苛的操典,创立了强力的骑兵军团,竟然数次逆袭击败了以骑兵立国的帕提亚人。

罗马帝国崩溃后,除了希腊人建立的东罗马帝国外,整个欧洲都被愚昧的天主教会所掌控,所有关于古罗马古希腊的书籍,都被教会以是异教徒所著而严禁,包括罗马军团的军事操典们。

但作为维京蛮子后裔的诺曼人,皈依基督教的时间较晚,而且皈依基督教的目地不纯,诺曼人不是因为对基督的信仰和对上帝的热爱,才受洗礼皈依天主教的,而只是因为想为自己这个外来者取得一个名分,一个能够参与到欧洲诸强的纷争中,攫取财富和领地的名分。

内心中根本就没有将在罗马的教皇放在眼里的诺曼人,自然不会遵守教会禁令,不放过任何一点增强自己实力机会的诺曼人,不止是看了那些传下来的古罗马军团的操典,而且还认真学习,将操典中的精华用到诺曼骑士部队身上,让原本散兵游勇般作战的诺曼骑士们脱胎换骨。

现在的诺曼骑士部队,是兼具维京人骁勇凶悍性情的同时,也有着古罗马军团严明的纪律,发动冲锋三线紧密相连,就如一堵墙一般,一往无前,无坚不摧。

“唔噜噜噜噜!”

随着号角声,三个方向上列成阵形的诺曼骑士,开始纵马向李铮所率领的汉军冲驰而来,冲在最前排的和两翼的诺曼骑士,都是用一臂夹着大骑矛,一臂提着下窄上宽的鸢盾,护住自己战马的马头和自己的胸膛,想要防御住术烈所言的汉军强弩射出的弩矢,所有的诺曼骑士都只用双腿操纵马匹,眼神冷漠而坚定。

在“后卫线”上的阿羯轻骑们,则是已经收起他们的阿羯骑弓,拿出锋利的突厥弯刀或沉重的长柄星锤,准备等前排的诺曼骑士冲破敌人阵形后追杀散乱落单的汉军。

“真是厉害啊!在如此高速的奔驰中,竟然还能保持阵形的严整,果然不愧是诺曼骑士,如果是正面硬碰硬,即便是步槊兵在,我军也难有把握抵挡,但现在这里却是你们许多人的坟墓。”

“散!”

李铮看着从三个方向冲驰而来的诺曼骑兵队伍,先是露出赞赏之色,而后却是幸灾乐祸起来,在他面容一肃的一声厉喝声后,先前就得到他命令的汉军中除期门郎外,其余部队各级将官立即就让士兵狠狠的用刀剑戳刺战马屁股,让这些不知何时被用绳索十几匹连在一起的战马,组成庞大马群向诺曼骑士来袭的三个方向奔去,而后所有无马的丹阳兵步跋子和汉军弓弩手,竟然徒步向两三百米外的长有茂盛杂草的草甸区疾奔。

诺曼骑士们惊呆了,南征北战的他们,不是没有遇到过施放马群牛群甚至是骆驼群,来阻挡他们冲锋之势的敌人,但那是因为逃跑的敌军还有坐骑,能够利用施放马群拖延住诺曼骑士的那点时间,飞速与诺曼骑士脱离逃走,但眼前的这伙汉军可是都只有一匹马,放出那么多马后,他们徒步怎么可能逃得过骑马的诺曼骑士追杀。

所有的诺曼骑士都是心中满是疑问,但他们因为战斗本能的驱使,动作却是不慢,除了铁手罗贝尔亲自指挥的那一路诺曼骑兵,停下冲锋之势,派出懂得牧马的阿羯人收拢奔向自己的马群外,其余两路诺曼骑兵都是立即分散成一个个十骑小队,向看起来是惊慌逃跑的汉军步卒冲去。

停驻战马静观其变的铁手罗贝尔,脑中快速思考,等他看到汉军步卒拼命奔向的那两块草甸区上,有几匹马儿在啃草时,立即就是意识到了不对。

“那是战马,普通牧民放牧,怎么可能有战马,这是一个陷阱!”

尽管已经意识到了不对的铁手罗贝尔,立即命令手下的军号声吹响撤退的号声,要召回正在策马狂追汉军步卒的两翼诺曼骑兵,但为时已晚。

曾经诺曼人豪言过,说诺曼骑士如果骑马冲驰起来,就是铁墙铁壁都无法阻挡,这其实并非是要说明诺曼骑士的冲锋有多么的强力,真能用大骑矛捅穿铁墙铁壁,而是在夸耀他们诺曼骑士的战斗意志和决心。

诺曼骑士的确是骁勇无畏的,一旦他们冲锋起来,前面就是刀山火海,也是无法让他们知难而退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就是形容诺曼骑士,有时候甚至连主帅的撤退命令,也无法召回已经兴奋,已经觉醒战斗本能的诺曼骑士们。

现在就是这幅情况,铁手罗贝尔所带来的这一支诺曼骑士,都是征战起码十年的老部队,他们击败过许多敌人,在这些诺曼骑士看来,现在拼命向草甸区逃跑的汉军步兵,跟他们以前被冲破阵形,狼奔豕突而逃的敌人没有什么分别,他们要追击,然后用宝剑或钉头锤,将这些后背露给自己的汉军一个个灭杀,让他们尸体曝晒在烈日之下,鲜血流满整片草地。

深追的那些诺曼骑士和阿羯轻骑处于极度的亢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坐骑所踩之地草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几乎是要淹没整个马腿,战马奔驰的速度减慢,并且如陷沙海中一般,越来越难走。

近了!近了!所有追击的诺曼骑士和阿羯轻骑都是在内心狂喊,但就在他们手中的宝剑和钉头锤就要砍砸到奋力奔逃的汉军步兵身上时,他们的坐骑马蹄所踩踏的地面突然凹陷进去一大,战马翻倒的同时,将马背上的诺曼骑士也是狠狠抛飞。

落后的诺曼骑士和阿羯骑兵,看到领先一步的同伴这人仰马翻的场面后,立即就是勒马停下,这时如山洪爆发般的呐喊战吼突然就是从原本一片寂静的草地上响起,无数身缠无数绿草绿叶的汉军伏兵,立即起身挺着钩镰枪和步槊,向露出骇然之色的诺曼骑士和阿羯骑兵刺杀而去,一直奋力奔逃的汉军步卒,这时也是嘶吼着转身扑向先前凶狠追击他们的敌人。

动起来的骑兵才是骑兵,不动的骑兵就是靶子,所以很快近一千诺曼骑士和阿羯骑兵就被行动迅速的三四千汉军步兵给淹没,只有一百多骑机灵的见机得快,抢先一步逃走。

在汉军伏兵击败两翼诺曼骑兵的同时,李铮也是抓住敌人军心受挫的机会,带领期门郎冲向敌军中路,将突遭变故无心恋战的敌军中路击退一里多地,伏尸一百余具,不仅将原本自己放出的那阻挡敌骑冲锋的马队收回,而且更是缴获九百多匹原本是诺曼骑士副坐骑的伦巴蒂战马,可谓是大获全胜。

“李铮,我一定会向你报今日之辱的!”

损兵折将下铁手罗贝尔只能是下令撤军,但心中不忿的他,望着李铮的帅旗许久,最后满带不甘和愤怒的低吼一声,而后被亲卫催促着撤离战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