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兑换兵甲

    百多柄青铜长戈的一次啄击,就起码让七八十名图斯战士的头颅被刺开一个大洞,头部遭到毁灭性重击的那七八十名图斯战士,立即就发出惨呼哀嚎,而后怒目圆睁,满带不甘的软到在地,在痛苦的不停抽搐中死亡。

瞬间倒下一半人后,图斯人原本齐整的阵线立即就如被狗啃过一般,七零八落出现许多的缺口,见到此情形的李铮立即就大声下令道:“长戈手勾开敌人的盾牌,戟手突刺,刺他们的咽喉脑袋。”

勃达关汉军原本对自己主将让出城垛,轻易放敌人登城的设计,还有点迟疑和担心,但现在一看到李铮极为冒险的布置竟然取得如此好的效果,杀凶悍的图斯战士如杀鸡宰羊般轻易,汉军立即都是信心大振,战心立即升的极高,挥舞长戈长戟时也是更为迅猛狠辣。

汉军将士配合极为默契,一旦几支长戈一勾住图斯人盾牌的边缘,将图斯人最重要的护身器具复合长盾给勾开,而后马上那些戟手就飞快踏步挺戟,势如发狂的猛牛般,将锐利的戟尖刺向只留有一柄极短战剑的图斯战士。

图斯战士自幼除了练习射箭之术外,他们也研习那从古罗马军团学来的近战剑术,近战能力极强,但再强双拳也难敌四手,那些图斯战士就是再悍勇,但单凭一柄不到六十公分的直身剑,也是根本无法抵挡五六杆长戟凶狠刺击的。

瞬间又是一大批咽喉被扎中,面孔被戳烂的图斯战士倒毙在地,跟随哈勃登上关墙的图斯战士已经死伤大半,剩余的图斯战士士气骤降到最低点,面露惊恐,就要转身而逃。

登城图斯战士的统领哈勃,根本不想接受耻辱的失败,为振奋士气,他便怒吼连连,挥舞起双手中两只沉重的羊角战锤,向汉军严密的戈戟之阵冲杀而去,这哈勃不愧是图斯人公认的勇士,的确是悍勇并且力量惊人,连续砸断数根刺击向他的长戟戟杆,荡开啄击向他的长戈后,便杀入汉军阵中,瞬间就是如虎入羊群,双锤连舞,沉重的锤头如雨点般砸在躲避不及的汉军兵士脑袋和胸腹上,给汉军造成极大的伤亡和恐慌。

图斯蛮夷有猛士,大汉又岂会没有,哈勃的肆意杀戮,将汉军中的第一勇士李山士的战心和愤恨都是给刺激了出来,手持一对沉重的精铁短戟,向哈勃冲去。

哈勃一看见比自己高一个头,更孔武有力的李山士向自己冲来,虽然心中隐隐生惧心,但还是如疯狗一样嘶吼着张牙舞爪的向李山士冲去,哈勃力量不如李山士,在武技上也远远不如李山士,所以在与李山士一交手后,就被死死压制,只能困兽犹斗,迟早会被李山士击败灭杀。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助战。”

朴实的汉军士兵都没有出手相帮,做出背后偷袭的卑鄙之举,但拥有一个二十一世纪以利为重卑劣灵魂的李铮,可不会关心什么公平和信义,李铮为了抓紧时间不留后患的击败图斯人的登城部队,厉声命令汉军围攻哈勃。

被主将厉喝的汉军将士,虽然都觉得主将的作法很是卑鄙,但在大汉军法的威严下,立即就是执行,挺着长戈长戟向哈勃围攻而去,很快哈勃的双腿就被数支长戈切断,全身上下扎刺中数只长戟,头颅被李山士一戟切下。

统领的惨死成为压垮原本就士气低迷登城图斯战士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图斯战士立即惊叫着反身逃跑,如丧家之犬一般,汉军将士不用主将下令,立即就展开追杀,又是将五六十个逃跑不及的图斯战士给戳翻刺死,图斯人两个连队四百多名图斯战士登城,最后完好无损回到图斯人军阵的不到百人。

因为李铮兵行险招的安排,而取得大胜的汉军,追击残敌有点得意忘形了,竟然追到城垛口,立即就被关墙下严阵以待着的图斯神箭手射中脸,咽喉和胸腹等要害,瞬间倒下五六十人。

“快!快!放弃追击,离开城垛,将地上图斯人的盾牌给捡起来,所有的乡勇立即下关墙。”

在一直冷静理智主将李铮的指挥下,汉军立即放弃追击,离开城垛,两百名持长戈的乡勇,立即抛下长戈向关墙下奔去,而留在关墙上的材官们则是马上就捡起那些原本属于图斯战士的复合长盾,高高举起。

汉军刚刚按照李铮的命令执行完,图斯人报复性的长弓抛射箭雨就来到,这一次有图斯战士遗留下来的两百多面复合盾牌后,长弓抛射的箭雨再也无法逞凶,三十多轮长弓抛射后,关墙上的汉军仅仅只是死了五人而已。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图斯蛮子泄完愤,停止徒劳无功的抛射箭矢后,李铮立即就下令手下的汉军将士,将关墙上那些图斯死尸身上的鳞甲给扒下,让汉军自己穿戴装备。

“骁骑都尉,竟然想出如此妙计!故意让出关墙,将图斯人放上来,然后用长兵器克制只用短兵器的图斯战士,图斯人在关墙狭窄之地无法游斗躲避,只能是被我们任意戮杀。”

原本格外反对李铮引狼入室,让出第一线关墙的司马姜恪,倒是实诚之人,一见因为李铮的布置设计,取得如此大胜后,立即就是来由衷的称赞起李铮起来。

“不算高明之计,只不过是打了个敌人的始料未及罢了,敌人知道我们虚实有准备后,下一次再登城来战,就必定不会仅仅派出近战猛士了,敌人的统帅只要不愚蠢,一定就是会派出弓箭手跟随的,可以很是轻易的就狙杀我们那些双手持握长戈长戟而无法举盾的士兵,而且下一次图斯人要么不进攻,要是进攻的话不会再这样托大仅仅只派四百人来夺关,而且还没有后援,下一次攻城必定是图斯人必定是要全军投入的,所以我们下一次绝不能再以退为进了,必须在第一线关墙与敌人在血战,寸步不让,不然一旦让敌人登上关墙,我们会被他们的优势兵力给吞没的。”对于司马姜恪的赞赏和夸奖,李铮微微一笑表示接受,而后立即面容肃然,望着图斯大军所在的方向忧心忡忡的说道。

“要是比拼近战,刚刚得到一批盔甲盾牌的我们并不畏惧,但就是惧怕敌人那些神箭手的狙杀,要是我们也有犀利的远程武器就好了。”姜恪听了李铮的话后,也是皱起眉头,很是无奈的说道。

听到姜恪所言需要远程武器后,李铮眼睛微微一动,而后对姜恪和靠拢过来的李赛李山士说道:“现在天色将晚,图斯人不可能再发动进攻了,你们三人负责勃达关的防御,我要出关一趟去拿一批兵甲。”

“那里来的兵甲,龟兹的苏家难道会尽弃前嫌来援助我们勃达关?”三人听到李铮说有一批兵甲后,立即眼睛发亮,而后又马上满是疑问,由李赛出言问道。

李铮面上立时闪过一丝讥讽,说道:“苏家?你以为他们有这样的气度和智慧吗?如果苏家真有大气度和大智慧的话,他们早就能一统安西了,他们是不会援助我们的,毕竟即便我们的勃达关被攻破,后面还有大石城,依然是能够牵制偷袭之敌的,真正顾全大局的是焉耆的张都督,我在图斯人来到前,就向他求救,虽然焉耆因为与北完部对峙,无暇分出兵力来助我们,但张都督还是答应会支援一批兵甲给我们勃达关的,算算时间那批兵甲也应该到了,由我这个主将亲自去迎接吧!”

姜恪三人听了李铮之言后,立即都是露出无比惊喜振奋之色,但三人所不知道的是李铮所说的其实完全就是谎言,李铮手里的确是有一批武器装备,但并非是焉耆军支援的,而是李铮将要用刚刚指挥汉军灭杀两三百名图斯人后所得的功勋点,跟骑砍系统兑换的。

之所以要谎称焉耆的张都督支援的,是为了掩人耳目,因为骑砍系统精灵小蚩尤告诫李铮,绝对不能将骑砍系统当作神迹向他人展示,当作笼络人心争取民心或是让敌人畏惧的工具,否则骑砍系统就会消失,所以李铮只能是扯谎,编造出一条很是合理的兵甲来源途径。

当黑夜完全降临后,确认图斯人不会趁夜进攻后,李铮立即就带着百多名乡勇,赶着十多辆健牛拉的大车,向南方的某一地走去,车队中骑在一匹大马上的李铮眼睛紧闭,看起来好像是在闭目养神,但其实李铮的意识已经潜入他脑域中的骑砍系统中,开始用贡献点挑选兵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