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游说(中)

    面上恼怒之色一闪而过的李铮,回过头看了一眼那武将,立即就是露出了然之色,那焉耆武将叫曹咎,是南阳大族曹家的子弟,现在在焉耆军中任校尉一职,掌控近五千名焉耆汉军士兵。

大汉帝国军制:五人一伍,设一伍长或称五夫长统领;两伍十人一什:设一什长或称十夫长统领;五什五十人一队,设一队正统领;两队百人为一屯,设一屯长统领;五屯五百人为一部,设一都尉统领;五都两千五百人为一营,设一校尉统领;五营一万两千五百人为一军,设一将军统领。

上述是是大汉帝国最初制定的最理想中的编制,但那只是算主力步兵的,其余的如弓弩手等轻装投射步兵,大汉帝国也是像专门设立辅助军团的罗马帝国那样,另设辅助营,所以一般情况下汉帝国的一军,编制通常都要超过五营,加上使用弓弩的辅助营,通常会达到七到八个营,再配上一些骑兵,大汉帝国一军,常常能达到两万五千,甚至是三万多人。

而后随着汉军四处征伐,在与那些擅长袭扰偷袭,从不与兵坚甲固训练有素的大汉野战军打会战的游牧民族或是山地民族敌人作战后,汉军也是积极改变战术战法,将军一级拆分,常常以营甚至是部一级的部队去打击敌人,随之营和部的规模也开始扩大,而且不再编制着单一兵种,而是重步兵步、骑兵和投射轻步兵等诸多兵种混合。

那曹咎担任校尉一职,理论上应该能指挥两千五百名士兵,即便他指挥的是一个混合营,也绝对不可能一个营超编出那么多有五千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士兵其实都是属于曹家的部曲,也就是家族私兵。

曹咎之所以这样对李铮不怀好意,这里面固然是有曹咎嫉妒李铮军功名望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曹咎害怕李铮会让属于曹家的部曲去作战,有所损失,所以曹咎才想挑起焉耆将领的敌意,针对抵制李铮。

李铮对于曹咎的挑拨离间,只是心中笑笑,并没有面上表现如何怒色,在来焉耆前李铮就是已经明白,在焉耆汉军中他能拉拢只能是忠于张公瑾的那一派,只为家族私立谋划的南阳大族们他是怎么也不可能拉拢到的,要想将这些人暂时拉上自己的战车,让他们出兵配合自己解疏勒城之围,只能是采用诱之以利或是胁迫的方式。

所以李铮见曹咎这个南阳大族子弟站出来当出头鸟,立即就是不再隐忍谦虚,锋芒毕露不甘示弱的说道:“自然,我是不会滥用都督信任的,兵贵在精而不在多,我只会招真正忠勇的汉家男儿去为国征战,其余畏首畏尾的懦夫,我自然是不会看上眼的。”

李铮的话刚说完,面容怒气满满的曹咎还未说话,旁边另一员面容俊朗一点的焉耆军将领站了起来,看着李铮笑容满面,但却言语犀利的说道:“照骁骑都尉之言,难道我焉耆军中除了长水胡骑外,其余未被骁骑都尉选中的将士,就都是怯战惜命的懦夫吗?就不再是忠勇大汉男儿了吗?”

听了这番诛心之言,李铮打量了一下那俊朗似书生,而非武将的焉耆将领一眼,认出了其身份是南阳大族中陈家,在焉耆军中的代表人陈瓒,刚刚在张公瑾向李铮介绍时,称此人颇有智谋,现在看来的确是有些急智的,竟然懂得抓住李铮话语里的漏洞攻击。

李铮微微一笑后,说道:“对抗十字军和卡尔鲁克人,救援疏勒城,并非是能一蹴而就,通过一两场战斗就能达成,我这一次问都督要长水胡骑,只是因为他们能帮助我让北完部退兵,其它焉耆汉军将士,完全可以在疏勒战场上,证明自己,有没有辱没自己先祖的威名和大汉男儿的身份。”

对于在碎叶取得一系列胜利的李铮能不中自己的言语圈套,陈瓒一点都感到奇怪,他直接就是追问道:“那骁骑都尉能否向我们告知,你那迫使北完部退兵的策略是什么?”

“不能!”李铮立即摇头拒绝,而后李铮对坐在主位上的张公瑾说道:“稍后我会向都督单独面禀作战计划的。”

曹咎立即就好像是抓住了李铮的痛脚,立即大声以质问的口气对李铮说道:“骁骑都尉,是质疑我们焉耆诸将中有人暗中投靠了蛮夷?一直在暗中传递消息吗?”

李铮看着得意洋洋,仿佛占了上风的曹咎,立即回道:“曹校尉,你是第一天当汉军吗?难道不知道我汉军的军规吗?不知道我大汉将领领兵外出作战,其作战计划和领兵规模装备详细,都是只能向主帅或是上级禀报商议,而不能与同僚透露商议的吗?曹校尉,你只是一个校尉,难道你要做越俎代庖之举。”

这曹咎虽然说不是不学无术之辈,但的确不是成为优秀将领的材料,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名校尉,完全就是靠自己的家族,他学过一些兵法,但记载汉军军规军律的操典却是没有这么翻看,现在一听李铮提起军规,两眼一抹黑的曹咎只能是向好友陈瓒求助,见好友轻轻点头,曹咎立即丧气。

曹咎虽然现在的军职是校尉,李铮的从父祖辈继承来的军职是都尉,但曹咎的校尉是没有任何封号的普通校尉,而李铮的都尉前头可是带有封号的,而且封号还不是像“领军”、“护军”、“材官”等临时设立的杂号,而是在汉军体制中长久存在的重号。

而且骁骑都尉这个封号,在汉帝国军队一般还并不是属于边军序列的,一般是属于禁军序列的,是天子近臣,所以真要论起来李铮这个骁骑都尉的官位,还要比普通校尉高上那么两级,所以身为校尉的曹咎,还有现在军帐中的大部分焉耆将领,根本不能在李铮这个骁骑都尉面前摆架子,能稳压李铮一头成为其上司的只有拥有定国将军封号的张公瑾。

有点头脑和心机陈瓒立即转移话题,说道:“骁骑都尉,我们不管你用的是什么方法使得北完部退兵,结束与我们焉耆军的对峙,但如果你侥幸让北完部退兵了,我们难道一定要去疏勒作战吗?”

李铮目光一凝,直视着陈瓒,说道:“陈校尉不妨将话说完。”

被李铮锐利的双目直视,陈瓒有些胆怯,但马上就恢复镇静,说道:“骁骑都尉,你应该知道在疏勒地区,米尼公国和弗里西亚王国的军队,再加上卡尔鲁克人的军队,起码有十万兵力,其中骑兵就不下五万,而我们焉耆军,加上被围在疏勒城中的疏勒和龟兹两镇的残兵,总数只能有六七万,而且骑兵数量可能一万都不到,你真的有把握在野战中战胜强大的敌人,解了疏勒之围吗?”

“所以我们不能羊入虎口,我们应该进驻孤石山防线防御,那是龟兹苏家精心打造十多年的防线,据说修建了坚固的石质堡垒群,而且还储备大量的粮草,如果我们焉耆军进驻孤石山防线,一定是可以挡住东进的十字军和卡尔鲁克人的。”

听了陈瓒的话后,早就料到自私自利的南阳大族会无耻的李铮,心中没有多少恼怒之情,他只是将视线越过陈瓒和曹咎,落到两人身后的那帮出自南阳大族的焉耆将领身上,不停的扫视许久后,才满是嘲讽的沉声说道。

“你们想放弃疏勒,还想出卖龟兹苏家。”

那些南阳大族的焉耆将领只有少部分,还有些羞耻之心,都很是羞愧的低头,或是躲避李铮的目光,但大部分依然无动于衷,或是对李铮回以嘲讽笑容。

“这些所谓南阳大族没救了。”

李铮在心中给这些南阳大族下了定论,并且决定在以后自己掌焉耆之权后,必定是要打压或是铲除这些于大汉安西有害无益的南阳大族。

陈瓒还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已经被未来的安西之主判了死刑,他还辩解道:“我们不想放弃疏勒,也不想对苏大都护见死不救,但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我们不可能去打一场根本不可能胜利的战争,妄送了性命,所以我认为守住孤石山防线是最好的策略,而且苏大都护可能会阵殒在疏勒,但他在龟兹还留有儿子,完全可以继承他的家主之位,我想苏家是不会有意见的……”

“住口!”

陈瓒不知羞耻的辩解刚刚说到一半,就被忍无可忍的张公瑾的一声暴喝给打断,张公瑾气得从座位上站起来身来,指着陈瓒等一众原本他很是信任的南阳大族子弟,厉声质问:“你们还是华夏苗裔吗?你们还是天汉子民吗?你们还是大汉军人吗?你们还有先祖筚路蓝缕,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决心吗?如果有,你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袍坐困孤城而不去救援,怎么能忍心让自己的同族同袍在敌人的皮鞭和枷锁下为奴为婢。”(未完待续)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