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井阑

    “但这只是你的揣测,你怎么能够确定统古乃是被排挤之人,也许北完部的高层都很像那屠奢单于一样非常的礼贤下士,虚怀若谷,他们并不像你所以为的那样嫉恨排斥统古乃,相反对他很是看重和宽容呢?”

苏未央有些担心的说道,她到不是像高霁一样对李铮不服,所以才质疑李铮的,只是因为他心忧其父,不愿这一次远袭以失败告终,所以对排兵布阵方面极为关注,在苏未央看来李铮仅仅是自己臆测,而无任何真凭实据的猜想,做出分兵之举看起来很是草率,实难让苏大小姐心服口服的认同。

李铮微微一笑,看着面露迟疑犹豫之色众将,笑着对苏未央说道:“苏大小姐,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们龟兹内部突然有一寒门子弟,快速崛起,你父亲原本手下的那些重臣,是会乐见其成,还是会拼命的打压对方。”

苏未央皱眉想了一下,虽然心中极为不想承认,但他深知自己那些占据龟兹高位的亲戚们,一定是会对那寒门子弟拼命打压的,而且苏未央更可悲的发现,也许那能够被看重提拔的寒门子弟,也根本不可能在龟兹中出现,因为他的父亲苏代可从来都不会礼贤下士,对寒门子弟看上一眼的,他相信的只是那些与苏家有血缘的亲族。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但也只是你的臆测,无真凭实据。”

对于苏大小姐的嘴硬不服输,李铮轻笑了一下,说道:“我当然是有真凭实据,才敢下此结论的,刚刚在审问铁弗部俘虏时,听到一个消息,统古乃刚刚被沮渠屠奢任命留守后,他的妻子也就是屠奢单于的小女儿,号称北完部第一美人的忽兰,就与他大吵了一架,骂统古乃为‘贱奴’,然后连夜出城去了蒲类海。”

“夫妻吵架很正常,但吵的这么凶,这么不留情面的,而且还骂自己的丈夫为奴,让自己丈夫颜面全失的可是不多见,而且这吵架的明显是经过宣传的,不然不会在北庭内人尽皆知,连铁弗部这个依附而来毫无地位小部落中的人都知道,肯定是有人别有用心有意传播的。”

“我不知道这别有用心之人是谁,也许是那些嫉妒统古乃骤得高位的北完部高层,但更可能就是那位忽兰大美人,他明显是看不上自己那位出生奴兵的丈夫,不满意自己父亲为她定下的婚事,所以故意无理取闹,堕他丈夫的面子,让忍无可忍的统古乃自己提出和离。”

“连他的妻子都是如此厌恶统古乃,由此应该可以看出奴兵出生的统古乃在北完部中的地位到底如何了吧。”

听了李铮的推论后,众人齐齐信服的点头,那高霁罕见的没有提出反对李铮的意见,他对李铮说道:“我愿意带领疑兵,引诱轮台城的主力出城,但引出敌军后,是继续与其周旋,还是甩掉他们与主力汇合。”

李铮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带着敌人兜圈,也不用赶回与我们汇合,你继续带着军队向蒲类海奔去,而后做好与我两面夹击,歼灭敌人追兵的准备。”

高霁兴奋的点了点,而后就依令率领长水胡骑和沙陀骑兵,带着全军大部分的旗帜和备用战马,排成非常长的行军阵形,向轮台城更东边的蒲类海冲去。

轮台城的守军主将统古乃很快被伪装的极像的汉军疑兵所迷惑,认定疑兵就是汉军主力,看着他所认为的汉军主力向蒲类海冲去后,统古乃是知道蒲类海现在有三千北完部最精锐的宫帐卫队守卫,而且他们还可以向东面的守备部队求救,应当是不会有大凶险的,但他稍微一斟酌后,还是立即咬牙将城中五千披甲的能战之兵,交给自己的副将同俄,让其统帅着去追击那支直扑蒲类海的汉军。

正如李铮所料,在北完部高层中被歧视憎恶排挤,从而遇事格外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统古乃,根本就不敢不全力以赴的去救蒲类海,即便他知道蒲类海是有充足守卫力量的,他也必须那样去做,否则过后他必将遭到全体北完部高层的指责攻讦,让他在北完部更难以立足。

在统古乃无奈将轮台城内最具战斗力的一支军队派出两天后,李铮率领的真正汉军主力也是赶到轮台城,李铮望着这一座由汉人所建的高大坚固轮台城,眉头微微皱起,但等看到斑驳的城墙上光秃秃一片,即没有投石机床子弩,也没有狼牙拍檑木等守城器械后,李铮面上开始露喜意和嘲讽。

“北完部骑兵强力,短于防守,长于野战,所以他们在占据轮台城后,也是从来没有好好修缮此城,所以城墙才看上去那么破旧的,至于原本立在城墙上的那些守城器具,在当年汉军决定收缩兵力,弃守北庭后,就已经将所有的守城器具全部摧毁或是带走,好方便将来收复北庭,但现在却是便宜了我们。”

从知道李铮是要绕袭进入北庭内部作战后,苏未央就在龟兹的档案馆中遍查关于北庭的资料,这时出言为李铮解惑。

“苏大小姐,现在就要看你的了,让你们龟兹的工匠造井阑吧!”李铮突然收起脸上的喜色和嘲讽之色,很是严肃的对苏未央说道。

“的确,面对没有投石机和床子弩的轮台城,只造井阑就够了。”苏未央表示认同的颌首后,对身旁一位面部布满皱纹,看起来很是衰老,但双眼有神很是精神矍铄的老者轻声命令道:“褚老,开始建造井阑吧!”

那姓褚的老者,名叫褚亮,是大汉安西都护府中的司工,也就是掌管器械生产和工程营造的职位,而大汉安西都护府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以军事为主的机构,所以这司工其实主管的是军械生产和军事工程营造,极盛时期安西大都护府的司工管理四万名各类工匠,安西的所有坚城如碎叶,疏勒和龟兹,还有焉耆,都是司工所领导的大汉工匠们营建的,而且设立在龟兹的武器工坊,每年够生产足以装备五万大军的武器装备。

大汉安西分崩离析,各自为政后,当初安西都护府的最大一笔遗产是被掌控安西腹心之地龟兹的苏家得到的,包括龟兹境内那几座武库内储存的兵甲,还有保存有数量庞大,由大汉先人千辛万苦搜集来的关于中亚各地风土人情,山川地貌文献的档案馆,当然还有司工管理下的数万经验丰富,技艺惊人的工匠。

但苏氏却是没有用好这些遗产,尤其是那些工匠,除了为他们苏家营造一座座华美的宫阙,和修建苏家的“篱笆墙”孤石山防线外,这些原本名声远扬的安西工匠,就再未做出任何值得称道的工程,而且龟兹的那些武器工坊,也是因为原材料匮乏,资金短缺和需求减少等原因,大量关闭,致使大量工匠流失。

龟兹原本有三四万的匠户,现在大多都是转了身份,手艺没有传下去,他们后代大多成为种田的农户,或是加入龟兹汉军成为军卒,还保留匠户身份,将手艺传下去的,只有不到两千,但这两千匠人无疑是最优秀的,不然不会在优胜劣汰下存留下来。

这一次跟随苏未央来到北庭的匠人只有百人,但这百人是龟兹两千匠人中最优秀者,他们每一人都是继承着华夏文明千年来军器制造至高技艺之人,造几座井阑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第一次看古代攻城器械制造的李铮,感觉很是新奇,在旁边静静的看着那百余名工匠怎样制造井阑,李铮发现这些工匠是有备而来的,原本李铮还不明白这群工匠一人带着两三匹驮马,马背上驮着的袋子中装的是什么,现在才看清竟然是大量铁钉和铁条。

李铮不了解工程学,但能明白铁钉是做何用的,但他不明白那些铁条是干什么的,直到那些工匠指示自己军中军卒将砍伐来的白杨木,搭建拼接起来后,李铮才知道那些铁条是用来加固承重点的,一些将会承受重量的承重点木头和木用铁钉拼接在一起,坚固度还不够,不能保证它在承受巨力冲撞后,不歪斜或是裂开,所以必须用铁条在木头外侧加固。

在李铮的惊叹声中,只不过两三个时辰,七座高达七丈,比轮台城城墙还高过两丈的井阑便建造完成,粗看上去这些名为井阑的攻城器械模样甚是丑陋,完全就是用一根根连树皮都未削去的原木拼接出来的古怪高塔,只不过底下有一个带着轮子的底座,顶上有一个很大的,四边建有遮箭墙的平台,浑身透着一股粗制滥造,不堪一用的气息。

这井阑是汉人最先发明的一种攻城器械,其实就是一座可以移动的射箭塔,上面的平台一般都是用来站神射手的,井阑的高度根据所攻城池城墙的高度有所增幅,一般都要比将要攻打的城池城墙高出五六米,这样才能让平台上的神射手们,可以居高临下射击城墙上的守军,为登城部队提供掩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