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偷城(上)

    井阑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版的攻城塔,只不过没有像攻城塔那样在正面和两侧覆盖上厚实的木板,还有蒙上厚厚的数层牛皮,攻城塔外侧厚实的木板能够防住轻型投石器投出的石弹,而蒙着的牛皮则是为防备敌人使用火箭火攻。

井阑没有像攻城塔那样的一层坚实不畏石弹和火攻的表皮护甲,看起来十分脆弱,所以一般进攻防御设施完善,守城器械充足的城池时,攻城方都是不会使用井阑打头一阵,一定要等己方的投石机敲掉守城方立在城头上的投石机后,才能将井阑派出。

李铮军中现在没有投石机,但轮台城城头也没有任何投石机,所以完全可以直接就用井阑作为主攻城器具攻城,唯一所虑的就是敌人用火箭火攻,但这也并非无办法,聪明的汉家工匠在七座井阑造好后,立即就是让军士又割来大量青嫩的杂草,密密麻麻的捆绑在井阑的正面和两侧,这样有一层不易被点燃的青草作为外衣后,这七座井阑就不怎么怕被火箭了。

“褚司工,北完军队应该是储备有火油的,如果他们用火油火攻,这七座井阑能抵挡吗?”

李铮仰着脖子仔细看着七座被草叶包裹,犹如参天巨木的井阑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很谨慎的向褚亮问道。

褚亮用手轻轻捻须,老脸上露出很是自信的笑容,说道:“统帅不必担忧,井阑自然是挡不住敌人的火油,但这批井阑却是不怎么怕,因为建造他们所用的木材都是刚刚砍伐下来的湿气很重,再加上外侧的那层青草,即便被火油泼洒到,也是很难燃烧起来,而且一般使用火油纵火,都是倾倒或是装在小瓶中投掷出去,再用火箭点燃,但无论是倾倒和投掷火油瓶距离都是很近,我们的井阑只需停在城墙五六十步开外之地,向城头投射箭矢便可,蛮夷中即便就是再有力大者,也是不可能将火油和火油瓶倾倒丢掷出去那么远的。”

李铮听后,很是欣喜连连点头,说道:“就按褚司工说得做,井阑就不要靠近城墙了,只是运载神箭手发射箭矢压制城头的敌人,真正登城还是靠长梯吧!”

“统帅的意思是还要做一些长梯。”褚亮问道。

“不用劳烦褚司工和各位匠人兄弟了,我早有准备。”李铮说着,就轻轻一挥手,其身后的勃达关汉军立即就是将自己副马上绑着的麻袋卸下,从里面拿出一节一节早已经制造好的梯子部件,而后用铁钉拼接组装起来,不过片刻三十架长度超过五丈的长梯便制作完成。

“统帅也是有备而来。”褚亮看着那些长梯造得不错,轻笑说道。

“原本如果不是有苏大小姐带你们这些在世鲁班来,我军就只能用这些简陋的长梯攻城了,必定是会让将士死伤的,但现在有这些井阑后,便能够更轻易更少死伤的攻下轮台城了。”

李铮赞扬了一声褚亮带领的那百十名龟兹工匠后,立即就是对自己的表弟韩文鸯和亲信李山士,沉声下令道:“按原计划行事。”

韩文鸯和李山士立即领命,各自率领所有期门郎和三百名步跋子,带着百匹还驮着剩余长梯部件的马,向后退去,没入一片白杨林中,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远袭大军中的众将都在猜想,李铮为什么要分出一支千人的小部队时,李铮突然的厉声骤然便在他们耳边响起。

“全军准备攻城,敢有畏战不前,胆怯退缩者,定斩不赦!”

随着李铮不容置疑的命令下达后,汉军立即开始排兵布阵,最后围绕七座井阑,编制了七个战斗小组,每一个战斗组都由四百多名士兵组成,其中四十名箭术最为了得者,背着弓带着数袋箭,登上井阑顶端的平台,准备居高临下狙杀城墙上的敌军。

而战斗小组剩余者中的一多半,是推动井阑的“苦力”,其余的一半则是持盾保护那些苦力的,除了这七个战斗小组外,其余要用长梯登城的丹阳兵和步跋子则是单独编成一队,位于大军阵列的最后方,只等城墙上的敌人被压制后,架梯登城肉搏。

很快,在激昂的军号声和战鼓震响中,汉军士兵开始推动七座高大如远古巨人的井阑,在汉军士兵整齐响亮的号子声中,七座井阑一点点的开始向轮台城的西面城墙靠近,聚集在西面城墙上的北完部士兵,个个面露惊惧之色,他们其中大部分都是贫苦牧人,大字不识一个,见识也是浅薄,所以第一次见如此高大的井阑,自然极为恐惧的。

“放箭!放箭!给我放箭!”

守城胡虏中,还保持清醒头脑的只有主将统古乃,在他的厉声大喝中,城墙上的北完士兵,开始向停在城墙五六十步远的井阑放箭,一时间城墙上尽是弓弦震响,如泼雨般的箭矢从城墙上激射而出。

守城军队射出的箭矢虽然如疾风骤雨,声势极大,但可惜是雷声大雨点小,汉军中除了几个倒霉者被射中要害死亡或是重伤外,其余都是毫发未损或是只受一点皮肉之伤。

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北完部士兵手中的弓箭太垃圾了,北完部虽然占据着原大汉北庭都护府和金山以北的一大块草原,在这当世也算得上是一小霸主,但他们族内匠人不多,而且技艺也并不十分精湛,所以北完部完全无自产兵甲的能力,大部分需要外购。

那些耗费巨资外购的兵甲,大多都装备给了北完部中的精锐,轮台城中这一万临时性征召的牧民怎么可能有好装备,他们弓非常的粗制滥造,有些甚至是威力非常小的单体弓,而且这些北完士兵所带箭矢的箭头竟然还是青铜所制,有些甚至是骨制箭头,这样的武器装备又岂能伤得了个个都穿戴金属甲胄的汉军士兵。

北完部守军是无牙之犬,而汉军则是张牙舞爪的猛虎,在北完部守军徒劳无功的向外射箭时,七座井阑上的汉军神射手们,也开始拉开他们制作精良,能在百步就洞穿锁子甲的雕弓,搭上一支由精铁所铸箭头的狼牙利箭,瞄准城头上早已被他们盯上的目标,迅如急电的射出一箭。

这些能够登上井阑顶层的神箭手,是从三千飞骑中精挑细选出来的,飞骑们本来个个都是箭术高超之士,现在从他们中间精挑细选出来的两百八十名,自然个个都是百步穿杨的射箭手。

两百八十名汉军射箭手无一失手,都是命中各自的目标,那些北完部守军不仅武器差,连甲胄都是没有的,他们身上裹着的只有一件肮脏的皮袍,头上带着一顶毡帽,这如何能抵挡得住锐利狼牙箭矢的穿透,只能是在一声声惨呼哀嚎中被纷纷射到射毙,几名北完部守军中箭后直接摔下城墙,摔成一摊肉泥,让观看到这一幕惨烈景象的守军,心中更是恐惧。

“射顶上的人。”

在统古乃的大喝声中,所有守军开始抬高手中弓箭,向七座井阑的顶部抛射箭矢,但井阑的顶部有一圈用厚实木板所建的挡箭板,就如城垛一般,将北完部守军射出的箭矢拦下一大半,剩余越过挡箭板的箭矢,也因为是用劣质弓射出的,在飞行那么远距离后,很是软绵无力,根本扎不透神箭手们所披挂的柳叶甲,只有射中没有甲胄防御的面门和脖子,才能对神箭手们造成一点死伤。

但这些神箭手们个个都是箭术高手,身手敏捷,而又能听声辨别箭矢射来的方向,又岂会轻易就中流失冷箭,守军对井阑上汉军神箭手造成的死伤微乎其微,但汉军神箭手们却是往往能做到一箭毙命,双方对射几轮,汉军射箭手们只死伤二十几人,而城头上的北完部守军已经快死伤千人了,要不是在对射中途统古乃命令一半士兵高举盾牌挡箭,否则守军死伤将更多。

听着伤者撕心裂肺哀嚎声,看着城墙上横尸遍地,血流成河,还有手下士兵噤若寒蝉的模样,统古乃对自己能守住轮台城已经不抱有什么期望了,但他目光凶狠的望着城外那面李字帅旗,无比怨毒的说道:“你让我承担失地重责,让我在部族再难抬起头,我也不会不会让你好过,汉人将领,我要让你的军队死伤无数。”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统古乃如发毒誓般的说完后,立即拉过自己几名传令兵,下令道:“立即让其余四门分出一半人马来西城门,就在城墙下待伏着,等我一声令下,然后立即杀上城墙,还有让那些士兵,将城内武库中米尼公国送来的那批甲胄装备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