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背水列阵

    两军不期而遇后,因为天色将晚,所以虽然两军将士都是士气高昂,杀气腾腾,但都是暂时忍耐住,远隔二十里各自安营扎寨,等第二天天一亮,两座军营中立即军号嘹亮,战鼓震天,两军一队队士兵,跟随各色旗帜旗标,走出大营,来到金满河边列阵。

汉军朝南列阵,左翼由两千长水胡骑,一千沙陀骑兵和三百名期门郎组成,中军由三千飞骑,四百名期门郎,一千沙陀骑兵和四百名丹阳兵组成,右翼由九百名步跋子和一千弩骑兵组成。

北完军朝北列阵,右翼由四千名伊塔克重骑和两千名亚冈卡弓骑组成,中军由三千宫帐卫队外加两千亚冈卡弓骑组成,左翼则摆设着剩余的两千亚冈卡弓骑。

因为两军的军阵一侧都靠着金满河,金满河虽然只是一条小河,河水深不过七八尺,最宽处也不过两丈,但没有渡船等工具,是无法穿过这合流的,所以两军军阵靠河的那一侧,也就是汉军的左翼和北完军的右翼,都是兵力相对薄弱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因为有河阻挡后,在这一侧能够做的文章就不多了,无法再施行包抄迂回等战术,所以双方几乎都是只在这一翼留有少许兵力做防守之势,将军队主力都集中在中军和另一翼。

除此之外,兵力较少的汉军这一边其实是列阵在一个河湾处,从北向南流的金满河在汉军军阵后方,拐了一个大湾,河道向东延长一端,而后再向南奔流,所以汉军其实不是一面临河,而是右翼和后方都临河。

这样做的好处自然是十分明显的,那就是不用担心拥有优势骑兵力量的敌军会迂回到自己的后方,但坏处也同样明显,如果一旦汉军战况不利,或是战败,那么他们连撤退逃跑之路都是没有,只能是全军覆灭了,这就是所谓的背水列阵。

当年韩信敢于背水列阵,除了因为要将手下将士逼入无路可退的死地,激发出他们一往无前的死战斗志,还有将弱点暴露给敌人,勾引敌人主动出击外,最主要的就是掩护那一支偷袭赵军大本营的奇兵。

李铮现在敢于模仿韩军神,也搞背水列阵,当然不是要故弄玄虚或是东施效颦,他是想完美的复刻一次井陉之战的胜利,他也有一支奇兵,一支让所有人都会始料不及的奇兵。

李铮看着敌军的排兵布阵,看了看敌人那单薄的只有两千亚冈卡弓骑的右翼,露出一丝自信玩味的笑容,对身旁的老者褚亮说道:“褚司工,现在就去将昨晚准备的东西拼装起来,此战如果获胜,你手下那群能工巧匠必将是首功,我会为你们庆功的。”

褚亮对立不立功,得不得到赏赐,很是无所谓,他只是说道:“能为救出大都护,为大汉安西的安稳,出一些绵薄之力,老朽们已经很是满足了。”

说完后,褚亮就向李铮抱拳告辞,去指挥工匠,拼装李铮命令制造之物去了,旁边的苏未央一双美目不住的打量着李铮,露出惊奇和怀疑之色,说道:“你的战术的确是很好,出乎人意料,很有可能会成功,但你能保证在敌人全力进攻我们中军和右翼时,我军能够守住吗?毕竟敌人的重骑兵太多了,而我们的重骑兵只有你带来的七百余骑。”

“能!一定能!即便是不能我也会让它变成能!”李铮无比霸气自信的说道。

同一时间,对面的北完军阵后方,他们的几个高层也在商议着最后的战术,不过与汉军和谐的统帅层不同,北完军高层的商议就像是一场大吵架,有点剑拔弩张的架势。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就是因为组成这一支北完军队的部队,分别来三支自不同的部队,而且三支部队的领兵者的头衔职位都差不多,所以自然到现在都无法确认最高指挥。

三支部队中兵力最雄厚的是当初轮台城派出追击高霁疑兵的那一支部队,现在由逃出轮台城的屠奢单于女婿统古乃统领,第二支是原本护卫蒲类海王庭的宫帐卫队,由屠奢单于信赖的侄子乌维统领,而最后一支则是从东南防备秃发部的军队中紧急抽调出来的那支军队,由屠奢单于的大儿子沮渠只骨统领着。

三人都是万骑长,虽然沮渠只骨作为长子,在与屠奢单于血缘亲疏方面,自然是高出女婿和侄子许多,但这由女奴所生的长子,素来被屠奢单于不喜,其受宠程度比不上乌维,甚至连统古乃这个原本是奴兵的女婿,也更受屠奢单于的信任。

所以三人此消彼长下,谁都不能胜出他人一筹,成为名至实归的统帅,作为刚刚失陷轮台城的败将统古乃,他是没有资格争夺发号施令的主帅之位了,所以对统帅位置争论不休的两人,其实只是沮渠只骨和乌维这两人。

沮渠只骨和乌维虽然都是姓沮渠的,是堂兄弟,但两人在北完内部却是分属两派的,守旧派和改革派,北完部的屠奢单于虽然凶残粗暴,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极为英明之主,是能成就一番霸业的枭雄人物,他意识到北完部的不足,从继位以来推行许多让北完部更加兵精粮足的改革。

当然,这种改革必然会损害原本族中元老的利益,所以这些反对改革的元老们便集合起来,想尽办法阻挠屠奢单于那些从罗马,波斯和大汉这三大帝国学来的富国强兵的改革,为对抗这些元老结成的守旧派,屠奢单于提拔了北完部内大量年轻一辈,形成改革派,与守旧派分庭抗礼,其中年仅二十七岁就被被提拔为万骑长的乌维,还有以一介奴兵之身成为万骑长的统古乃,都是屠奢单于改革的受益者,都是改革派成员。

而作为屠奢单于亲子的沮渠只骨,不知是因为他自身的愚蠢,看不清形势,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竟然投入守旧派的怀抱,这让原本就更宠爱小儿子沮渠尧骨,有心让类己小儿子继承自己位置的屠奢单于,直接就有抛弃了长子的想法,一直想尽办法废黜掉大儿子沮渠只骨。

但沮渠只骨即便是女奴所生,但拥有长子的名分,而且又有守旧派的支持,所以屠奢单于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废黜大儿子,于是屠奢单于提拔上来的那些亲信们,在体会到主子的难处后,立即就为主子排忧解难,在平日里事事针对着沮渠只骨,逮住机会就借题发挥,狠狠打击沮渠只骨在族中的威望。

其中,乌维就是打压沮渠只骨的急先锋,他现在与沮渠只骨争夺指挥权,倒不是他一定要这战功,而纯粹就是不想让沮渠只骨立功而已。

乌维和沮渠只骨争吵半天,眼见再不开战,己方好不容易鼓舞起来的士气军心将将下落后,两人终于是达成一个让冷眼旁观的统古乃哭笑不得的妥协,不设总指挥,三人分别指挥三翼,由沮渠只骨去指挥左翼,乌维指挥中军,而败军之将统古乃只能是去指挥兵力最少最弱的右翼了。

乌维和沮渠只骨都还算满意的去指挥自己的部队了,只有统古乃回到自己指挥的右翼后,对自己的副将同俄悲观的说道:“我们要输了!”

只有勇力缺少智慧的同俄听后很是不解,惊讶无比的说道:“怎么会,我们有一万三千人,汉军最多不过一万人,而且都是亚冈卡骑兵和伊塔克重骑这等披甲精锐,更有宫帐卫队坐镇,怎么会失败。”

“如果战争是靠人数和部队精锐程度来定胜负的话,那么曾经拥有过亿子民的大汉帝国,早就能统一世界了,战争最重要的还是看统帅者的指挥能力,这一点上只顾着窝里斗的乌维和沮渠只骨,根本比不上对面那姓李的汉将。”统古乃无比忧心忡忡的说道。

“那既然万骑长知道对面汉将的厉害,那为什么不告诉乌维万骑长和只骨万骑长呢?而且虽然万骑长你先前在轮台城失利了,但也应该争取竞争一下那统帅之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同俄,十分心直口快,话语中渐渐有批评统古乃之意。

不过统古乃却是虚心接受了指责,他轻点了一下头,很是诚恳的对自己的心腹说道:“你说的对同俄,自从被单于提拔为万骑长,又娶了忽兰贵女后,我的确是再没有从前孤注一掷,一往无前之心了,为人做事太过优柔寡断和瞻前顾后了。”

“如果我是统帅的话,我根本不会像急功近利的乌维和只骨这两个笨蛋这样,与汉军打一场胜负难料的大战,我会一直不停的率军跟随并拖住这一支汉军,等单于调集重兵来围剿,那样做的话,这一支孤军深入的汉军一定会全军覆灭,或是落荒而逃的,但可惜那乌维和只骨两个眼高手低的家伙根本不会听我的,所以同俄,将快马准备好吧!免得待会儿我们成为汉军的俘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