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疏勒解围战(三)

    黑夜笼罩大地,万籁俱寂,微弱冰冷的月光映射大地,更让人感觉肃杀。

在这样让人看不清前路,内心畏惧的黑夜中,由李铮亲自带领由汉军中的如韩文鸯和杨阿察等百步穿杨神箭手组成的五十人小队,利用黑夜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消灭敌军葭山大营南面巡哨的近百库蛮骑兵。

原本在只有微弱月光,能见度不足几米黑夜中,要定位敌军巡哨是很难的,但有李铮这个身怀骑砍系统作弊器,能够利用战役地图发现敌人之人带领,很容易就锁定并没有存心埋伏或是隐藏起来的敌军巡哨。

将南面敌军的巡哨全部消灭后,由韩文鸯和杨阿察带队,汇合赶上来的四百名丹阳兵和九百名步跋子后,继续靠近葭山大营的南寨墙,葭山大营最初是有汉军建筑的,所以它的寨墙主体,是汉人常用的夯土,好的夯土墙的防御力能与石块建造的石墙相提并论。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而恰恰葭山大营的寨墙就是很好的夯土墙,因为下令建造它的是苏代,一个色厉内荏,胆小怕死之人,这样的贪生怕死之辈,岂会不将保护自己性命的乌龟壳修的好一点,坚固一点,而且龟兹保留最多技艺高超的工匠,所以在苏代无限度的资金支持下,自然是将葭山大营的寨墙修得无比坚固。

坚固的寨墙,原本是守卫在此地龟兹汉军的最大凭仗,现在却是成了偷袭汉军的最大阻碍,偷袭汉军必须在偷袭开始的一瞬间就快速的将大部分兵力投入营中,让士卒攀越垒墙明显是太慢了,所以必须将某段垒墙破坏。

当然也可以去攻占一座寨门,但葭山大营是一座军事要塞似的建筑,通常寨门就是其最大弱点,为防被敌人利用,所开的寨门非常少,四面寨墙各有一座,而且这些寨门都经过精心设计,寨门后通往寨内的通道,都是沉入地下的,并且十分狭窄,通往营地内部还必须跨过一个大斜坡,如果敌人有入侵,这道斜坡上还会被摆上拒马。

这样奇怪的设计很是阴毒,因为如果敌军打破寨门涌入寨内,那么守军就是立即能在两旁居高临下的用远程武器,大肆杀伤涌入通道的敌军,并利用那道斜坡阻击敌人,当然这样设计的寨门己方部队进出也是很不便的,但总归是利大于弊。

所以趁势偷袭的李铮,绝不会让部队进攻机关重重,而且必定是重兵防守的营门,考虑再三后李铮决定从葭山大营的南面进攻,因为他先前得到情报,在葭山大营还在龟兹汉军手中时,米尼公国的军队曾经多次进攻过葭山大营,最凶猛的一次用了十几架配重投石机向寨墙投掷磨盘大的石块,被投掷石块的寨墙就是南寨墙的某一段,认为这段寨墙可能有些损坏的李铮,便选择南面作为主攻方向。

汉军夜袭的先头部队,很快来到目的地南寨墙外,其中大部都暂停在山脚下,由韩文鸯和杨阿察继续带领五十名轻甲简盔身手矫捷的神箭手,攀登葭山,翻越由三道壕沟和大量拒马组成的障碍区,接近到寨墙根,发挥自己百步穿杨的箭术,接着微弱的月光和敌军火把的光亮,悄无声息的干掉寨墙和瞭望塔上的敌军哨兵。

很快,汉军主攻这寨墙和附近七座瞭望塔上的几十名哨兵,都被精挑细选而出,行动迅猛,箭术了得的汉军神箭手们给干掉,当然也不能说就是完全的悄无声息,敌军士兵中箭坠地的声响,还有临死前的微弱呐喊,还是传了出来的,但这些被风声掩盖大部分的异常响动,就算传到离寨墙百米外的营房内,也惊醒不了已经熟睡的敌军。

守卫葭山大营的敌军之所以在大敌压境时,还如此松懈,一大段寨墙竟然只安排几十人值夜守卫,就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想不到汉军会夜袭,被敌人联军统帅多米尼格任命的葭山大营的指挥官,是伊特鲁里亚军团长是卡林西纳伯爵米尔诺。

这位伯爵大人战功并不显赫,是靠溜须拍马,为现今的米尼公国大公亚历山大一世,搜罗美貌情妇才登上伯爵之位的,但米尔诺起码也是一个军人,一名经历大小数十场战争的军人,但他所经历的战争中,有会战,有埋伏战,有偷袭战,有攻城战,有守城战,但就是没有参与过夜战。

所以米尔诺已经养成惯性思维,就是这世界上所有的军队都是不会,也不想打夜战的,米尔诺手下的那些将官也是这样想得,所以一到夜晚,原本在寨墙上警戒备战的近万士兵,都是被放归营房休息,只留不到五六百人在接近八里长的寨墙上守卫,警戒兵力有多稀薄可想而知。

汉军神箭手们肃清敌军哨兵,确认敌军没有躲藏在暗处的暗哨后,立即就是摇动寨墙上的火把,向山脚下的丹阳兵和步跋子们发出信号。

由丹阳兵统领穆棱带领的丹阳兵和步跋子们,立即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斧子铲子等物,开始破坏敌军营寨的外围防御设施,只见化身工兵的丹阳兵和步跋子们,先是将那些拒马全部用斧子劈断砍碎,而后推入那三道深六尺,宽七尺的壕沟中,而后再用铲子填上土,很快原本难以让大部队推进的障碍区就变为坦途了。

丹阳兵和步跋子们训练有素,纪律严明,配合默契,配合拒马填平壕沟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人张口发出一言一语,只有斧子劈木声和铲子铲土声发出,但这时也是天佑汉军,朔风竟然开始呼啸起来,将这些声响全部遮掩下来,让汉军偷袭部队顺利填平壕沟。

丹阳兵和步跋子们将障碍区变为坦途后,立即就是收起斧子铲子等工具,拔出铜锏解首刀等杀人兵器,火速翻越已经垂下几十条绳子的寨墙,如鬼魅般除了轻微的脚步声外,不发出任何声响的杀向靠近这段寨墙的那一排营房,将原本白日守卫这段寨墙的各自一个连队东罗马重装步兵,东罗马轻装步兵和克里特弓箭手,总计六百多人,全部在睡梦中干掉,而后满身血腥味的丹阳兵和步跋子们立即回到己方占据的那道南寨墙,开始又拿出铲子斧子,挖掘这段寨墙的地基,还有砍伐支撑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