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疏勒解围战(五)

    这一次担当主攻,成为汉军夜袭大军突击箭头的,不是迅捷的大汉锐士和狂暴的大汉斩马剑士们,而是原本作为防御型步兵的四千大汉步槊兵,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些步槊兵,已经按照李铮的设想改造完成,成为了能够结阵不动如山的防御,又能侵略如火突击冲锋的全能型步兵。

步槊兵属于方阵长枪兵系列,在人类文明最开始的时候,这种兵种就已经存在,因为长枪长矛是最简单易造,用金属量最少,杀伤却是很强力的武器,一直是各文明各国家各民族的通用武器,而当长枪兵结阵而战,成为方阵长枪兵后,狂暴的杀戮之兽便被释放而出。

凭着长枪方阵,希腊人在马拉松,在温泉关,在普拉蒂亚都奇迹般的以少胜多,让当时世界上最庞大的帝国望而却步,而希腊人的继任者马其顿人,对希腊长枪方阵改良后,弄出配备超长枪的马其顿方阵,更是迈向巅峰,伊苏斯会战,高加米拉会战,百万之敌和曾经辉煌无比的波斯帝国都在马其顿人的枪锋下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希腊人和马其顿人的长枪方阵是古典长枪方阵的巅峰之作,但它就如一块易碎的水晶,只有像米提亚德和亚历山大大帝那样优秀甚至可以称得上伟大的将领才能明白,把这块水晶摆在什么样的位置,摆成什么样的姿势,才能将它最锋利的部分对准敌人,而最容易碎裂的部分不被敌人察觉的藏匿起来。

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不过百年,马其顿人就在库诺斯克法莱战役中,被佯败的罗马人引到地形起伏碎裂的丘陵地带,然后灵活的罗马剑盾兵们,找到了这块水晶最容易破碎的部分,将它狠狠击碎。此战马其顿人大败,开始沦为罗马人的附庸,古典时代的长枪方阵也就开始末落。

方阵长枪兵的又一次复兴,要到中古时代末期,火药时代来临时,这个时代的长枪方阵,已经经过数代军事大家的改良,开始由一块锋利但也易碎的水晶变成一块变化多端的坚硬钢铁。

首先方阵长枪兵的基础编制开始缩小,不再以四千到万人左右的大型纵队作战,而是以三五百人左右的分队作战,为了能够在山地及丘陵地带作战,他们的甲胄更轻,不再装备盾牌,为了增强综合作战能力,连队中编入远程和肉搏兵种。

大变样的方阵长枪兵,不再笨拙,也不再畏惧地形,不仅可以像以前那样以横队的方式推进作战,他们也可以像其它步兵那样采取纵队冲锋。

那个时期的方阵长枪兵的代表瑞士人,就常常冒着敌人的炮火,横穿整个战场,向敌人发动冲锋,虽然前装炮时代,火炮发射速度和精度都堪忧,但能够冒着炮火冲锋,可见瑞士人的悍勇和团结,也可见那时方阵长枪兵的冲锋速度也是不可能太慢的。

当然李铮从碎叶回军休整也不过一月时间,步槊兵的改造训练还没有彻底完成,但基本的持矛纵阵冲锋都是已经学会,并且不再穿戴笨重的玄铁甲,而是改为轻便的锁子甲,增强了移动力,减少体力消耗,也让步槊兵们能发动更为迅猛的冲锋。

“前进!前进!碾碎这些十字奴,刺他们的胸膛,刺他们的脖颈,刺他们的面门,即使他们的甲胄无比精良,盾牌坚若磐石,我们也要用手中的步槊戳烂他们。”

在四千步槊兵指挥牛文忠的高声大喝声中,排成细长纵阵的步槊兵们从各营房与营房间的过道内冲出,狠狠撞击向正在围攻步跋子的敌军。

噗哧!噗哧!

无数利刃入肉声响起,血光迸溅,在撕心裂肺的惨呼哀嚎,无数意想不到,避之不及的敌军士卒被成批成批的刺倒戳翻,很快步槊兵们就打开一个缺口,解救出已经奋战多时,就要力竭崩溃的步跋子们。

死伤接近三成,而且几乎人人带伤的步跋子们,立即退下去休养,步槊兵们继续推进,他们的对面之敌东罗马重装步兵们,只能转攻为守,结成紧密的盾牌阵,硬扛着如林般刺来的长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如果汉军步槊兵中装备的是普通长枪,那么这些东罗马重装步兵就能得逞了,结成盾阵的他们,在只守不攻的情况下,即便不能最后硬扛住汉军步槊兵的突刺攻击,也是能抵挡许长时间。

但汉军步槊兵手中的步槊可不是普通长枪,只具有刺杀一种功能,步槊的留情节处都是被制造成便于砸人的蒺藜状或是锤状的,而且虽然李铮对步槊兵的编制改造还未完成,为这支被他寄予厚望的部队中编制入装备短兵和盾牌的近战肉搏部队,还有装备弓弩的远程部队,使得步槊兵拥有独立作战能力。

但步槊兵中的一部分士兵已经不再持握步槊,而是使用短了许多,但功用也更广的钩镰枪,就像李铮原本那时空的瑞士长枪雇佣兵中,也是装备两种长杆兵器,一种就是普通的尖锥长枪,专注于刺杀,一种则是欧洲斧戟,能够像使用长斧一样劈砍,也能像钩子一样钩挂抢夺敌人的兵器盾牌。

而现在步槊兵装备的钩镰枪,它那钩镰部分,不止可以用了切割马腿,也能钩开敌人的盾牌,所以拥有这两样利器后,汉军步槊兵便对双管齐下。

在手持钩镰枪的步槊兵赶到前排,伸出钩镰枪去钩住敌方东罗马重装步兵手持希腊大圆盾的盾边,开始发力勾开盾牌,而后两排手持步槊的步槊兵们,则是将手中比钩镰枪长许多的步槊伸出,越过盾牌,将留情节处对准躲在盾后东罗马步兵的脑袋,而后狠狠砸击而下。

东罗马重装步兵们头上戴着的拜占庭和波斯风格的铁盔,能扛住刀剑的刺击劈砍,但绝对扛不住钝器的砸击,很快在步槊兵的无情砸击下,前排持盾结成盾阵的东罗马重装步兵们就纷纷盔裂头碎,发出凄厉惨叫倒毙在地。

而剩余的东罗马重装步兵也是在被突然勾开盾牌后,被突刺而来的如林长槊给捅刺成血葫芦,倒地哀嚎抽搐,敌军前排瞬间一空,汉军步槊兵趁势再踏步推进,在如苇叶般密密麻麻的长枪的攒刺下,敌军前排东罗马重装步兵们,成排成片被倒下,已经显露溃败之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