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天使

    古樱见哥哥和别人动手,忙抓着叶枫的袖子道:“阿爹,哥哥不会受伤吧。”

    叶枫蹲下身子,摸了摸古樱的脑袋,笑道:“要阿爹我带他回来吗?”

    这一次是叶枫主动提出了小樱可能会提的要求,毕竟叶枫是真的开始将小樱当做女儿去看待了,虽说是义女。

    “嗯,小樱求阿爹把哥哥带回来。”古樱说道。

    叶枫心道:小樱还真是懂事,知道这件事情上,阿爹一样需要干预的资格,所以就像上次求自己去就古亦瑶一样,求自己了。还真是个人小鬼大的懂事的好孩子。

    “阿爹出场的时候,也一定要帅气一点!”古樱补充道。

    叶枫道:“好,关键的时候我会出手的。”

    叶枫心中忽然生出了把刚才认为小樱懂事的想法掰碎了扔垃圾桶的冲动。闺女啊,你阿爹我喜欢的是低调,你这个可劲地让阿爹往死里高调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吗?难道不知道扮猪吃老虎的重要性吗?

    叶枫沉默了,因为古樱还真的很有可能不知道。她只是个孩子,希望自己的父亲得到所有人的崇拜,那样自己也会沾沾自喜。这个就和幼儿园里面的小孩子会互相吵架“我爸爸是局长”“我爸爸是警察”差不多的意思。

    古薰儿看着叶枫微笑不语,自然知道叶枫做人做事一向低调,遇到这个一直要求她高调的“主子”,也真的是难为他了。

    叶枫见古薰儿笑话自己,便道:“以后我闺女的品行教育问题,就交给你这个做人家阿娘的负责了。”

    “好。”古薰儿也笑着答应道,虽然古薰儿在强装镇定,还是有点红晕微现。

    。。。

    比武场上,古烈疯狂地对古文豪展开疯狂的攻击,状若疯癫。虽然这个很蠢,但是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自己的境界只有锻体1重,刀剑的境界连利刀境入门都没到,只能算是半步利刀境,毕竟古烈只能自己摸索着练刀,进境自然慢。而对方可是实打实筑基1重,虽然是靠家庭提供的丹药堆积起来的,但是那也是筑基。而且古文豪有剑道老师教他剑道,所以他的剑道已经达到了软剑境。所以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能做的就只有拼命了。

    那放弃呢,不行!绝对不行!自己要变强,不然如何去保护古樱这个自己最后的亲人,自己的父母已经没有了,自己不想连最后的妹妹也失去了,所以自己一定要变强。不要求有多强,也没想过要出人头地、超越那些族内天骄,只要强到能保护好自己和妹妹的程度就够了。所以那资源再少,自己必须拿回来。

    古烈看似凶狠的刀招实则须有其表,却被古文豪那潇洒飘逸的随手一挡,一削、一刺纷纷完美化解掉了。

    其实古文豪他是可以开启灵力护罩的,而古烈根本就没本事打破防护罩。若不是古文豪他为了展示自己那自诩举世无双的剑术,古烈的刀连古文豪的剑都碰不到。

    古文豪心说:要知道自己手上的这把剑可是用稀有的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的下品灵器,哪里是你这种凡夫俗铁能比的。

    “我说你连当我陪练的资格都没有,还是个听不懂道理的野蛮人,你不配站在我面前”

    说着古文豪忽然灵力爆发,本来还打算出刀的古烈被灵力气浪一下子掀飞了出去。古烈滚出去老远后才停下,慢慢坐起身来,狼狈不堪。

    “既然听不懂道理,我就现在废了你的手脚,让你自己去体会现实的残酷去吧!”

    说着古文豪揉身而上,宝剑直向古烈的手筋脚筋刺去,非常狠毒。

    但是就在此刻古烈和古文豪之间爆发起一阵强烈风刃之墙,阻隔在二人中间,古文豪撤剑晚了半拍,那下品灵器的宝剑也被直接搅碎成粉末。古文豪极速后撤运起灵力护罩,以防暗处的对方还有什么后手。

    比武场上的人和台下观战的人都在找是谁出的手的时候,忽然他们发现地面出现了巨大的羽翼般的阴影,而于此同时,每个人的面前都有着数根美丽的白色羽毛从眼前随风飘零而过,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纯白的一般,众人不禁抬头望去。只见高空之中一个一袭白衣的人悬浮着,他的背后有着一对巨大的晶莹雪白的羽翼。自然就是叶枫了。

    羽翼向上合拢,叶枫便向下向着比武场台面上坠去,就在脚即将接触到台面的时候,那对巨大的羽翼如同鸟儿的翅膀一般一阵扑扇着让叶枫的身子稳稳地急停住。因此而带起的四散的狂风逼得台下的人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而与此同时,那无数美丽的白色羽毛有如雪花一般从叶枫身侧纷纷落下,这场面说不出的美丽圣洁。让人感觉有如身在仙境梦境一般。

    。。。

    古樱看的开心的拍着小手,古薰儿则是苦笑不已。

    忽然斜刺里一个声音响起:“让他这么一个低调的人,如此高调的登场,还真是难为他了。”

    因为这个声音太过于熟悉了,古薰儿下意识地回答道:“是啊,娘。的确是难为枫了。”

    古薰儿立刻意识到什么?回过身来就发现自己的母亲古熙一个人站在身后。

    因为叶枫是悄悄地来的,所以自己计划再悄悄的送他走,她还没想过叶枫没走的时候遇到父母该怎么解释,所以此刻的古薰儿是有些方寸大乱,惊慌失措的。

    古熙看着古薰儿的样子,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毕竟是自己生的,于是笑道:“熏儿,你和他在族内干出了那般多的好事,此刻你想低调把人送走,怎么可能呢?”

    古熙顿了一下,继续道:“毕竟都已经逼着人家,要给人家生孩子了,不是吗?”

    古薰儿闻言脸瞬间就红了,她知道灵韵姐姐应该是把事情都和母亲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因为这个就是灵韵姐的性格。

    说着古熙不再调笑已经脸红的不敢说话的女儿,看向了远处比武场上的叶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是叫叶枫吗,那副样子真漂亮,就像,就像。。。”

    “就像天使一样。”古薰儿道。

    “天使吗?”古熙缓缓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