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鸡你太美

      第六百八十八章:鸡你太美

  “吃马部落?”

  面对智者长老的禀报,酋长懵了一瞬,这里的人崇尚武力,能打不一定脑子好使,好久才反应过来。

  “挑衅?我们叫天马部落,她便叫吃马部落,即便是天神,也太过分了。先是伤了我儿,现在又取名来侮辱我们!”

  天马部落的酋长眯着眼睛道:“现在已经有一位天神率部众过去收拾他们了……”

  “酋长大人,一位天神是不是过于乐观了……”长老思考道。

  酋长眯着眼睛:“天神带了近一千人马出去,别说吃马……部落,足以平推十几个吃马部落了。”

  这时候,忽然有人来传报:“少主!少主他病情恶化了!”

  酋长脸色一沉,阴暗的神色愈加的惊悚。

  ——

  游吹云和红枫正在交谈什么,博尔特和乌托娅相顾尴尬的侍立两旁,百里初秋则再给游吹云交代什么,原来游吹云想去边界探探路,虽然村长早就说过此地是出不去的,但他想试试。

  不时,便有马蹄之声,比上次的声音还要大,一千部众算得天马部落的一半中坚力量,领头者竟然是一架人骑着马,肩膀上扛着大轿,轿上躺着一位背后长翅的妖族。

  这妖族搂着三三两两女人,还在吃女人投喂的果实,看起来还颇为闲散安逸。

  “我们天神问你们,可是……可是吃马部落?”

  有来者纵马上前叫喊。

  红枫搓搓手,眼中发亮:“还真来了?”

  游吹云回头看一眼,便知道这来的所谓天神不是红枫的对手,所以他对博尔特道:“可以叫村民们放松些,先前的准备无用了。”

  红枫听到游吹云这句话,二话不说便一个猛虎扑食,把那传话的人打下马来,踩在马头上,这匹烈马似乎被她威慑,竟然一动也不敢动。

  “喂,那鸡妖,你长得挺美啊。”

  红枫一句话把躺在轿子里的鸡妖气得半死,拍拍一旁美人的屁股,恶狠狠道:“本君本来还想问问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罢了,本君做主,要斩杀你了。小的们,且听号令。”

  ——

  “他们这么多人……红枫能应付过来吗?”

  “那鸡妖无能,红枫应该戏耍他一阵,直接灭了,至于剩下的人马,看着天神都没了,怕也难有战意。再说了,我还在这里呢。”

  博尔特一直不知道如何称呼游吹云,也不知游吹云深浅,只是凭感觉这家伙应该是个高手:“原来咱们天神着么强吗。”

  “强?”

  游吹云哑然失笑,回头看去:“算吧。”

  乌托娅走到游吹云身旁,硬着头皮不去看博尔特道:“公子,我们这就出发吗?”

  百里初秋警惕道:“出发?乌托娅怎么也要去。”

  看着百里初秋大有一副好你个奸夫淫夫的势头,游吹云苦笑道:“他们给我带路,你莫要添乱了,此行还有博尔特同行,你就在这里打架便是。”

  这时,百里初秋注意到游吹云肩膀上面的花环,原来是他不愿戴在头顶,于是解开系在了肩膀上面,她这才满意一笑,接着快速变化表情白了某人一眼。

  ——

  “你知道你败在我手上的原因吗?”

  红枫果然用了游吹云擒贼先擒王的计策,将鸡妖挟持住,威慑天马部落的兵马。

  “鸡你太美。”

  她轻笑一声,索性折了鸡妖的翅膀,随后拔光它的羽毛,鸡妖连连求饶,却逃不过这恶魔的手掌心,到最后嘟囔一句:“我是斑鸠……随后晕死过去。”

  “天神大人!”

  “天神大人!”

  天马部落这支人马的头领着急不已,却也不敢轻举妄动……然而这时,援兵到了。

  “支援吃马部落!”

  来者竟然不是天马部落的援军,而是半道杀出的黑豹领着稀稀拉拉的来投的部众。

  这家伙在旁边觊觎半天,随后看到天马部落真的处于下风,这才亮明身份来头,随行者竟然还有其他小村落的人。

  原来这些小村落亦是没有天神降临,可有可无,就算是大部落也看不起的苍蝇肉。

  于是在村长的主持,黑豹和博尔特的联络走动之下,决定拧在一起,蚂蚁多了也咬死大象嘛。

  最后,小村落摇身一变,竟然也有了三四百人,虽然对面乃是接近千人,可是场面看上去也没有那么一边倒了,况且对方的鸡天神,不对,是斑鸠天神已经被打倒了。

  ——

  博尔特乌托娅归来,村落竟然摇身一变,随着附近小村落的投靠,红枫麾下信徒算上奴隶俘虏,倒也有接近五百人。

  因为她战胜了天马部落的缘故,一战成名,附近受到欺压,活着苟延残喘的小村落都来投靠

  甚至村长也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中型部落的酋长,村子的实力大大增强,虽然与一个真正的中型部落相比,无论是那方面都差很多,但事在人为,有了人还怕什么做不成?

  正式的部落名称“腐林”,也终于脱胎而出,而先前所谓吃马部落,到也成诨号了。

  博尔特身为天神麾下第一勇士,身份立刻水涨船高,女人的病也能用上最好的药材,一时间欣喜交加。

  “乌托娅,若是我弟弟没死,便是部落第二勇士。这一切都怪你。”

  他知道现在乌托娅是游吹云的女人,所以语气相比以前收敛了很多,但他依然是恶狠狠的瞪了乌托娅一眼,低声道:“你出卖身体换来的地位,在我眼里却是下贱。”

  乌托娅美眸望地,似乎有水滴落。

  ——

  “什么?”

  天马部落酋长刚刚才收到儿子手臂截肢的消息,又得知自己的千人部队竟然大败,还被迫留下了两百人做奴隶,才勉强归来。

  而那位现在得知真身是斑鸠的天神,也被打得吐血,狼狈不已。

  “腐林部落?”

  酋长站了好久,才勉强控制住情绪:“怪我,怪我小觑了这个部落,也怪我当初派儿子领部众去清洗。

  如今这个局面,已经是不死不休,不过大局还在我们这边,我们可是还有三位天神,我们天马部落,仍然是最大最强的部落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