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瓦森德到

    西方某国,一个古老的庄园里。

    面色阴沉的中年人,坐在椅子上,看着大屏幕。

    “老板,我们派去的人,都失去联系,要么死了,要么落在华夏人手里。”

    扬声器里传一个低沉的声音。

    “什么?”

    中年人蹭地一声站了起来,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大声怒吼,“十八名杀人无数的死士,全都失去联系,怎么可能?”

    无尾熊实力强悍,被活捉的可能性很小,消失了,意味着死亡。

    华夏武者出手了。

    原以为偷袭必然成功,没想到华夏武者早有准备,导致全军覆没。

    “老板,我们一直联系不上。”

    中年人想清楚其中的关键,不得不接受现实,无力地坐回到椅子上,“华夏巡捕房有什么动静?”

    “没有任何反应,柳氏集团也没有丝毫动静。”

    中年人沉默了几分钟,问道:“瓦森德什么时候去华夏?”

    “后天,乘坐私人飞机。”

    中年人无力地靠在椅子上,“停止一切行动,密切注意柳氏集团的动静。”

    “是。”

    大屏幕上的六道身影全部消失。

    柳平,你是我的克星啊。

    中年人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几分钟以后,掏出手机,按下号码播了出去,接通后,问道:

    “女儿,你的情况怎么样?”

    江城中医药大学附近的一间公寓。

    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拿着电话,“父亲,没有丝毫进展,柳平是通过视频授课,我连柳氏医院都进不去,特别是治疗白血病的科室,门口有武者守护。”

    “回来吧,我们另想办法。”

    “现在吗?”女孩语气里满是不解。

    “越快越好,否则,可能会有危险。”

    “好,我马上赶往机场。”

    女孩挂断电话,穿好衣服,赶往机场。

    ……

    桂世斌打来电话,三天后,瓦森德抵达江城,把随行人员的名单发了过来。

    柳平通知酒店准备房间,让人购买一套全新的床上用品,布置好房间,一切都准备就绪。

    柳平待在别墅陪着女人和孩子。

    “老公,我又要当妈妈了。”

    秋清雅脸色微红,带着浓浓的幸福。

    “真的,多长时间了?”柳平轻轻的把秋清雅搂在怀里,生怕懂了胎气。

    秋清雅把头靠在柳平的心口,轻声说道:“这个月没来,我用试纸测过了,应该准了。”

    “工作的事情,你不要管了,老老实实在家养胎。”

    “嗯。”

    三天后。

    柳平和王炳辉带着二十多名武者,赶到机场,姜雅琳提前与机场打过招呼,车队直接驶进停机坪。

    护送瓦森德的专机,稳稳地降落。

    率先下机的是全副武装的苍鹰小队。

    “敬礼。”

    随着苍鹰的喊声,小队队员整齐地给柳平敬礼。

    柳平还了一礼,目光从每名队员脸上扫过,“不错,你们的实力提升不少,身上的暗伤也都彻底痊愈。”

    姜雅琳和栾雅诗陪着瓦森德一行走下飞机。

    瓦森德及随行人员共有十多人,其中八人是保镖。

    姜雅琳把柳平介绍给瓦森德和夫人维拉妮。

    “欢迎瓦森德先生和夫人。”

    “柳先生,麻烦了。”

    柳平与瓦森德都是客气地打招呼。

    “柳平,怎么安排的?”姜雅琳问道。

    “瓦森德和维拉妮跟我走,你带着其他人去酒店,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

    姜雅琳应了一声,把柳平的安排告诉了瓦森德。

    “我是瓦森德的助理,我必须跟在瓦森德身边。”

    一名身材高挑、青春靓丽的金发女子,立即发出反对的声音。

    “你没资格。”

    柳平毫不让步,冰冷的目光落在金发女子的脸上,“你要是想死,就跟着瓦森德身边,如果不想死,滚到一边去。”

    金发女子身体微微战抖,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丝特芬,服从柳先生的安排。”

    瓦森德没想到柳平不给面子,虽不知原因,但也知道柳平绝不会无的放矢。

    “瓦森德,夫人,请上车。”

    柳平指着旁边的防弹轿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谢。”

    瓦森德和夫人坐进轿车。

    柳平挥了一下手,所有武者都钻进轿车,车队迅速离开停机坪,向半山别墅驶去。

    “所有人,上车。”

    姜雅琳下达了命令,都坐进巡捕房准备的大巴车,向市内驶去。

    车队抵达半山别墅。

    柳平带瓦森德和维拉妮走进别墅的房间。

    “瓦森德先生,房间的窗户是防弹的,家具和床上用品都是全新的,外面有华夏武者守护,安全没有问题,你们放心地住在这里。”

    柳平介绍道。

    瓦森德隐隐猜到原因,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的专职护士,就住在你们的隔壁,精通世界语,有事可以随时叫她,厨师也住在别墅内,想吃什么,可以让护士安排。”

    “柳先生,太谢谢了。”

    瓦森德眼里满是惊喜和感激。

    “柳先生,什么时候开始治疗?”维拉妮满眼焦急和期待。

    “你们刚刚抵达华夏,先调整时差,我先检查瓦森德的病情,后天上午,我给瓦森德针灸。”柳平说出计划安排。

    瓦森德和维拉妮对视了一眼,二人虽很急切,但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瓦森德,夫人,你们不用担心,既然你们到了江城,我保证让瓦森德健康离开。”

    柳平明白二人的想法,笑着说道。

    既来之,则安之!

    “一切听从柳先生的安排。”

    瓦森德疲惫地坐在沙发上。

    柳平坐在瓦森德身边,仔细检查瓦森德的脉象。

    几分钟后。

    柳平看着瓦森德,“你的病不难治,以前病情发展缓慢,近期你心情不好,病情发展加快,你应该保持愉快的心情。”

    “都快死了,怎么保持愉快的心情?”

    瓦森德心中暗道,苦笑几声,看着柳平,“听柳先生的。”

    “你们先去洗漱,我去给你们准备饭菜。”

    柳平走出房间。

    “瓦森德,柳平太年轻了,我有些担心。”维拉妮眼里带一丝担忧。

    “我们来之前,不是调查过吗?”

    “我们去洗澡吧。”

    维拉妮满眼无奈,扶着瓦森德进入洗漱间。

    柳平拨通了王炳辉的电话,报出菜名,让王炳辉前往药膳坊。

    王炳辉负责瓦森德的饮食,这是早就安排好的,防止路上出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