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雷劫掌控者

    弥漫的结界。

笼罩着整个教学楼。

老师们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结界的解除。

他们可以透过窗户,看到操场外的情景,不过,却看不清楚结界外的情景。

在结界里,你的感知一切都是错误的!

你不知道准确方位,你不知道准确时间,甚至你觉得你走的是直路,但实际上,却是在原地打圈!

鬼打墙的原理就是这样!

笼罩在教学楼里的结界,就是一个大号的鬼打墙!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夏老师,很多东西很匪夷所思,你理解吧?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我甚至,根本不知道这里有结界你看”

陆离很茫然!

他在结界中穿梭着

他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结界的存在。

仿佛就和平常走动一样。

夏曼曼精神大受震撼,此时此刻竟已无法言语!

在她的认知中,世界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既不破坏结界,也没有破除结界的情况下,竟是畅通无阻!

似乎!

结界对他根本无效,似乎他免疫了结界!

可是

陆离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

她看到陆离穿过了“术士结界”“迷雾结界”“精神结界”。

这些都是高等结界,都是能抵御神秘存在的结界!

她看到了陆离突然消失在她的视线中,然后又突然地出现在她后方

而她,却在教室门口,竟寸步都无法前行。

她恍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而且是一场梦魇

可是

“夏老师要不,你跟着我走?”

“”

夏曼曼并没有说话。

只是下意识地跟上了陆离的脚步。

甚至学着陆离的动作,一步步地朝前面走着。

但是

她又失败了。

似乎,结界的算法,只算计了他们,却算计不到陆离

“夏老师,要不,我去前面看看?

“”

夏曼曼依旧没有说话!

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离进入结界深处,然后,一步步走下楼,最终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她表情呆呆的。

满脑子都是各种的匪夷所思与怀疑人生。

陆离畅通无阻。

他甚至走下教学楼,走到了操场边上

他没有任何影响。

不远处

系主任刘贺在叫人送钟继明去医院的以后,就回到了操场的小路上

他见到了正走下来的陆离!

他瞳孔一缩,竟是本能地汗毛直竖!

这个人

怎么出来了?

无端端的,他产生了一种诡异恐惧感,背后更是湿凉!

结界被破了?

不!

没有!

刘贺毫无所感

但是!

他确实是眼睁睁地看着陆离一步步走了下来,然后走在了路上

透过精神天眼!

他看到陆离撞上结界的瞬间,结界就如水一般地自动散开,然后愈合了起来。

丝毫没有任何异样!

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就算结界之书里,也从未记载过这等情况!

刘贺骇然!

随后,不知怎的,陆离越接近他,他便越感觉到心悸,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不对,是灵魂深处的悸然!

明明周遭什么都没有,远处也是碧空如洗

可是

他却听到了煌煌雷音!

他说不出话来

紧接着,他便是一阵恍惚感。

等他恍惚完了以后,他发现陆离又消失在了自己视线之中。

他猛地转身

他看到不知何时,陆离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

他脊背发凉,下意识地周身一颤!

他可是神通之境的存在!

虽然不是巅峰,但也不是随便人可以让他陷入幻境的!

那丝毫察觉都没有,就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情况,他根本没遇到过!

他骇然到了极致。

“刘主任?刘主任?”

“”

震惊完了以后,他听到陆离的声音。

他猛地转头盯着陆离。

“刘主任,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什么事了?”

“我刚才经过你身边,跟你打招呼,你好像听不到我一样,你还好吧,刘主任?你脸色,还有你的衣衫”

陆离也感觉到分外诡异。

他刚才走到刘主任身边。

看着刘主任衣衫破碎不堪,甚至露出一丝肚中赘肉,脸色苍白无比,全身都是汗

他就询问刘主任怎么了。

但是刘主任却一直处于恍惚之中,似乎看不见自己一样。

他茫然!

“我没事陆离,你你要去哪里?”

“我去宿舍。”

“哦那”

刘贺点点头!

正要说话!

突然精神又是一阵说不出来的恍惚!

之前是灵魂悸然!

而现在是周遭听到更为诡异的雷鸣声,除了雷鸣,还有道道梵音缭绕,恍惚间,仿佛身处于一座山岳脚下,俯瞰远方群山叠嶂

他拼命摇头,想摆脱这种诡异的幻觉,可是任他怎么摆脱,都是一个样!

耳畔依旧是缥缈之音环绕,仿佛蕴藏着无上大道!

等他再度恍惚过来以后

他竟发现陆离的身影已经消失得很远很远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

“宿舍!”

“对,去宿舍看看!”

“”

陆离这一路上感受到了阵阵诡异。

很多老师在自己经过身边的时候,他是一阵阵的恍惚

仿佛看不见他!

有几个老师当场就坐在石头上,仿佛盘膝修炼!

陆离分不清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他回到了宿舍,走上了二楼,然后开了门!

他见到了小黑!

小黑此时此刻正威风凛凛地坐在窗台上仰望着苍穹,目光似乎极为深邃。

而月光,则是在窗外翱翔,时不时地创造层层云雾,无比自由

而云雾之中,自己化为人形的便宜儿子,似乎正在穿梭着,畅快而又兴奋。

便宜儿子的身形很缥缈,仿佛是雾气朦胧。

陆离一愣

他想到刚才天劫之时,自己的便宜儿子似乎也

也在上面捣乱?

隐约间

陆离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方才钟继明渡劫时候,自己便宜儿子在云层中,指着下方。

“师兄,再来一发,再劈一下”

“好玩!”

“嘿,很好玩!”

“这个人来捣乱了,要不,给他来一下”

“嘿嘿,有意思”

“”